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为何“难产”

2009年10月27日 06:08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据报道,相关权威人士透露说,关于收入分配制度的诸项改革可能于今年内陆续出台。23日国家发改委官员否认了这一消息。更让人失望的是,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不仅没有上报国务院,而且进展如何、有哪些瓶颈等,也不见有关部门披露,似乎这场关于公众利益的改革与公众无关,值得我们深思。

  中国新一轮收入分配改革在争议中走走停停,我想“走”的驱动力应该是民意,是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的事实,而“停”的阻力则来自方方面面,比如说部门利益、垄断行业等。在我看来,无论遇到多大的阻力,只要符合公共利益,都应该一往无前。否则,我们一系列政治、经济、社会改革都会受到牵连和制约。

  我以为,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之所以“难产”,与以下原因有关:

  首先是某些部门有漠视收入不公之嫌疑。据媒体日前报道,收入分配调节方案距离出台还很遥远,甚至对于是否要调,相关部门间都还没达成共识。这让人难以理解,既然三年前就已经展开相关调研、听取专家意见,为何今天还存在“是否要调没有达成共识”这样的问题?由此让人质疑某些部门漠视收入不公甚至漠视民生。

  相关部门没有达成共识,原因其实不难理解,即部门利益在作怪。因为现有的收入分配格局是利于某些部门某些行业的,一旦打破这种格局,动了他们的奶酪,这些部门当然会不乐意,就会为这场改革制造绊脚石,让改革陷入争议泥潭以拖延时间。

  其次,收入分配改革碰上了最难啃的“骨头”。收入不公各国都有,但在中国却有自己特色,即垄断。据新华社报道,2006年某省平均工资水平最高的行业集中于垄断程度较高的证券、烟草等行业,最低的是农业,差距近7倍。显然,收入分配改革最难的事是打破垄断,但垄断在中国始终是打不死的“老虎”。

  公众曾经寄希望于《反垄断法》,而该法在现实中却让人失望;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公众幻想以打破垄断来提振经济,然而,垄断不仅没有减少,在某些行业反而得到强化。《反垄断法》这样的专门法律、金融危机这样的历史机遇都不能打破垄断,显然从调节收入分配的角度反垄断更加艰难。而且,从某种角度而言,垄断行业已经绑架了我们。

  其三,收入分配改革实际主要是为穷人改革,而穷人缺少话语权。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而中国在2006年已升至0.496。无疑,这项改革的目的是缩小收入差距,穷人是改革的最大受益者。既然是为穷人改革,穷人应该是这项改革的主要推动者,但现实中,推动这项改革的主要是有关部门。由于与自己利益没有多少关联,甚至影响到自身利益,所以相关部门就不积极。

  我们得承认,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不是普通改革,不仅牵扯面宽,要考虑到国家、企业、劳动者等多方利益,而且是深层次改革,与体制问题、政策问题密切相关。要协调各方利益、理顺体制必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就拖了改革的后腿。

  有人会认为,我们的收入分配改革并不是走走停停,绩效工资改革、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不是正在进行吗?但我以为,这些改革不足以改变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必须以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为改革之“核”,绩效工资等改革应纳入到统一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中才更有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