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低碳经济与石油未来

2009年11月23日 17:53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字体:

  低碳风暴势如破竹

  低碳经济,对于石油石化产业来说,意味着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增加森林碳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等重大转变。随着国家政策对低碳经济的大力支持,石油石化企业在受到打击的同时,也会发现巨大的发展机会。

  ■文/本刊记者 张 娥

  《圣经》中有这样一个比喻之说:建在沙上的房子会倒掉,建在岩石上的房子则会屹立不倒。

  对此,美国总统奥巴马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他认为,美国经济就像着火的房子。要重振经济,除了尽快灭火之外,还需要重建经济基础,从而打造一个“岩上之屋”。新的经济基础,指的就是低碳经济。奥巴马指望通过发展低碳经济,釜底抽薪地摆脱美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

  抛开美国与中东的恩怨不谈,奥巴马的确抓住了低碳经济的先机,成为这一新兴概念的代言人。目前,连中国A股市场都出现了“奥巴马概念”股,那就是新能源、低碳经济和智能电网三大类股票。奥巴马访华脚步未到,三大概念股已经涨声一片,充分说明了低碳经济的生机与活力。

  然而,奥巴马要抛弃的“沙上之屋”正是以石油为能源驱动力的经济。石油石化企业真的会如流沙般被低碳的潮水冲走吗?

  低碳外延与内涵

  碳足迹、低碳经济、低碳技术、低碳发展、低碳生活方式、低碳社会、低碳城市、低碳世界等新概念如同龙卷风,近来刮遍了全球的每一个角落。

  对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词—低碳经济,很多人理解为节能减排。表面上看,这样下定义似乎没什么问题,其实并不全面。因为低碳并不仅仅涉及节能减排,还有二氧化碳的价值开发、新能源开发与利用等诸多领域。

  中国人民银行梁猛博士认为,在我国,节能减排的含义是节约能源消耗和降低污染物排放。污染物的范围比较宽,但其中并不包括二氧化碳;同时,主要空气污染物二氧化硫属于减排的范围,但不属于“碳排放”的温室气体。碳排放,又称为温室气体排放。温室气体(GHG)是指大气中自然或人为产生的气体成分,它们能够吸收和释放某种热红外辐射,该特性导致温室效应。

  “低碳化包含两个方面含义。一是能源消费的碳排放比重不断下降,即能源结构的清洁化,资源禀赋存在着决定性因素。二是单位产出所需要的能源消耗不断下降,即能源利用效率不断提高。”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气候变化影响研究中心付加锋博士认为。

  “还必须澄清一些认识上的误区。一是低碳不是贫困,低碳经济的目标是低碳高增长;二是发展低碳经济不会限制高能耗产业的引进和发展,只要这些产业的技术水平在行业领先,就符合低碳经济发展需求;三是低碳经济并不一定成本很高,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很大一部分潜力是负成本的,并不需要成本很高的技术,但需要克服一些行为转变和政策障碍;四是低碳经济并不是未来要做的事情。”付加锋博士说。

  机遇挑战并存

  低碳经济是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在未来20年或30年,甚至一个世纪内,中国经济增长和发展都必须面临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一约束条件。面对这一约束条件,中国越早采取行动成本越小。

  “发展中国家如果不具备相应的低碳经济体系和低碳技术优势,则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压力下和西方强势的话语权下,很可能再次成为西方国家的新兴市场,而发达国家可以利用气候变化机会和本国的低碳经济优势继续主导国际体系。低碳经济将成为世界政治经济新一轮竞争焦点,近期讨论的碳税就是一次典型的体现。”同济大学研究院低碳经济与碳减排促进中心田建强认为。

  美国实行能源新政,希望中国也能够加入到减排行列中来,承担量化的指标,这对于中国来说是挑战,也是一个外部的动力。

  田建强表示:“由于低碳经济产业链中包括了可再生能源、建筑节能、新能源汽车、气候变化与碳交易等诸多新兴行业,因此低碳经济是一个可在未来高速发展的机会,也是世界各国经济的竞争高地。”

