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山西煤矿重组 不要把问题化约为主义

2009年10月27日 10:1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体:

  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煤矿兼并重组,最近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其成为焦点的缘由,在于不少人把它概括为充满政治色彩的4个字——“国进民退”。

  就像十余年前“国退民进”曾是个非常敏感的政治说辞一样,在今天,“国进民退”也仍是个很敏感的政治说辞。一扯到这样的“主义”高度,山西煤炭整合重组的原始动机以及采取的手段是否科学有效,就很容易被忽略到一边。《山西发行政命令要求民间资本退出煤矿引争议》这样的新闻标题,《山西煤矿“国进民退”让人痛心》这样的评论标题,一下子就把具体事件给超越了。

  我查阅去年9月发出的《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原文,其“思路目标”是如此表述的——“通过大型煤矿企业兼并重组中、小煤矿,形成大型煤矿企业为主的办矿体制,通过科学整合,合理布局,关小建大,扩大单井规模,提高煤矿安全保障程度,提升煤矿整体开发水平。”可见,其重组行动的动机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煤矿安全,二是“提升煤矿整体开发水平”,也即提升资源利用率,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等等。

  文件中的具体政策表述,并没有把“民间资本”排斥在外——“国有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可采用资产划转的方式;非国有之间或非国有与国有之间煤矿企业的兼并重组,可采用资源、资产评估作价入股的方式。”

  就实际重组过程的有关报道来看,“民间资本”也并未被强制退出,前提是你自身规模已经足够“大”。《瞭望》新闻周刊最新报道指出,山西全省经过兼并重组以后产生的90个企业主体中,地方非国有集团公司就占了33个,占了三分之一强。煤炭大市朔州“通过整合,形成了国有和民营企业各占‘半壁江山’的办矿格局。”在民营经济较发达的吕梁市,民营煤炭企业的矿井数和产能都占到了60%。

  由于现有的绝大多数非国有煤矿都是小煤窑,他们当然有“退出”的苦恼。但其“退出”的原因,并非是“民”的身份,而是“小”的身板。

  在这一轮兼并重组中,是否涉嫌对私企“强买强卖”,是一个真问题。根据“全省煤炭矿井总数由2598座减少到1000座”的重组计划可知,大多数的矿井将在兼并以后被关闭,除非将来新建较大规模矿井,接收来的这些矿山资源的开采权将一直处于搁置状态。因此对于接收者来说,这并不见得就是一桩赚便宜的买卖。

  事实上,在被矿难扫落的乌纱帽已如山积的山西,应该早就不再背负什么“国有主导”的包袱。只要能减少矿难,哪还会管你谁“退”谁“进”?!煤炭安全专家现在说,“兼并重组整合全面结束,煤矿全面采用机械化综采后,煤矿百万吨死亡人数将减少74%”。那么,山西省政府当然就甘愿担着“国进民退”的名声,去抓“关小建大”。试想,如果煤炭安全专家们的意见相反的话,山西省政府可能也会毫不犹豫地“关大建小”,搞“国退民进”的。

  到目前为止,关于山西煤矿“国进民退”的争议,可以说基本上都是放了空炮。毕竟,关于究竟是否大矿更安全的问题,“公共”人士贡献不出“专业”的意见,也就只能偷懒,把“问题”化约为“主义”,从而进入自己擅长的论域,在云层以上高举高打。

  这还不算是最偷懒的。最偷懒的论者如非常活跃的青年经济学人周克成,直接就把“问题”完全等同于“主义”,认为安全生产的关键不在规模大小、水平高低,而就在于私有化。因此,他匪夷所思地批评:“明晰、界定到个人的产权制度,能够大幅、有效地提高煤矿生产的安全性。但山西省政府却要大型国企兼并重组私营煤矿,这不是恰恰把保证煤矿安全的最佳根基给抽走吗?”而据统计,山西大约90%的煤矿事故都发生在地方小煤矿,主要是私营的小煤矿。——这周先生是不是在说梦话?

  不久前,他已经说过一次类似的梦话。针对成都公交汽车燃烧事件,他在事发当日就一口咬定:“毫无疑问是人祸,实实在在的人祸,百分之百的人祸。这个‘人祸’就是由政府垄断包办的城市公交制度。”吊诡的是,事件的调查结果,却是一起特大故意放火刑事案件。人祸确是人祸,只不过与是否国有无关。

  其实,放弃偷懒的想法,面对真实的问题,学者、论者们有许多功课要做:为了保安全,做大以后的国有矿和私有矿,在内部管理上分别有哪些缺陷需要改进?在外部监管重点上应有哪些不同?为了长远发展,如今这些新做大了的国有煤矿企业,将来的体制、机制改革该如何规划?

  就像私企的安全问题真实存在一样,国企特别是矿山类老牌国企,体制的僵硬,管理的粗放、颟顸、低效,也确是真实存在的问题。“关小建大”眼瞅着就办完了,即便安全生产形势就此根本改观,国企的这些老问题也会马上再让山西的各级官员们失眠,尤其是在煤炭市场需求发生剧烈波动的情况下。

关于煤矿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