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羊城晚报:城管问题的源头在规定是否合理

2009年11月24日 14:58 来源: 羊城晚报 【字体:

  据媒体报道:安徽省合肥市的百名第一学历达到本科的城管队员上岗了,工作是开着车子巡查,也就是以诚“收摊子”,性质与前些时引发舆论关注的、成都市的“妈妈城管”相仿。但“妈妈城管”已纷纷辞职了,因为温柔执法往往遭遇到对方的不温柔,而这些大学生、以至研究生城管,是否能坚持以诚动人、以诚“收摊”下去呢?是否会在特定时刻屡屡成为恶性暴力事件的主角?

  其实执法行为本身是一种合法的暴力行为,尽管行政执法的对象为升斗市民,需要规范的具体行为一般不是太恶劣、社会危害程度有限,于是必须要谨慎使用暴力,乃至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使用暴力,然而,执法本身的暴力属性是不可能被改变的。以诚“收摊”,用诚意去摔破他人的饭碗,未必完全没有效果,却肯定不可能完全有效果,说完全有效果,基本为呓语,大约与提议警察不带枪而带喇叭去维持社会治安类似。

  公众并非完全不能够接受合法的暴力行为,否则不可能有军队、警察、公权,不可能有人类社会的形成,而公众之所以不仅能够在行为上接受合法暴力的规范制约,且能够在心理上接受合法暴力的规范制约,绝不单纯因为特定的暴力行为被现行法律条文允许,而主要因为越来越多的公众信仰法律条文本身的社会公平属性。即条文为所有社会群体、个人参与博弈的产物,为了实现各个群体共同的利益最大化而确立,执法行为必须恪守程序规定。

  城管行为之所以如此不招人待见,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相关条文往往单纯为部门意志、甚至是特定强势人物意志的产物,过于蛮横,过于武断,过于吹毛求疵,基本不被公众认可。即所执之法,被多数公众认定为恶法,认定为不合理、不人性,便是偶尔做到了执法以诚,并执法成功了,一样不会得到公众认同。

  以细节报道为例,法学专业出身的城管队员王文峰觉得农民工兄弟不容易,在让驾驶员简单清洗了一下轮胎后,放行一辆农用拖拉机,结果路面被掉下来的泥士弄花了,被队长结结实实训了一顿,而问题在于,路面为什么就不能被一点点泥土弄花一下呢?城市的道路,究竟是用来供公众使用的,还是用来给相关部门及强势人物观览、观赏的?城管队员王文峰的行为也许违纪、违章了,但城管队员王文峰的行为,是否正因为此而合理了呢?

  现实之城管问题的源头,是条文、规则是否合理的问题。脱离了这一问题,专门拿城管队员的个人素质说事,不仅是推卸责任,且在根本上,是对于部门意志、强势人物意志的维护。但凡有涉及城管部门或队员的暴力行为发生,公众之所以会不分清红皂白将板子打在城管部门以及队员身上,所特别强调的,就是条文、规则本身的不合理、不人性。

  因此决定了,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能保证所有公民群体、个人有机会坐到一起来,平等参与协商,形成为规则、条例、法律条文,明确为了达到彼此之间共同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必须让渡什么、坚守什么,一切执法行为,必须恪守程序规定。城市是千万人的城市,关于城市管理的规则、条文,归根到底,是千万人希望这个城市是什么样子,是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最大化,千万人能够容忍它变成什么样子,而不仅仅是科长、局长、市长希望城市是什么样子,能够容忍城市是什么样子。

  如是,则为立法以诚。相关执法行为,才是真正为了保证不同群体、个人的共同利益最大化而执法,才能得到越来越多公众的支持,有效降低社会矛盾爆发的频率与烈度,在特定的恶性事故中,即便在万不得已之时,被迫使用了暴力,但凡能恪守严谨、严密之程序规定,也并非不能被理解。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