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这个“世界第一”别拿得不明不白

2009年10月28日 01:24 来源: 信息时报 【字体:

  “世界第一”并不都是好事。在今年的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黄晨光提交提案称,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广东高速公路收费站数量是比较多的,尤其是进入广州市中心25公里的路程就有5个收费站,“每5公里1个收费站,可说是世界之最。”省交通厅近日答复称,将加快推进联网收费减少主线收费站。

  “中国收费公路占全球的70%”,已让公众极度审“丑”疲劳了,但广州“每5公里1个收费站”还是颇具新闻效应。这是什么概念呢?按交通部的规定,是40公里设一个收费站,而国内普遍通行的标准是20公里一个。也就是说,“每5公里1个收费站”不仅是法定的8倍,还是打折执行后的4倍。真有哪位好事的网友想据此绘制一张收费站地图,可得留神,这真是个精细活。

  抱怨收费站多,倒并不完全是对数字敏感,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世界第一”着实拿得有些不明不白。囿于地方财政有限,通过银行贷款和引进商业资本,是公路发展的一条捷径。“以路养路”本没有原罪,但在收费的问题上,我们似乎文章做得太多了。按规定,政府贷款修路的收费期是15年,可通过权益转让,许多公路收了二三十年还在收。“每5公里1个收费站”某种意义上说,何尝不是这种思路的延伸。

  公路到底还是姓“公”,要强调它的公共性和公益性。这就要求,收费首先要收得合法、在理,其次要给公众一本明白账,便于监督。前者就不消多说,着重说说后者。很明显,在设立收费站这种与民生利益关涉重大的事项上,管理方当向民众公开成本,形成信息共享机制。但相关方做得怎么样呢?换个角度或许可以这样理解,正是由于“每5公里一个收费站”的怪异,才使得信息公开变得困难。

  相关部门强调“高速项目亏损严重”,有可能是实情。不过不应该忽视的,还有管理成本这一块,低技术含量的收费员却成了高收入群体,是不争的事实吧。而与此相对应的,是管理效率低下——早在2002年,省政府发布了《广东省高速公路联网收费实施方案》,明确了联网收费的时间表。但至今,还是存在较多的主线站或合建站,部分路段未纳入联网收费。不能说,这些也要通过“每5公里一个收费站”的形式,让公众一并埋单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