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证监会规范: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2009年10月24日 09:49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近期中国证监会对部分上市公司高管人员、保荐代表人开出罚单

  主持人:文雨

  本期嘉宾: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陶雨生 武峰 

  对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规范提要求

  主持人:中国证监会近期通报了王建超、卢宪斌、夏世勇、李建军等4名上市公司高管人员违规买卖本公司股票,通报了对卢道军操纵市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对保荐代表人林霖、王志妮、张庆升做出行政处罚。回顾中国证券市场的历史,始终贯穿着规范与发展两条脉络。那么,规范与发展又是什么关系呢?本期维权信箱邀请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陶雨生和武峰律师做出解答。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从此次证监会对上市公司4名高管人员的行政处罚来看,均是根据《证券法》及相关规定作出的。不过,对公司高管持有及交易本公司股票的限制性规定,在《公司法》中就有明确规定,只是《证券法》针对上市公司高管人员的行为及罚则更为具体。无论公司是否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均关系到自身的发展,并最终影响到市场的发展。《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并交易公司股票作出的限制,正是为了平衡公司、股东、高管之间的利益,这就是法律对公司治理提出要求的表现之一。公司一旦上市之后,就成为公众公司,这时公司的治理结构不仅关系到公司利益,更关乎广大投资者的利益。于是,《证券法》就对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作出更为具体和严格的要求。

  此次上市公司4名高管人员的行政处罚,涉及到董事、监事、经理几乎各类公司高管,对上市公司高管违法行为的打击还是有一定力度的。此外,除行政处罚之外,《公司法》赋予股东的代位诉权,也为投资人提供了纠正高管人员行为的途径。根据《公司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股东有权要求董事会三十日内收回该收益。公司董事会未按期执行的,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从实践中看,股东提起代位诉讼还是存在许多障碍。正在酝酿中的公司法解释(四)将对诸如股东知情权、股东诉权等问题进行解决,而本质上还是通过立法规范公司的治理结构。《公司法》的完善不仅影响到公司的发展,更关乎证券市场的发展。《公司法》与《证券法》本身就是一脉相承的,没有规范的公司治理,就没有健康的证券市场。因此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规范化是证券市场健康发展重要保障之一。

  责任追究机制需继续完善

  主持人:应该说,目前四类证券欺诈行为责任追究机制的立法发展并不平衡。总体而言,虚假陈述的责任追究机制最为完善,但其他三类行为的责任追究机制相对落后。对此,贵所如何看待此现象的存在?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结合立法来看,国内证券欺诈行为可分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虚假陈述和欺诈客户四类。从部门法角度可将法律责任划分为刑事责任、行政责任、民事责任。目前四类证券欺诈行为的责任追究机制的立法发展并不平衡。就四种证券欺诈行为而言,虚假陈述的责任追究机制最为完善,从著名的银广夏案到近期的杭萧钢构案、科龙电器案都可以看出,不仅追究了相关人员的刑事及行政责任,民事赔偿问题也得到了较好的解决。

  不过,其他三类行为的责任追究机制相对不够完善。对于操纵市场及内幕交易,《刑法》中明确规定了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及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两个罪名,《证券法》及证监会出台的文件也对此有相关规定。但是如何追究操纵市场及内幕交易的民事责任还存在法律障碍。

  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印发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明确了证券欺诈赔偿纠纷包括证券内幕交易赔偿纠纷、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赔偿纠纷、证券虚假陈述赔偿纠纷、欺诈客户赔偿纠纷。但从实践来看,以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为案由提起民事诉讼并胜诉的案件非常少。从此次对卢道军操纵市场作出的行政处罚来看,对于操纵市场行为的责任追究,还是主要停留在行政责任追究上。应该说,证券欺诈行为的责任追究机制的立法发展并不平衡,既与我国目前的法制状况有关,也与不同证券欺诈行为的性质差异有关。证监会虽然在2007年3月印发了《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试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认定指引》,但这两个文件并未公布,而仅仅是作为证监会内部使用的工作指引。对于操纵市场及内幕交易的行为认定及投资损失计算的技术难度远远大于虚假陈述。但是,技术难度并不能成为证券欺诈民事责任追究机制缺陷的借口,否则投资人权益保护将沦为空谈,并最终阻碍证券市场的发展。

  严格各类中介服务机构的责任

  主持人:自2004年实行保荐代表人制度以来,证监会首次对保荐代表人进行处罚。证券市场的规范不仅要求公司行为的规范,还要求承销、保荐以及律师、会计、评估人员、审计人员的行为规范。贵所如何看待此次处罚的意义?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保荐制度是证券市场的重要制度之一。但实践中,保荐人却经常出现只荐不保的情况。此次对保荐代表人的处罚只涉及到保荐代表人的个人资质问题,还不涉及保荐人的义务问题,但是也为保荐代表人及保荐机构敲响了警钟。

  我国证券市场发展的任务之一,就是规范保荐人以及相关证券市场中介服务机构的行为。目前规范证券市场中介服务机构的最大问题仍然是责任追究机制的问题,尤其是这些中介服务机构的民事责任追究问题。《证券法》第二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三条分别对承销商、保荐人以及出具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财务顾问报告、资信评级报告或者法律意见书的中介机构,规定了其与发行人、上市公司之间的连带赔偿责任。但现实当中却往往只是上市公司承担法律责任。证券服务机构如何承担连带责任以及在司法程序中如何具体操作,尚无明确的规定,也没有较为成熟的判例。因此,今后证券市场立法的重点之一,就是要制定具体可操作的追究证券服务机构民事责任的规定。

  无论是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证券欺诈的责任追究,还是中介服务机构的民事赔偿问题,均是证券市场规范化要研究的问题。从此次证监会做出的处罚决定可以看出,规范仍是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中国证监会近期通报了王建超、卢宪斌、夏世勇、李建军等4名上市公司高管人员违规买卖本公司股票,通报了对卢道军操纵市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对保荐代表人林霖、王志妮、张庆升做出行政处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