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内蒙古:另一个山西

2009年10月31日 11:56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风暴中退出的煤老板们可能要失望了,他们试图转战邻省内蒙古的愿望将不会实现。在山西煤炭行业“国进民退”的大潮之后,新兴的煤炭输出大省内蒙古也不甘落后,悄然拉开了煤炭资源整合的大幕。

  今年10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出煤矿整合通知,要求今后在配置煤炭资源时,将向国家和自治区重点煤炭转化、综合利用项目倾斜。同时,除了招标、拍卖等方式获得的矿权在配置资源时条件适当放宽外,在配置特殊稀缺性煤种资源时,项目的煤炭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60%以上。

  规定还指出,凡是新建的井工煤炭资源开发项目,单井的煤炭生产能力不得低于每年120万吨。新建的露天煤矿开发项目,每年开采能力不得低于300万吨。这意味着民营小煤矿的生存将被大大压缩。

  面对政策变局,内蒙古本地煤商持矿待售,外来煤商入市受阻。新的煤市结构正在形成。

  烫手的山芋

  “我的心脏做过搭桥手术,受不了刺激,我不能像山西那些煤商一样一夜间背负十几亿的债务,所以我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转让我的两个45万吨的煤矿。但现在没人买,我快发愁死了。”已过不惑之年的广东籍煤商闫德嘉在韶关、东莞兜售自己的煤矿无果后,沮丧地回到了呼市。

  2004年末,闫德嘉从广东韶关老家来到内蒙古,准备投资煤矿。随后他看上了一处煤矿,在确认煤矿煤质等方面没有问题后,闫德嘉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办完了开矿的所有手续。半年后,煤矿开始生产,年产35万吨的规模足以实现他亿万富翁的梦想。

  回忆当时状况,闫德嘉说:“作为一个外来的投资者,我不想招惹谁,只想赚钱后走人。当初放弃山西来到内蒙古,正是因为这里的煤炭市场起步较晚,在政策上会有一些优势。没想到变化得这么快。”

  闫德嘉的家人在广州,每个月他都在月末的时候回家住几天。每次回家,闫德嘉都会被朋友称作“煤哥”,时不时会有广东朋友和他打听:“你那边有没有好搞的煤矿?多少钱?帮我也搞一个。”

  和其他的煤老板一样,闫在最初的几年中,赚了不少钱,身家过亿。同时,他的煤矿规模也在不断加大。到2008年末,他已经有了两座年产45万吨的煤矿。如果一切顺利,他原计划在2012年的时候卖掉煤矿,退出煤炭市场。

  他这个退休计划缘于一个算命先生的预言:“一位老先生以前给我算过卦,说我最多能做到2012年,时间太长了反而不好,于是我就打算在2012年后卖掉煤矿,回老家提前安度晚年了。”

  随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大戏开启,山西“同行们”的遭遇还是闫和朋友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他还庆幸自己当时选对了地方,没有去山西,躲过了这一风暴眼。

  但是如此庆幸有些过早。如今,闫德嘉也和山西的同行一样,被推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今年10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出煤矿整合通知,要求今后在配置煤炭资源时,将向国家和自治区重点煤炭转化、综合利用项目倾斜。同时,除了招标、拍卖等方式获得的矿权在配置资源时条件适当放宽外,在配置特殊稀缺性煤种资源时,项目的煤炭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60%以上。

  卖,还是不卖?不卖,倘若被强行并购,投进去的钱能不能收回来?要拖多长时间?类似的问题困扰着闫和其他本地的煤商们。

  “我曾去自治区煤炭局打听过这方面的事情,对方没有给一个清楚的说法。但确定了今后是以国有大型集团煤矿为主导。后来,我从几个山西搞煤的朋友那里了解到,在山西,煤矿被收购后,评估被低评,拿不到补偿资金,只给一些干股。这个情况让我后怕,我害怕内蒙古也来这么一手,到时候我哭都来不及。于是决定立刻将自己的煤矿低价出手。”闫德嘉回忆说。

  10月17日,闫和几个朋友一同回了广东老家,在广东寻觅自己煤矿的接手人。半个月下来,来询问的人不少,但却没有一个能落实下来。和他一起的煤矿行业的朋友,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浙江、还有的去了山西,目的相同,都是寻找接手自己煤矿的人,但却均无结果。

  闫德嘉说:“现在煤矿是真正的烫手山芋,真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