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诺奖不是用来搞笑的

2009年10月24日 10:00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照例又引起了国人一波热议。在一些人看来,以当下中国之强大而一直无缘诺贝尔奖,实在令人气愤不过。由此衍生出两种酸葡萄心理:一是认为不将这个奖颁给中国人,说明诺贝尔奖对中国人存在偏见,是西方中心主义在作怪,以中华之强大,得个诺奖总该没问题吧?二是认为诺奖本身有问题,它的标准对中国不适用,中国人得不得这个奖没有关系,不管得不得,都不能否定我们的伟大成就。前者认为诺奖值得去博,但鬼子佬不公平,后者干脆就认为诺奖算个鸟。

  上述两种情况在经济学奖上更明显。为了自我慰藉,一些人编造出种种故事,有的说某某中国人最该得诺奖,有的说某某中国人已经入围诺奖。活在这种离诺奖一步之遥的感觉之中,总归要好于单纯的酸葡萄心里,至少它在口头上和内心深处是承认诺奖的价值的,并且是充满希望的。还有什么比活在希望中更美好的?

  对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分析很多,不过有些实在令人哭笑不得。兹录几例如下:

  例一、某人称此次诺奖颁给新制度经济学领域的两位经济学家,体现了它对解释当下金融危机的贡献。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终身成就奖,不是年度奖。它不是什么时髦的玩意儿,压根儿就不与热点沾边。作为终身成就的科学奖,它本能地不理会世间纷扰,只关注科学本身。某某人成功预测了危机,某某人开出了应对危机的好药方,这些或许影响很大,贡献很大,但都不会进入诺奖的视野。诺奖只授予那些对经济科学基础理论作出过特别贡献的人,而这些贡献很可能是在十几二十年前,甚至三四十年前。它也根本不管这些理论的解释力,是不是与当前的形势有关。

  例二、某人声称诺奖的结果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甚至还有某个在国外镀过金的媒体大教授说,诺奖是外行人评内行人。

  每年开奖之前,媒体就会展开预测,不仅列出一个名单,而且还会挑出一个大热门。但是,这样的预测每年都必定落空。诺奖压根儿没有什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说法,它不公布备选名单,连提名也是“黑箱”操作,概不公布,何来情理?何来意外?因此,所有的这些猜测都是空穴来风,所有的这些分析都是扯淡。

  诺奖的提名规则确实有些问题。比如已经获奖的得主每年都有提名权,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科学家也不例外,某人得了诺奖,它更倾向于提名所更熟悉的本领域或更具感情认同的本学派的人。所以,批评芝加哥学派得奖过多,不无道理,但说外行评内行,则属信口雌黄无疑。

  例三、某媒体声称中国离诺奖最近的人是XXX,另有媒体说XXX已得诺奖提名。

  司马迁曾引用《左传》里的话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可见,隐藏在中国知识分子心中的“三立”标准,立功是胜于立言的。而诺奖是不折不扣的“立言”奖,能得此奖者,按照中国的话来说,就是在立言方面有大成就者。搞笑的是,相当多的国人总喜欢以自己的思维方式来理解诺奖,一而再再二三地、主观想当然地将一些在“立功”方面颇有成就者与诺奖硬扯在一起。还煞有介事地提出XXX最有希望得到诺奖,XXX得到诺奖的提名。乱点鸳鸯谱,可笑!

  中国人信奉 “学以致用”哲学,事事强调知识的用处,然而真正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一些科学突破,当初看,纯粹是无用的,纯粹是满足某些人的好奇心的。倘若牛顿没有思考苹果落地这样一个纯粹无用的问题,现代物理学乃至整个现代科学体系,恐怕还没有出现。

  无用,有时候就意味着有大用。当代经济学的体系也是如此,几代人的艰苦思索,提出概念,构造体系,用来解释我们司空见惯的经济现象。诺贝尔经济学家,就是授予那些在增进我们对经济现象的理解方面作出特别贡献的人,他们往往是提出了一些重要而又基础的概念,发展了一门分支学科,或者是在分析方法分析技术方面有重大创新的人,但他们的理论并不一定直接作用于政策,也不一定产生立马见效的经济效益。诺奖只是对探索真理的认可和鼓励,是对即些以孩童般心境探索知识的学者的嘉奖。

  中国人受“事功”思维影响至深,中间又长期脱离主流文明,对当代经济学基础理论本来就几无半点贡献,无缘诺奖,实属正常,实属合理。某些学者取得的一些成果,多集中在具体方面,多偏向于“事功”。无奈某些人天天以中医给人看病,却幻想着去攞一个西医大奖回来,真让人哭笑不得。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