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美都需做负责任的主权国

2009年10月24日 01:34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能源,中国经济增长的钥匙

  如果将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速度比喻成是一辆快速行驶的汽车,一路上不断赶超其他车辆,人们难免会有疑问:这么快速的车,会不会撞车?如果翻车或者撞车,可能导致事故的原因是什么?借用信息时代的术语,可以把事故的原因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硬件故障,一类是软件故障,还有一类就是能量供应故障。这是在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经济学家们热烈探讨的一个话题。

  硬件出故障包括轮胎爆气,或轮胎松弛,或发动机故障。这相当于经济学家们常提到的银行失灵带来的危机,包括国有企业生产率低下、公共财政管理低效等问题。软件出故障则是指,比如说车里的乘客在某方面意见不一而发生冲突,比如对汽车的行驶方向、驾驶方式等意见不同。这对应行政管理绩效相对于人们的期望值变低,这意味着并不一定是行政管理业绩真正下降,而有可能是因为人们的期望值提高。在中国社会,人民通过教育等方式不断了解外部世界,在对比中,他们期望政府能够改进行政管理,最终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能源供应故障则是指汽车缺油、缺电,或者别人拔走汽车钥匙导致无法启动车辆。汽车没油,相当于环境方面的灾难,那么对中国而言,可能指缺水或是气候变化导致的问题。别人拔走钥匙,则意味着其他国家对中国的贸易制裁。

  以上三种故障出现的机会并不相同。在硬件方面,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经验说明了绝大多数硬件问题可以有效解决,中国政府也有信心根据自己的国情,通过改造其他国家的解决方案来解决硬件问题。即使新创造的解决方案出现错误,但只要有一定的学习能力,中国政府不可能持续犯错。在软件方面,中国提出了创建和谐社会,充分表明中国解决软件问题的决心,同时中国也不断出台各种建议方案、方法,如减轻农村贫困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软件故障。而能源供应故障在未来几年内可能涉及到中国对外贸易遭到严重的破坏。这是中国最大的危险所在。

  富国不再热爱自由贸易

  这是因为人们对于贸易为改善福利所做出的贡献感到很失望。“你是否认为自由贸易对经济发展起积极作用?”Pew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于2003年和2007年分别在38个国家对此进行调查。结果表明大部分国家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正在下降——38个国家中有27个国家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下降,仅有9个国家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上升,另有两个国家的支持率保持不变。假设忽略小于5%的变化,即只计入超过5%的支持率变化,则共有13个国家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大幅度下降,4个国家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大幅度上升。有趣的是,4个对自由贸易支持率大幅上升的国家都不属于世界贸易体系中的重要成员,而13个对自由贸易的支持率大幅下降的国家,则包括七国集团中的美国、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德国,它们都是世界贸易体系的核心成员。

  这个让人吃惊的结果,意味着那些对世界贸易发挥了巨大作用的国家和人民,不再支持自由贸易的发展,转而反对自由贸易。

  美国对自由贸易态度的转变尤其具有典型性。2003年,美国约有78%的人持肯定回答,但2007年已降至59%。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于多边自由贸易体系的支持已经减弱:美国官方立场一向支持多边自由贸易,而非和单独的国家缔结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墨西哥作为其最邻近的盟友是唯一的例外),如今却跨过太平洋(601099)和韩国缔结了自由贸易协定;2007年三个美国参议员提出法案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建议进行贸易制裁,而美国本届总统——民主党人奥巴马先生最终是否仍很可能会签署这个法案?

  记得早在2006年3月22日的一个下午,清华大学的一个教室里,三位美国参议员科本、葛拉罕与舒默,就由他们提出的对中国商品征收27.5%惩罚性关税的议案之事,进行了他们首次来华之后的第一次与非官方人士的对话。

  邀请他们来清华的是清华大学“全球领导力”教授约翰·桑顿先生,桑顿是美国高盛公司前总裁、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主席。记得一位议员直问桑顿先生:你认为人民币是不是应该升值?!当时,对于突如其来的直问,桑顿教授略低了一下头,瞬间抬起满面涨红的脸,回答道:应该!但不是现在!对于桑顿教授绝对睿智而无懈可击的回答,我们在敬佩桑顿先生的同时,也为他深深捏了一把汗。桑顿是美国人,对中国非常的友好,他认为21世纪最重要的事情是:中国的崛起!我们知道深深埋藏在桑顿先生心底的是,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中美双边关系、环境问题。2003年,桑顿先生放弃高达1120万美元的年薪,到清华大学当一名年薪1美元的教授,他这一惊人举动曾令各界哗然。六年来,桑顿先生每年至少有五个月在中国度过,他在为清华的学生讲授“全球领导力”课程的同时,不仅为中国公司及政府官员教授课程,也为他们出谋划策。他希望能够成为“美国人乃至西方人中,非常了解中国的人”。

  当时作为清华EMBA的学生和“全球领导力”课程班长的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不同寻常的课程。我也就是那位被《华盛顿邮报》当时所报道的“一位身着蓝色衬衫的学生则将矛头指向参议员问道,这些支持惩罚性关税法案的议员究竟有多少人曾到中国参访过,许多美国人其实对中国的内部实况根本不了解”的中国学生。

  我们知道,美国一向是WTO最坚定的支持者,现在却在支持自由贸易方面犹豫不决,原因很多。首先,自由贸易导致国内工人的焦虑情绪。其次,美国向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及东南亚国家开放市场是基于冷战时期的盟友关系。冷战的历史已经结束,美国需要重新考虑是否继续执行这种政策。再次,最支持WTO的最有组织、最有游说力量的团体——经济学家改变了观点。过去,经济学家认为自由贸易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益。萨缪尔森也曾经建立过相关经济模型支持该观点。而在三年前,萨缪尔森改变了观点,他认为自由贸易对发展中国家有好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发达国家并没有好处。从那以后,许多美国经济学家开始倡导自由贸易对于美国并没有好处。

  由此,我们可以从几个角度来评价自由贸易。从国家的层面来讲,是穷国还是富国受益更多?从2000年到2008年,从GDP增长的角度而言,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

  从企业的层面来讲,是大企业受益,还是小企业受益?这个尚无确切结论。但可以肯定,跨国企业是最大受益者,在全球投资报告中,跨国企业前一百家没有一家掉出百名之后。从受益的角度来讲,是穷人受益还是富人受益?穷人受益的幅度要比富人小得多。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