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打破美元魔咒需制度性创新

2009年10月23日 04:05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正如明末以降,中国可以称为白银中国一样,以现在中国美元储备的增加程度,称为美元中国并不过分。

  中国是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国,9月大增618亿美元,在9月底以2.273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与去年底1.946万亿美元相比,增加了16.8%。并不止于中国,亚洲尤其是东亚地区是吸收美元的海绵。数据显示,9月份亚洲外汇储备激增1116.3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4.96万亿美元。9月底,日本以1.053万亿美元刷新外汇储备纪录,其中,9月大增103亿美元;中国台湾地区外汇储备也在今年1~9月增加403亿美元 (13.8%);中国香港地区9月底的外汇储备额为2269亿美元,比去年底的1825亿美元增加了444亿美元;韩国今年年初的外汇储备额仅2000亿美元,9月底已经达到了2542亿美元。

  作为全球通行的支付手段,美元与白银的性质是一样的。

  自从明代全球海外贸易大通道被打通后,形成了一条白银交易链条,链条的终端在中国。有如下形成通道:一是从西班牙属美洲流往马尼拉,从马尼拉流往中国;二是从葡萄牙、荷兰流往日本长崎、中国澳门,转向中国内地;三是经由英国、印度流往中国。随着西班牙菲律宾殖民地的巩固和明帝国海禁的结束,中西之间贸易也迎来了全新的时代——马尼拉大帆船时代 (1573~1644年)的来临,在英国舰队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之后,在国际贸易中,英国取代了西班牙的地位。

  中国获得的白银之多,使得中国富得遍地流银,西班牙人抱怨“中国商人把从新西班牙运来的白银几乎全部运走了”。从1571~1821年间,输入马尼拉的美洲白银共计4亿比索之多,其中绝大部分(或说1/2、或说1/4)转输中国。有些外国学者则估计美洲白银总产量的1/3~1/2都流入了中国。仅1631年一年,由菲律宾输入澳门的白银就达1400万两,大约相当于永乐元年至宣德九年(1403~1434年)大明王朝30年鼎盛期内中国官银矿总产量的2.1倍,是万历年间明朝国库岁入的3.8倍。

  应该承认,获得白银甚至获得全球的大部分硬通货是一种能力。当时中国沿海地区的产品是世界走俏商品,从福建的瓷器到苏南的棉布,都行销世界。可以说,在中国东南沿海一带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出口产品生产区,仅凭这些产品,中国就能成为全球最大的白银输入地。正因为如此,中国经济史上才有“明末资本主义萌芽”的重要课题。

  但是,中国没有改变制度利用白银创造财富的能力。中国的出口贸易区从未突破东南沿海地区的狭窄范围,而且还形成狭小商业区被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包围的态势。略有风吹草动,这些商业区就迅速被剿灭。

  即便在贸易区内部,其保有财富与制度仍围绕土地运转。明末从北京退休的高官,如宰相徐阶等人回到富庶的江南地区,敛财之途是大肆购买、强占良田。虽然在苏州、松江等地,我们看到了完整的贸易链,有专门从事订单的人、有专门开厂生产丝织物的企业主、有各种金融方式,却没有成为制度性的财富生成方式而得到传承,其制度的根基仍附着于土地市场,附着在农产品(000061)身上。因为朝廷的赋税来源是农民与农业税,所以从道德上矮化所有与商业有关的人士,逼迫商人恢复小农身份,以巩固帝国的经济基础。财富的创造者不能成为财富的享用者,更不能制定财富的创造与分配制度。

  西班牙存在白银诅咒,他们在南美获得巨额白银之后,物价飞涨、国内穷人极度贫困而权势者穷奢极欲,他们热衷于奢侈品消费,当时没有瑞士的名表、意大利的时装,西班牙统治者得到的是南美的宝石、东南亚的香料与中国的瓷器和丝绸。为了保持白银优势,西班牙王朝不得不穷兵黩武。中国同样存在白银诅咒,权势阶层在每个消费细节上刻意与普通民众保持距离。当时关于精致消费的笔记体记载层出不穷,从食物到首饰,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美元储备国,这是一种依附于出口能力之上的财富创造能力,但这种能力尚未转化为制度创造力,更没有将东南沿海的商业信用文化推广至全国,反而将官场的行政性商业规则行销到各地。拥有足够多的硬通货是经济发展的前提,但不是关键因素,要打破白银或者美元魔咒,需要的是制度性的创新能力,需要的是对市场文化的尊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