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外贸初步回暖 明年谨慎乐观

2009年10月31日 11:5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金融危机一年多后,全球经济复苏超出预期,但复苏之路并非一片坦途。

  中国经济在一系列的经济刺激计划后,已企稳回升,但疲弱的外需仍然是制约中国经济实现全面复苏的根本因素。

  同时,贸易摩擦日渐增多,美元贬值导致人民币升值压力日渐增大。

  如何彻底扭转进出口下降局面?目前的出口回暖是暂时的还是可持续性的?政府还能为企业做什么?企业又如何应对人民币升值预期下的贸易条件?

  在第九次经济月度论坛上,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小济、商务部研究院中国外贸研究部副主任李健、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高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共同探讨了上述问题。

  出口向好确定 风险仍存

  张小济:国内经济好转是确定的,全球经济的复苏也是确定的。在金融系统性问题还没有完全得到修复的时候,工业产出能够出现正增长,就应该出现了复苏的迹象。

  几个主要西方国家公布的经济指标并不好,一个是失业率,一个是消费信心,一个是银行信贷,显示了经济增长内在动力不足。短期来看是乐观的,国际组织,还有大型金融机构都上调了增长指标的预测,认为明年经济增长会出现比今年好的增长,发达经济体不是太乐观,只是说能够保持一个低速增长。

  如果按照统计局的口径,可以肯定地讲,今年进出口贸易对GDP增长贡献是负的。上半年对GDP的贡献率是负的41%,下拉GDP2.9个百分点。预计全年进出口贸易顺差还会进一步缩小,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

  另外很重要的就是出口环比增长,这意味着就业的增加。同时由于国际市场上我们大量进口的这些资源性产品价格大幅度下降,这对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扩大盈利空间有利。

  明年外贸预测增幅10%左右。这并不是非常乐观的一种预期。如果明年GDP还继续增长8%的话,进出口同比增长超过8%,这才算重新回到正常的增长通道上来。如果低于8%,甚至是负增长,那就说明全球市场非常糟糕。

  高勇:作为制造业里市场经济比较充分的纺织业,对于经济危机的感受,从去年年初的时候就开始了。尽管我们出口量是负增长,但是我们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反而是提高的,欧盟的情况也差不多。主要原因是,去年年底以来,欧盟和美国市场消费水平下降,百货商店里、专卖店里、专柜相对比较萧条,但是超市里面的纺织品服装的销量下降幅度不大。这给中国这样的纺织品制造商创造了一定的机会。

  现在来看因为只有在世界经济充分回暖,消费主力信心回升的情况下,纺织服装业才会有明显的回升。目前中国纺织业的增长主要是靠内需拉动,展望下一步,明年要情况好的话,我们预计纺织服装出口可能比2009年略好一点,也可能拉平。

  李健:总体上中国保市场、保份额的目标实现了,竞争力并没有下降。这是我对前三季度外贸形势的看法。明年进出口将实现恢复性增长。世界经济会有一些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但总体上是在调整中,缓慢复苏。

  主要的风险,有以下三个方面:

  因为出口产业的竞争力并没有削弱,在这次危机当中,市场份额并没有缩小。从中长期看,随着世界经济的复苏,随着国家支持外贸发展一系列政策逐步显现出成效,中国外贸恢复性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会导致中国出口进一步增强,使进出口不平衡矛盾再次突出。

  第二,既有市场空间趋于狭小或拥挤。中国占的市场份额已经相当大,份额扩大到一定程度,有一个“天花板”的问题。中国出口市场以前主要是发达国家,这次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复苏相对来说比较缓慢,中国主要的贸易伙伴国内经济结构也有一个调整,即使其经济恢复,但增长空间并不大。另外中国产品还遇到了同类,很多中低档出口产业不仅在中国发展,还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发展。

  第三个是高能耗物耗出口受到更多抑制。碳排放价格正在逐步形成,还有碳关税等等,都会形成限制。这些年增长比较快的是高碳排放的产业,今后这类贸易会受到越来越大的限制。

  房四海:发达国家2010年可能二次探底,未来外需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美国失业率很高,10.8%。美国小企业的指标和美国PMI指标是不同步的,美国中小企业可能有很多人是半失业状态,美国真正的失业率比公布的要高。美国周失业数据连续几周下行后,上周再次向上反弹。另外美国房地产也没有真正稳住,主要靠一些政策刺激,美国房地产在2010年会不会稳住?也是一个问号。

  中国经济二次探底可能性不大,因为中国经济调整的空间理论上非常大。从同比来讲,中国经济是先高后低,增长还是可以保持在8%以上,通胀还是比较低的。

  对明年的出口判断谨慎乐观,增速8%到10%。我看好中国一些科技型产品的出口,本轮金融危机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中国不是受害者,而是受益者。

  政策空间

  张小济:在外贸领域,出口部门不存在政策退出的问题,因为在危机期间出台的政策都不是权宜之计,都是符合WTO规则的,都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只不过原来我们政策体系中贸易促进政策在金融财政方面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利用这一时机政府出台一些政策修补原来的政策体系,不应该存在退出的问题。

  还有一个是出口信用保险体系,在国际上中国整个出口保险覆盖面很小,即便都落到实处,也还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所以这个政策不但不应该撤掉,而且还应该继续维持和完善。应该使出口信用保险的主体更加多元化。在很多国家里并没有这种国有政策性的信用保险机构,而是通过商业保险公司来完成这项职能的。

  最后一个是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金融支持体系。这对于支持小企业是十分必要的。

  李健:中国现在已经是第二大出口国。今年因为汇率因素,也许会成为第一大出口国。这就意味着中国在很多市场上会成为贸易摩擦的主要对象,这也是对中国中长期很大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对外贸易会出现恢复性增长,但今后遇到的问题会越来越多。

  如何保持外贸更稳定、更协调增长以及增长能否持续的问题是国家怎么支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中国外贸发展是否有发展的空间,能否适应中国未来发展、适应自身条件变化、适应未来格局变化的空间。

  我们的政策着力点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个应该统筹国内外市场,保持进出口大体平衡增长。第二是优化进出口结构,提高出口质量和附加价值。第三是坚持可持续方针,促进外贸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第四是完善开发型经济体制,培育更具活力的经营主体。第五是推进多元化战略,大力开拓新兴经济体市场。最后是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促进国际经济新秩序建立。

  人民币升值压力加大

  张小济:明年出口如果有挑战的话,主要是来自两个方面:如果美元继续大幅下降或者维持在一个较弱态势的话,人民币确实存在升值的压力。第二个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

  现在都在讲美元的贬值,但没有谈到危机恐慌的时候,美元是大幅度升值的。在这么剧烈波动的时候,中国大部分贸易是用美元来结算的,这种措施是必须的,是危机时的措施,不等于中国改变了汇率形成机制。什么时候能够再重新进入正常的汇率形成机制的运转,实际上要看全球的形势。汇率升值不一定会对出口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在人民币升值初期阶段,到危机发生之前,中国出口是以20%的速度在增长。

  房四海:中国上半年刺激方案,沾光最大的是欧洲。现在美元兑欧元到近1.5,欧元是严重高估,美元是被低估的,什么时候恢复均衡,需要时间。美元低估对欧洲、对日本出口不利。事实上美国对中国的汇率被低估,意见还不是很大,欧洲央行意见比较大,说低估了人民币汇率。

  张小济:从机制的改革来说,使人民币具有更大的弹性,更能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这是内在的需要。中国进出口贸易很大,人民币不能是一个缺乏弹性的杠杆。如果只从进出口贸易角度出发,可能造成汇率、利率,还有经济增长等几个主要指标发生冲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