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在官场

2009年10月27日 02:2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居然在官场,着实让人感到尴尬”。

  10月26日,在杭州召开的“2009年高等教育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挥舞一张剪报大声说,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资源,很多甚至大学文凭都没有的官员在博士考试中“脱颖而出”。

  针对高等教育种种问题,纪宝成与两院院士杨叔子、李培根等人展开了观点碰撞,使得这场旨在探讨中国高等教育未来20年革新方向的论坛高潮迭起。

  教育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吴德刚称,该论坛主要研讨2008年启动的“遵循科学发展,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课题及13项子课题。国内外500多位教授参加了论坛。

  “缺乏体制创新”

  “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是否需要加强或改进,是本届论坛焦点之一。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认为,这条中国大学管理的基本领导体制,经过实践检验是可行的。在这一领导体制下,党委既是政治核心又是领导核心。它是新形势下加强和改善党对高校领导的有效形式,体现了党委领导同校长负责的辩证统一。

  “高校书记管党委、校长管行政,这一条必须明确。”纪宝成则表示,上述制度在实际运行中暴露了一些矛盾和问题,与现代大学管理组织结构和制度要求不相适应。

  他认为,当前应该正确处理好党委领导是核心、校长负责是关键、教授治教是根本、制度建设是保证等方面的关系。《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高等学校的校长为高等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全面负责本学校的教学、科研和其他行政管理工作。

  纪宝成指出,大学是学术机构、文化机构,是育人基地,如今却成了等级森严的政府机构。无数孩子从托儿所、幼儿园到重点初中、重点高中、最后考入重点大学,牺牲了全面发展而赢得了高分,走上社会后不少人人文素养不高、高分低能、缺乏创新精神,何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

  而在办学自主权方面,他也呼吁主管部门顺应民意。例如,高等教育法规定了学校有七项办学自主权,但这些法律规定比较粗略,没有进一步划分权利属性,也没有相应的实施细则。应该在改革探索当中把这些问题厘清。

  又如,中国的大学在招生方面有没有权利、有什么权利,这本身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纪宝成说,在选拔文科专业生源时,有的考生可能数学不太好,但中文、历史特别好,就应该破格录取,但现行招生制度不允许。

  “现在的大众化高等教育,最缺乏制度创新。”纪宝成如是说。

  教育经费投入不足

  增加预算内的财政拨款,是教育界关注的又一热点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校长欧进萍教授表示,在优先发展教育,继续建设高水平大学和重点学科的基础上,国家财政应赋予大学一定自主支配运行经费的权力。这样,可以让大学根据自身优势和条件,确立适当的、有特色的发展道路。

  目前中国教育经费仅占GDP的3.2%,即使达到4%-6%,也满足不了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需要。以2008年我国GDO总值30万亿元人民币计,如果财政性教育经费达到4%,为1.2万亿元,按20%的比例拨给高校,只有2400亿元,全国普通公办高校1653所,每校只能分到1400万元,全国普通公办高校在校生1600多万人,生均只有1500元。

  香港高等教育每年的生均财政拨款约为20万港币,而内地高校的生均财政性经费只有5000多元人民币,仅为香港的几十分之一。

  本报记者获悉,中国正在核算高校学生人均培养成本,并将以此为依据,加大高等教育投入。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在论坛上表示,目前中国高等教育资源配置、结构布局和学科专业设置还不够合理;教育教学观念、人才培养方式、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还不先进;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成效不明显;在世界上居于前列的学科还不多,缺乏大师级的师资等等。

  陈至立说,坚持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是中国现代化建设长期坚持的重大战略方针。在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同时,如何保证质量是个极富挑战性的战略问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