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创业板资源“战”

2009年10月31日 09:2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即使会有战争,也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在创业板欲启未启之际,没有一家投资机构不说,“不排除所投企业以后会选择创业板退出”。而显然有人走得更快一些,南海创投董事长郑伟鹤透露,他们已经有五六家企业“报上去打算登陆创业板”。

  10月30日,28家公司在新开的创业板上挂牌交易。毕竟僧多粥少,大部分“和尚”没有喝到这创业板的第一口“粥”,只有40余家创业投资机构抢得了创业板的先机。

  创业板的“热度”理所当然地也传染到了前端的股权投资市场。“就像10年前爆出要推出创业板时的情景一样,很多项目的要价又开始往上走了。”山东一家本地创投公司人士说。

  尽管这一点并不为在上海的唐浩夫所认同:价格在这几个月中并没有出现大幅度波动,“如果这些投资人相对理性、成熟的话。”但在北京的兰馨亚洲投资总监杨瑞荣则指出,很多计划书明显是按照创业板“设计”的。

  而此前不符合中小板要求的企业由于创业板的出现,逐步进入了VC们的视线。“处于更早期的创业企业,得到创业板受益最多”。

  若有战争,谁将胜出?投资到了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的“VC们”,“或许起步比较好,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从此就占据了竞争优势。”高特佳投资董事长蔡达建的话外音是,投资是场马拉松。

  一家私募基金经理的话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创业板上市公司现在的估值一般都在四五十倍,如果上市之后再涨百分之几十或上百,倘若你愿意拿未来100多年收益的价格来买现在的股票,那就要准备好面临一个现实:有人吃肉,也会有人买单”。

  “年轻”的本土机构

  无疑,本土机构是创业板的大赢家。

  首批上市公司中,惟有两家半外资创投的身影,分别是投资乐普医疗的美国华平投资,作为银江电子投资人之一的英特尔投资;另外的半家则是中元华电的投资人中比基金。

  这种情况,业内人士认为会长期存在。“相对于外资机构而言,本土机构更了解当地的情况也更有优势找到这类企业”。

  但有一个情况却更值得注意,“投资到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的本土机构,很多以前都不曾听说过”。

  在这38家本土机构中,“媳妇熬成婆”的有高达资本、高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招商局科技、北京科技风投、浙江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创投、重庆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盈富泰克以及深创投、达晨10余家,大多有政府力量的介入。而有缘这首批28家企业的,还有很大一部分却是“新生力量”,大多是在2007年、2008年期间才成立的,其中金亚投资股东之一的鑫澳创投成立于2008年的4月7日,是目前已知“最年轻的一家机构”。然而从鑫奥处或许可以管窥这批“年青机构”的特点:注册资本金在1000万到5000万不等,由几个自然人股东组成。

  “很多机构都是冲着创业板来的。”这批区域化运作的年青创投机构,被认为是有资源、有能力能够投到创业板拟上市公司的。“此次首批企业选拔出于谨慎,是每个地方、每家券商推荐的。”上述山东创投人士说,因此那些有特定渠道或者覆盖了专业投资机构未覆盖行业的机构,就有了机会。

  天泉投资董事总经理薛毅明指出的一个现象或许可以进一步印证这个论断:在有VC、PE投资的首批创业板上市企业中,“一眼望去都是在近两年投的”。如果有例外,只有北京科技风投对北陆药业的投资是在1999年完成的,1992年成立的北陆药业当时还处于初创期;若非得再找一家出来,就只有2005年高达资本对安徽安科生物的投资。1998年成立的高达资本是江苏省发改委直属的风险投资公司。

  然而,这种“年青创投公司”的风起云涌显然避免不了。10年前也如此,当时深圳、北京、上海的资本圈里,参股创业企业、成立创投公司、高价争抢高科技项目是“流行词”。根据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统计,截至2001年年底,仅深圳专业性创业投资及相关机构就有124家,其中创投公司近80家。

  然而在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看来,这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也并非全然坏事。这家从第一波创业板热中“下海”的机构,也经历了从小到大的过程。“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加入,怎么会有中国创投市场的繁荣呢?没有谁一开始就会的,接受两次教育后就会了。”但他也进一步指出,当然是需要这些新进入的创投机构在积极思考“投资的规律性”。

  部分机构人士对这种虚热颇为担心,“此后若这些上市公司在经营管理、战略上出现问题,管理层与这些没有经验的机构投资人的摩擦很可能会产生大问题。”

  但也有人对此不置可否,因为这些机构大多是搭顺风车进来的,“他们是小股东,管理层则还掌控着公司的话语权。”

  金石之路,券商系起步?

