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向松祚:克鲁格曼先生别对人民币胡言乱语了

2009年10月28日 13:33 来源: 东方网 【字体:

  10月22日《纽约时报》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先生的专栏文章“人民币必须与美元脱钩”,是迄今为止指责人民币汇率政策最胡言乱语的文章。

  阅读此文,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位大名鼎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手。

  先说此文的措辞恶劣。说到中国汇率政策,克氏的用语是“China’s outrageous currency policy”。要知道,outrageous一词的英文意思,是可憎可耻的、蛮横的粗暴的、无耻的极不道德的、不能容忍的。既然用了这样一个定语,当然就要举世共讨之,所以克氏一上来就说“China’s bad behavior is posing a growing threa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economy. The only question now is what the world — and, in particular, the United States — will do about it.”(中国的不良行为对世界经济之威胁越来越严重。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世界——尤其是美国——要如何对付中国)。

  他对中国的谩骂和指责全部用上了最极端的词汇。比如指责中国“By pursuing a weak-currency policy, China is siphoning some of that inadequate demand away from other nations, which is hurting growth almost everywhere”(中国通过维持弱势汇率政策,实际上从世界其他国家窃取了本来就严重不足的需求,重创了全球几乎所有地区之经济)。要知道,siphon一词的本来意思是“榨取民脂民膏”。

  作者最后下结论说,本文的核心要点是:世界经济依然处于危险状态,主要经济大国以邻为壑的汇率政策是不能容忍的(beggar-thy-neighbor policies by major players can’t be tolerated)。

  文章用词恶劣也就罢了,以诺奖得主之尊,批评一国汇率政策,自然要逻辑严密、以理服人。那么克氏这样谴责中国汇率政策的逻辑又是什么呢?概括起来可以说,该文毫无逻辑,胡言乱语。

  首先,他在文中承认:中国维持稳定的汇率政策本无可厚非,尤其是考虑到中国至今还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脆弱的金融体系极易遭受投机热钱的冲击。事实上,正是因为中国维持了稳定的汇率制度,才逃过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亚洲金融危机的一劫。

  然而,克氏笔锋一转,说关键问题是中国维持目前的汇率水平不合理。理由何在呢?克氏认为:(1)即使我们承认2001年人民币汇率水平合理,但是此后美元一路贬值,尤其是美元相对欧元持续大幅贬值,而人民币始终盯住美元,等于人民币事实上相对其他主要货币全都大幅贬值;(2)在此期间中国生产力水平大幅提升,使中国产品在世界市场上变得极其便宜。二者相加,构成今日人民币必须升值或与美元脱钩的“铁的证据”。

  岂有此理!既然克氏承认2001年人民币汇率水平合理,此后美元贬值乃是美联储制造房地产和股市泡沫之必然后果,与人民币汇率政策何干?依照克氏逻辑,似乎美元相对欧元贬值40%(2001年以来,美元相对主要货币贬值近40%),人民币就要相对美元升值40%,如此才可以避免人民币也相对欧元或其他货币贬值。

  美联储要制造资产价格泡沫,长期维持低利率,放任美元贬值,本身已经让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了,克氏还要人民币名义汇率大幅度升值,哪有如此蛮横不讲理之逻辑?美元贬值不仅让美国赢得了巨额外汇价差收益和投资收益,而且大幅刺激了美国出口。美元贬值让美国大获其利,为什么还要中国人加倍承受代价?

  更令人惊奇的是,克氏竟然认为,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和购买美国国债或美元资产行为,制造了全球金融危机(Many economists, myself included, believe that China’s asset-buying spree helped inflate the housing bubble, setting the stage for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这真是骇人听闻的批评,但却是完全罔顾事实的“欲加之罪”。克氏的意思是,要中国为美联储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埋单或承担责任。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学者,怎么会有如此毫无逻辑、毫无事实依据之言论呢?

  克氏说许多经济学家都持如此论点,我不知道他心目中是哪些经济学家,但我知道至少美国就有许多著名学者不会同意克氏的这种胡言乱语。最近拜读美国著名经济学者、货币政策准则“泰勒准则”发明人John B. Taylor的重要文章《政府干预政策和各种举措如何制造、恶化和延长了金融危机》,该文以详尽数据和严密逻辑,清晰说明了美联储货币政策乃是美元贬值、油价暴涨、次贷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既然克氏承认2001年以来,中国生产力快速增长,那么作为贸易理论专家,他不可能不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固定汇率条件下,一国生产力相对外国生产力快速增长,必然体现为该国工资收入(也包括其他要素价格)快速增长,必然体现为该国产品的世界市场份额快速上升,此时强迫该国汇率升值,等于活生生剥夺掉该国劳动力就业和收入增长的权利,剥夺掉该国产品进入世界市场的权利。

  最后,克氏说中国人偷了别人的工作,这更是毫无根据。举世皆知,全球金融危机最困难时期,中国依然维持了相当速度的进口规模,不仅如此,中国还派出庞大采购团到欧美进行大宗购买。相反,倒是美国不断制造贸易争端(诸如轮胎特保案、无缝钢管案等),让数以万计的中国工人面临失业困境。到底是谁偷了谁的工作?

  克氏此文,先是批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没有公开谴责中国的汇率政策,随即抱怨美国财政部不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滑天下之大稽”,最后公开叫嚣要对中国采取行动(Something must be done about China’s currency)。面对如此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中国学者必须坚决反击;面临愈演愈烈的人民币升值的外部压力,中国政府须妥善应对。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