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胡印斌:新生代农民工和那些罪与罚

2009年11月10日 15:29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来自广东三大监狱的一项大规模调查报告显示,农民工罪犯中九成以上在26岁以下,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期留守农村无人看管,近六成属于“盲目流入城市犯罪”……这些在城乡流动状态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农民工,既融入不了城市,又退不回农村,不少人宁进监狱不肯回农村。(《广州日报》11月9日)

  此前刚刚尘埃落定的呼和浩特越狱案中的高博、李洪斌等四名案犯的经历,为广东这份沉重的调查报告做了一个生动的注脚。这几个进城时年龄尚不足20岁的农村孩子,大体上符合上述调查的所有要件。幼年在农村缺乏教育,村落文化也无从熏陶他们的心灵;长大以后缺乏生存的技能,进城以后往往从事最底层的工作,工作本身更无助于善良和美德的养成。在这样的条件下长大的一些年轻人走向歧路,其实一点也不让人惊讶。

  表面上看,新生代农民工的入狱乃至越狱都是咎由自取、罪无可恕的行径,是他们为自身行为付出的必然代价。但是,放开视野,从农民工整个生存链条看过去,我们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的伤痛,不仅是个人及其家庭的伤痛,也是社会难以抹去的伤痛。在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存在着太多的“如果”——如果小时候能够一直在父母身边,如果农村教育能够给其幼小的心灵撒下善良和爱的种子,如果城市有较好的进入通道……

  尤其让人焦灼的是,这些“如果”,其实都是一个正常运行的社会的题中之意。对每一个人施以普遍关爱,是人群健康繁衍的必然选择。眼下,新生代农民工正在成为城市新产业阶层的主体。这一群体不仅数目庞大,而且极不稳定,甚至在有些地方已经成为城乡社会不稳定因素中最为活跃的部分。调查者分析,由于盲目流动,那些犯罪前的农民工从“熟人乡村社会”进入“陌生人城镇社会”,犯罪成本降低,一旦当他们面临巨大的心理落差,遇到基本权利被剥夺的情况,很容易诱发犯罪。频频发生的个体暴力犯罪事件已经验证了这个群体的破坏性,而团伙化犯罪的增强,更昭示出一种新的不良趋势,说明打工者的共同际遇不仅没能使他们产生积极的情绪,反而加大了他们心理上的“被剥夺感”。

  很多论者都在呼吁各方要加强对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缓解仇视,消除对立,减少社会成本。事实上,“80后”出生并在城镇务工的青年农民工已经错失了最佳教育时机,而更新一代的农民工正在迅速长大。他们中的很多人,城里难就业,农村回不去。即便勉强在城里就业,也很难再如父辈一般能够接受企业苛刻的用工条件。到头来,只能成为漂浮在城乡之间的无根的一代。新生代农民工和那些罪与罚,已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其所动摇的,不仅仅是城乡的社会治安问题,更触及到了中国经济社会赖以发展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当慎之,再慎之。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