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袁幼鸣:提前谴责疾呼对余秋雨征收资本利得税

2009年11月10日 15:28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余秋雨曾经侮辱我的先人。我的父系与母系祖上都是在清朝同治年间从陕西移民到四川的。余秋雨在“含泪劝告”系列博文第二篇《感谢灾区朋友》中,出于狡辩“劝告”具有“社会理性”目的,咬定丧失亲人的灾民将背尸行走很久、很远,且会群殴劝告他们放下遗体的“穿着白衣服的防疫人员”,纯属诬蔑。在蜀道艰难的移民途中及定居之后,面对高发自然灾害不断造成的丧亲悲剧,如果四川客家人祖辈真像余秋雨诬指的那般失心疯,岂不瘟疫横行,何来天府之国与我们这些后嗣?于是,我瞅《含泪》尚只是冷笑,又见《感谢》难抑愤怒。

  近日,读徐家汇商城IPO信息披露概要,见余秋雨跻身自然人股东之列,我只是下意识地留意了一下他的出资额,并弱弱地叹了口气。余秋雨在2001年就能拿出240万元投资企业股权,说明他的“大散文”卖得动。余秋雨没有赚到我一分钱,我只是在杂志上读过他的东西,发现无论是“十万进士”还是“山西晋商”,都不是他说的那么回事,自然不会买他的书。余秋雨以“单面性”脸谱化历史与文化,谬误充斥的文集居然流传甚广,让我有几分唏嘘,如此而已。

  与我只留意余秋雨的“本金”不同,该公司IPO招股书一面世,舆论沸腾,关注点集中在他的投资收益上,一算账,惊讶240万元可能变为上亿元。一些人认定其中必有猫腻,也有“余粉”把一顶“投资大师”的新帽子戴到余的头上。这些天,不断有朋友问我如何看待这个热点问题,我说,称颂“余大师”投资眼光属于“乱说”,基本可以确定,余秋雨此次发大财系命中注定要行一把“老运”,理性无法解释,要解释只能动用神秘主义。

  与此同时,有时评家高腔质疑“余秋雨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同样属于无稽之谈,是既不懂股票市场历史,也不懂上海产业经济历史的典型表现。见今日上海商业与住宅楼价高企、徐家汇这样的城市副中心一派繁华,近年到沪的新移民完全想象不出刚进入新世纪阶段,上海市面需求萎靡不振的景象。当时,不要说徐家汇,政府以优惠政策大力打造的陆家嘴金融区写字楼也高比例空置,有新竣工甲级写字楼招租促销甚至打出免租金(只收物管费)的旗号。

  余秋雨接盘徐家汇商城职工持股会所持股份是怎样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他真是“余粉”所吹嘘的战略投资家,他更佳的选择应是购置徐家汇地段的商住房产,充分运用信贷杠杆竭力吃进,这样做收益或许比该公司上市后的浮盈少一些,但在确定性上却有云泥之别。当时的徐家汇商城连股份公司都不是,上市近乎天方夜谭。时评家称徐家汇商城不缺余秋雨的200万元,虽然时评家这里所指的主体似乎有些混乱,但是事实上2001年时还真需要他的200万元。当时,如果有人愿意出资入股试点改革的国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大户”颇受欢迎。

  阅读该公司的招股材料可以看到,其职工持股会所持股份是在设立有限公司时出资投入的,2001年余秋雨等人受让职工持股会股份,让原持股职工获利不低于1倍,还不算上历年分红。此事经过职工持股会会员代表大会的批准以及全体会员声明表示同意。有意思的是,余秋雨曾经被“深套”,其持股成本每股2.92元,2005年该公司有自然人股东出让股份,约定价格每股2元,以此参考计算,余秋雨持股4年反倒“浮亏”30%。

  从理性角度解释,该公司所有股东,首先是绝对控股的国资股东,从IPO得益巨大根本动因是公司经营业绩良好。位于城市副中心的上海区属国资商业企业另有不少,为什么该公司能脱颖而出值得解剖。数据显示,国有资产不仅没有从该公司流失,相反大幅增值,这或许与公司管理层持有股权,既给国资股东打工,又给自己打工有密切关系。

  该公司IPO本是好事,因为余秋雨,遭遇舆论漩涡。在我看来,要求监管部门彻查的声音虽尖利刺耳,却陷入了误区。该公司发行上市已通过审核,那么,我为什么要掺和这等事情呢?原因在于,我预计有人闲着也是闲着,一击不遂,再出一击,疾呼对余秋雨所得暴利征收资本利得税。一段时间以来,有时评家喋喋不休要求对股改产生的“大小非”征收资本利得税。余秋雨这类情况属于股票上市后度过锁定期才可以抛售的“小限”,十分可能,有时评家会利用“著名”的余秋雨吸引眼球,疾呼对所有一级市场持股者课以重税。对此,我提前表示强烈谴责。

  资本利得税是悬在中国股市上的断头铡刀,不到非提及这个名词不可时我是绝不提及的。如果一级市场持股8年获利40倍的余秋雨该交税,那么,2005年年中进入 三一重工,从未被锁定过,两年半后卖出获利30倍的人是不是也该交?稍有常识的人也不难想到,一旦开征资本利得税,一二级市场的人谁都跑不掉,征收资本利得税,技术上能做到的是,只要资本“得利”,通通交税。

  至今,中国股市是负效益的且负数不断累积,上市公司年分配红利总额不及印花税与手续费之和,再征资本利得税,市场必然坍塌。股票市场业已成为中国中产阶层的财富主要载体,纵有千般症结,也无法做到推倒重来。近期世界银行有报告建议中国开征资本利得税,起草报告的洋人及华人或许是出于对中国内地股市的无知,而国内有的时评家提着铡刀狂奔,且摆出一副义正辞严的花架子,就着实让人难以理解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