  创业板首批28家上市企业中,金石投资有限公司独占两元。

  2008年,金石投资先入股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以每股8元的价格受让后者320万股股权,占其发行前总股本的6.96%。而其后的2009年5月,又在神州泰岳再次冲刺上市前,以每股13.2元的价格认购了神州泰岳210万股。

  而两年前,金石投资才宣告成立。2007年9月11日,中信证券披露获得证监会批准展开直投业务。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就是金石投资,当时的注册资本仅为8.3亿元。而此次根据两家公司的招股说明书,金石投资的注册资本金已经上升为30亿元,所有资金都为中信证券可动用的净资本,其投资总规模为60亿人民币。

  券商系直投公司,此前就被认为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那些拟上市企业在聘请投行时就给投行旗下的直投公司创造了投资机会。此次首批28家公司由23家券商承销。而金石投资入主的神州泰岳、沈阳新松都由中信证券承销;而海通证券直投子公司海通开元也现身在银江电子的发起人名单里。海通开元今年3月份以5元/股的价格取得了浙江银江股份150万股。

  “券商直投无疑会成为未来投资市场的重要力量。”即使现在,包括高盛等投行的直投部门也是全球VC/PE市场中最活跃的参与者。据此前媒体报道,金石投资除上述两个创业板上市公司之外,还投资了昊华能源、中信地产、中油金鸿天然气以及Visiongain等项目。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券商开始介入直投业务。今年5月以来,证监会就降低了券商参与直投业务的门槛。截至今年8月,包括国元证券、长江证券、招商证券、银河证券、中金公司、申银万国、国信证券等15家券商都已经获得了直投资格。

  然而券商系出身的蔡达建并不认为,券商介入直投会挤压掉市场其他参与者的机会。“券商系直投子公司不会做VC,他们更看重的是那些临上市的项目。”尽管蔡说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界定高特佳,但他也指出,“经过10年发展的VC,和那些刚刚发展起来的机构总会有些不同。”比如高特佳有自己的专注领域。

  外资“观望者”

  一个反差耐人寻味。

  “我们的想法和大家一样,很高兴看到创业板的推出,毕竟又多了一个退出渠道。”KPCB董事周炜说。但另一方面,天泉投资董事总经理薛毅明则表示,对创业板保持“审慎乐观”的态度。

  创业板拟上市公司中,外资VC身影少,这种观望态度是原因之一。尽管有外资机构人士认为,“两头在外的模式导致基金投资人无法持有国内上市股票”才是导致这个现象的最重要原因。另外,外资机构不管理纯人民币基金,走中外合资的道路则使得其投资速度要远慢于本土机构。

  “我们与其他投资机构不同的地方,在于Intel Capital所投的都是Intel的自有资金。”Intel Capital董事总经理许盛渊说,这使得他们在投资人层面不太会有压力。Intel投资是此次首批28家企业背后的两家半外资机构之一,也是众多其他外资机构关注的对象。“如果他们走得比较顺畅,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外资机构真正着眼于创业板”。

  2008年12月16日,英特尔产品、浙江科投、杭州青鸟等成为银江电子的新投资人,其中英特尔产品以2000万元购入银江电子500万股。

  而许盛渊也不认为,从纯粹关注于海外市场到让一部分企业在国内创业板上市,Intel也会面临路径上的问题。

  “事实上我们所投资的企业也有在国内A股上市的。”其所指的是东软。2007年1月22日,东软集团整体上市,而此前的2006年9月26日,Intel向东软集团投资了4000万美元。

  外资机构对创业板的持续性观望,实际上来自于“这个板块还是有风险”。

  “看创业板,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至少是一年半两年。”集富投资董事顾锐说,到时候哪些类型的企业以何种价格会被市场所接受,才会慢慢明确化。

  不少外资机构都指出,现在创业板不过是“小小板”,“未来是否会体现创业板的创新性特征,还需要观望。”况且现在的市场估值又那么高,“这些上市企业中是真正能实现持续、高速增长的吗?”以现在市场四五十倍的估值,这些创业板上市企业未来至少每年得维持100%的年均增长速度。

  但首批28家创业板企业中,“有很多都没有达到我们公司的投资标准”,一家进入中国将近10年的美国基金说。而另一家著名的美国基金人士也说,这些企业中有3-4家都是他们看过但最终没有投的。包括许盛渊在内的外资投资人都说:他们不会因为创业板降低投资标准,还是会努力投到“最好的公司”。

  另一个问题则是创业板企业可能仍然暗存许多不规范操作。

  “我所知道的,这28家企业中有一家在路演时,底下有个投资人就指出了其此前的财务活动中存在不合法的操作。”一位了解情况的投资人说。而这种普遍性的担忧使得外资机构认为,那些真正有想法的企业应该还是去海外上市。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