  欧盟、美国(尤其是奥巴马上台以来)等发达国家都提出以减排和清洁能源为核心的低碳发展计划,并逐渐实现对清洁能源和能源效率创新力的控制。

  《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六种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六氟化硫、氢氟烃和全氟烃。其中二氧化碳是主要的温室气体,大约占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80%。而目前碳排放主要来源于化石能源的使用,广泛产生于人类活动中。

  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碳排放系数递减。绿色植物是碳中性的,太阳能、水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以及核能属于清洁的零碳能源。

  因此,当前国内传统石油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短期内怎样在满足与日俱增的需求同时,控制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

  但长期来看,随着低碳化的推开,清洁能源的开发与利用,传统石油资源使用量将逐渐下降。设想50年乃至100年甚至更多年后,石油业是否会受到冲击?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向记者表示,从短期内来看,低碳经济对石油石化产业的影响不会很大,至于长期的影响,还要进一步研究。

  “之所以说短期内影响不明显,这是有数据支撑的。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技术能够替代石油,以生物质能的液态燃料来说,当前全球每年消耗的燃油是40亿吨,而全球每年的粮食生产才20亿吨左右,这其中只有4亿吨用作生产新能源。未来完全依靠生物质能是不现实的。在未来10年乃至20年内,交通运输工具燃料仍以石油为主,化工产品也还是用石油生产,其他替代能源根本无法替代,这也是现实。”李俊峰副所长进一步解释道。

  李俊峰还认为,尽管影响不明显,但石油石化企业仍然需要提高能源转换效率,大幅提高能效,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产品。

  石油石化企业在降低排放上的压力并不轻。

  中国政策坚定

  离今年12月联合国有关气候变化的哥本哈根会议越来越近了,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和谈论哥本哈根会议。一场意义重大、任务艰难、挑战严峻的绿色博弈即将来临。11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通电话时特意表示,中国认为,哥本哈根会议成功的关键,是要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京都议定书》,坚持发达与发展中国家“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此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9月22日在纽约表示,中国将进一步把应对气候变化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这是中国国家元首第一次在联合国讲坛上就气候变化问题阐述中方立场。

  具体措施包括:一是加强节能、提高能效工作,争取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有显著下降;二是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争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左右;三是大力增加森林碳汇,争取到2020年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四千万公顷,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十三亿立方米;四是大力发展绿色经济,积极发展低碳经济和循环经济,研发和推广气候友好技术。

  专家认为,从国家领导表态来看,中国政策立场果断坚决,体现了发展中大国的领袖带头作用。上述措施实施力度则将考验中国政府的政治远见和政策水平。

  目前国内已经实施的政策,主要是中央给企业的节能减排指标,但并没有让企业承担具体的量化减排指标,对各行业、各地区、各企业的初始排放配额无法确定。没有指标约束除央企之外的其他企业,只能鼓励企业发展CDM,通过减排来卖钱。这是负向的激励。正向的激励就是鼓励新能源的发展,给风能等补贴。管清友博士认为:“目前国内在低碳经济上的政策,正向和负向的政策都有,但比较零散,预计‘十二五规划’中会有具体体现,应会对碳排放强度等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规划中,形成国家战略,碳排放的指标会更具体。”

  中国人民银行梁猛博士认为,给企业一个碳排放的限额,企业有两种方式解决生产增长和碳排放量限制之间的矛盾。一是采用更先进的低排放设备,或者对现有设备进行低排放改造。二是就从碳排放限额富余的企业购买碳排放额。碳排放权价格集中体现了产出增长、排放限额和技术进步等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在政府价格信号的引导下,企业自主选择主动减排或者购买排放权额度。

  据国家发改委相关官员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在起草低碳经济发展指导意见,低碳经济发展将从呼声落实到产业政策。

  对于这份尚未出台的指导意见,田建强认为:“应该从以下方面给以规范和定义:一是开展行业或流程的能源强度与碳排放标准统计工作,并在统计的基础上确定基准值;二是规定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三是筛选和推广国家重点低碳技术及示范工程。”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