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谷歌版权之争启示 其实无需过度恐惧新事物

2009年10月31日 11:50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谷歌数字图书馆与中国作家之间的版权之争,已经被证明是一场由于彼此对信息的理解存在误差而产生的纠纷。它也证明了以书籍和纸张作为信息容器的出版及媒体行业,已经是如此之风声鹤唳与草木皆兵。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传播谷歌数字图书馆将570位中国作家的作品转化成电子版本,以及随后谷歌发布的和解协议时,有两条关键信息被传播者突出:第一是作品未经授权被上传网络,将被免费下载和阅读;第二是和解条约的不低于60美元价格以及最后和解期限。于是,谷歌的举动被理解为,用60美元购买中国作家的版权,并且将会用于图谋自己的商业利益。

  谷歌并非一个激进的版权反对者——在互联网世界已经不乏有人认为过于苛刻的版权保护正在束缚人们的创造力,比如劳伦斯·莱斯格正是持此观点的代表人物。作为一家能够成功融入了传统商业世界的非传统公司,谷歌并不是通过狂热地空想做到的。它知道该如何同已有的力量共处。

  其次,谷歌所付的不低于60美元价格并非版权的价格,而是谷歌为自己未经许可将中国作家作品变成电子版本而付的制作许可费,并不妨碍此后作家根据谷歌的销售获得版权收入。

  第三,作家们对“免费”的恐惧真实存在,“免费”的威胁确实也让不少传统媒体人士和作家感到未来的不确定性。但是谷歌在此次事件中却并不代表“免费”的力量。读者们能够搜索和看到的将只是作家作品的部分章节,如果需要进一步阅读,还需要付费购买。费用则由谷歌和作家之间分成,作家得到的分成会高达45%-63%——出版商付给作者的版税分成会在7%-10%,还不包括出版商隐瞒的部分印量。

  已经不乏论者指出,作家们对谷歌数字图书馆的恐惧并无来由,因为谷歌数字图书馆其实是在搭建一个新的出版和销售平台,作者可以通过这一平台获取更大利益。如果谷歌顺利推出自己的电子阅读器的话,这一平台将会更加完善。即使谷歌不会推出电子阅读器,那些已经在生产这种阅读终端的公司,比如美国的亚马逊和中国的方正,也都会是这一平台的受益者——当然,亚马逊和方正也都在搭建自己的电子图书平台。庞大的内容资源平台加上新的阅读终端,当亚马逊第一次推出kindle时,不少人就已经认识到,这至少是部分未来。

  对于代表未来的新事物的恐惧和排斥几乎贯穿整个人类历史,因此我们也无需自责和内疚。对于不确定性的担忧会让我们把天使拒之门外,而更愿意选择熟悉的魔鬼为伴。传播的历史也正是如此。印刷术刚刚在西方出现时,引起的巨大恐慌以及对它的抵制,丝毫不亚于今天传统内容制作者对通过互联网传播的电子图书和网络新闻的恐惧及抵制。那些以手抄经书为职业,并且因之备受尊敬的僧侣们,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反对者。当然,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如果某种新生事物真的代表了未来,或者至少代表了部分未来,它终会取得生存权,无论这种胜利的取得是多么曲折。比如印刷术,比如电视,再比如苹果公司的iPod。

  作为我们,我们这些生活在旧世界的人,思维方式为旧世界的思考模式固化的人,我们在面对新事物时,所能选择的最佳行为方式,其实只能是避免过度恐惧,避免对之产生厌恶和排斥情绪。在辨识清楚它是不是代表未来之前,我们至少得多打量它几眼。这也正是谷歌图书馆版权之争带给我们的启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