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高诊费低药费 行得通吗?

2009年11月24日 17:21 来源: 每日新报 【字体:

  【换“汤”也得换“药”】

  医疗改革是一项全民关注、事关全局的重大民生工程,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医改经过了20多年的试探摸索后,至今还没有听到“满意”二字。200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课题组研究报告还曾得出结论:“我国医改基本不成功。”

  然而就在“医改不成功”的全国大辩论中,《改革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的意见》还是在国家发改委网站上公布了出来,并明确了医改的方向:高诊费低药费。

  该《意见》强调按照“医药分开”的要求,改革医疗机构补偿机制,逐步取消医疗机构销售药品加成。同时在改革过渡期间,逐步降低医疗机构药品加价率。

  乍看此内容,相信任何一个深受“看病难、看病贵”困扰的城乡居民都会鼓掌叫好。可高兴劲儿还没过,又看到此《意见》还提出要逐步提高中医和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诊疗、手术、护理等项目价格。说白了,就是提高医疗服务费用。这下,刚才还拍手叫好的朋友傻眼了。

  我想,此举的初衷无疑是好的。医疗服务区别于其他一般性职业,是知识含量极高的专业性领域,体现了医务人员专业的技术和劳务价值。一支合格的医疗专业队伍不但能减缓患者的病痛,更能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如果此类专业素质高、应急能力强的医务人员收入水平长期不尽如人意,势必影响我国医疗技术水平的发展与提高。所以,此举并非全无必要。

  但是,随着医改的深入展开,百姓最期望从各项政策中看到的,无非就是看病就医不再“难”,不再“贵”。而最担心的,也无非是此次医改如同以往的改革一样换“汤”不换“药”,最终使得诊疗费上去了,药费没下来。倘若真正解决了百姓的这两个困扰,恐怕医改问题离公众“满意”也就不远了。(李国惠)

  【医疗改革要有的放矢】

  医改问题走到今天,简单地肯定与否定,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无论是政府派与市场派的理念之争,还是补需方与补供方的路线问题,以及鼓励产权改革与引进民间资本的体制之变,都脱离不掉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政策初衷,以及让群众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实现“病有所医”、保障生命健康权的根本宗旨。可以说,基本面上的共识不必多言,但却也为医改勾勒出了一条底线,因为手段永远是为目的服务。

  “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源何在:政府的医疗投入总体上过低,且投入分配明显向大医院和经济发达地区倾向,医疗资源配置效率低;名义上的公立医院商业化倾向严重,被称为“医院掉到了钱眼里”。此外,更直接的问题还包括,使用虚假信息、医疗欺诈、医疗安全事故、破坏医疗秩序以及错综复杂的医药、医患关系。正如北大医改课题组负责人李玲所言,如今是“政府失责”与“市场失灵”。

  “高诊费低药费”的改革也需厘清一个基本问题:医疗费用是价格乘以消费量的。首先,不是药物价格越低越好,过度强制性地压低药价,打击的是民族制药业。其次,医患领域的理性选择是“买贵不买贱”的。高精尖的设施、仪器、专家名医的出场就诊,是一种品质与放心的保证,没有人愿意图小便宜去拿生命开玩笑。价格降下来,但消费量也会顺势上涨,人们会追逐一种安慰型的高诊费。最经典的例子就是,美国业内人士常说,他们有1/3的心脏外科手术是不必要的,但图的就是用在诊断与设备上的费用。

  改革是要改变缺陷,但不能改掉优势。咱现今的缺陷是商业化盖过了公益性。哈佛萧庆伦教授曾直言不要走美国老路,因为美国医疗业商业化太严重,普通国民苦不堪言。平心而论,咱的优势是在于有一套完整的、统一的公立医疗体系。关键是这套体系如何做到公益原则下的高效运作,并与现代的管理机制做有效对接。但若想使用打破重组的休克疗法,却并非是上策。我们最需要的是符合国情的“可支付得起的、可及的和可靠的”医疗体制。(王海越)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