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聚焦煤炭行业重组:“国进民退”五定位

2009年11月25日 00:01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最近山西、内蒙古相继对小煤矿进行兼并整顿,组织国有大煤矿收编民营小煤矿,出现“国进民退”现象。有人说这是“改革倒退”,有人则不赞成这一说法,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想从国有经济定位、国有企业定位、民营经济定位、兼并整顿目标定位、“改革倒退”定位这五个方面谈一点看法。

  (一)国有经济的定位

  过去,我们对国有经济的认识并不一致。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决定》,对国有经济有一个明确定位,即:“国有经济需要控制的行业和领域主要包括: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自然垄断的行业,提供重要公共产品和服务的行业,以及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的骨干企业。”这一定位将国有经济锁定在“三个行业两类骨干企业”之内。这一定位表明,国有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又表明国有经济不等于“公有制主体”,只表明国有经济主要控制“提供重要公共产品和服务行业”,这就大大缩小了国有经济的覆盖面,为民营经济发展开拓了空间。这是经过20多年改革开放的探索,才在全党取得的共识,应该说这一定位来之不易。但后来有关部门将其中的“自然垄断的行业”改为“重大基础设施和重要矿产资源”,这就扩大了国有经济的占有范围,挤压了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由于有了这一修改,煤矿属于“重要矿产资源”,所以山西、内蒙古等地方政府,便可以有章可循地将已经开放的合法的民营煤矿收归国有。

  (二)国有企业的定位

  在争论中,不论赞成“国进”,还是反对“国进”,都把这个“国”理解为改革以前的国有企业,而没有看到目前的国有企业与原来的不同。政企分开后的国有企业,已经不是百分之百的国有企业,有的已是股份制企业,甚至还有外国股份。原来国有企业的工资,全国是统一的,差距很小,基本上是平均分配,厂长的工资不能超过职工平均工资的几倍,企业没有自主分配权,企业的利润全部是国家的,企业没有支配权。政企分开后,企业是自治法人,利润不再上缴国家,可以自主分配,由此出现了高工资、高福利。全国7个垄断行业共有职工2833万人,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占全国当年职工工资总额的55%。高职者年薪几百万,甚至数千万,这些领导者既以企业家的身份获得高收入,又是国家官员享受着政府行政级别待遇,企业亏损不会跳楼,旱涝保收,退休后还享受省部级待遇,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

  在政企分开后,原来政府对资源的行政垄断,现在变为国有企业垄断。他们依靠政府给予的经营特权,对社会优势资源进行垄断,获取高额垄断利润,又从政府获取大量投资和银行贷款,并有股票上市融资的优先权。据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透露,我国社会总投资2007年为13万亿元,2008年可能超过17万亿元,2009年预计超过20万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投资(见《炎黄春秋》2009年第10期)。这些天文数字的投资大部分投向国有企业。银行贷款的80%用于国有企业。即便有这么多的优惠特权,仍然不能改变国有企业的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低效率、低效益的局面。况且,这些央企与国外企业相比能有多少自主知识产权、在劳动生产率和竞争力上又占到第几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企分开以后,垄断的国企已经异化为特殊利益集团,应是目前改革的对象,而不是做强做大的主体,这样的“国进”与我国改革的大方向背道而驰。

  (三)民营经济的定位

  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从“拾遗补缺”到“有益的补充”,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到中共十六大提出的两个“毫不动摇”,对其重要性的认识在不断加深,其作用在不断加大。目前民营经济提供的GDP已占65%、新增就业岗位已占80%、税收总额已占56%(见《民(私)营经济内参》2009年8月28日),可以说民营经济已占半壁河山。

  可是,有的人却忽视民营经济的重要性,提出“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是我党执政的重要基础”,难道已占据半壁河山的民营经济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不是我党执政的重要基础?这种观点显然是一种不顾事实的传统偏见,只强调国有企业的作用,忽视民营经济的作用。一味地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自然会形成对民营经济的挤压,不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目前世界金融危机给民营经济带来许多困难,国内出现的“国进民退”对一些民营企业更是雪上加霜,许多民营企业家把资本从生产领域抽出投向股市、楼市。如果因为我们的政策偏好,使一些民营企业家把资本从生产领域抽走,不进行增值、创造财富,而在流通领域进行保值,必然会影响经济发展,影响就业,这点应引起高度重视。

  (四)兼并整顿的定位

  政府为了社会利益对一些行业进行兼并整顿是必要的,也是政府的责任。但是,要明确几点,首先,兼并整顿的目的不是国有化,应是低耗、低排、低碳和绿色、安全、高效,应定位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目前对小煤矿的兼并往往以资源禀赋匮乏、不是再生资源、具有战略意义为理由,其实中国所有矿产资源均短缺,都是不能再生的,即便国营,资源也不会增加,也不会变为再生,散、小矿井也不会变大。为什么我们有的大油田、大煤矿租给国外企业开采,中国的民营资本就不能经营呢?应该一视同仁。其次,政府规划是合理的,但在兼并交易上要尊重市场原则,应依法、自愿、公平交易,政府不能定价、强卖强买。因为政府兼并面对的是两个法人企业,应由双方自愿交易,政府不能强迫。可是山西小煤矿的兼并就违背了这些原则。一是在产权交易中未遵循自愿原则。山西临汾某县通知被兼并煤矿负责人到县政府开会。会上,每人给一张纸,上面写着“我自愿将鬃煤矿卖给鬃集团公司”,既不见买方,又不知道什么价钱及何时交款(见2009年11月19日《中国经济时报》第8版)。二是在交易价格上未遵循市场原则,由政府定价。山西省政府2008年的83号文件、2008年9月28号通知,规定“对需要整合的煤矿矿业权价格评估,按如下方法计算:按2004年民营煤矿矿主缴纳的采矿权价款的1.5倍,乘以煤矿的储量。”而2004年的采矿权价款却是焦煤1.8元/吨,电煤1元/吨,乘以1.5后价款分别为焦炭2.7元/吨,电煤1.5元/吨。据业内人士估计,煤矿采矿权价格应在14—15元/吨,相差甚远,与山西省政府的出价相差5—10倍(见2009年11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第5版)。最后,不尊重物权,强买强卖。“山西省某些地方政府及国土管理部门对于拒绝接受整合的矿产人,动辄采用吊销矿业权、责令关闭矿山……不予办理矿业权年检及续产手续等威胁手段,逼迫拟被整合的矿业权人就范。”(同上)。这种用权力强制进行的不等价交易,是一种变相剥夺,是违法行政,大大损坏了政府的公信度。

  山西小煤矿出现散、乱、小问题,矿难不断,这不是所有制的问题,而属于管理问题。只要加强管理,提高管理水平,一些问题是可以逐步改善的。11月21日,黑龙江鹤岗新兴煤矿发生的矿难,目前已有104人遇难,说明国有企业也解决不了矿难问题。我们过去有一个传统观念,认为只要是公有制,一切问题都能解决,这是一种家长制的管理办法。而现在政府面对的是市场,产权已多元化,应学会用市场原则、法律法规来管理经济。这就要求管细、管合理、管科学,要改变那种大而化之、一刀切的管理办法。

  (五)“改革倒退”的定位

  认清这次“国进民退”是否“改革倒退”,首先应弄清我国目前经济体制改革还没有到位,大多数人认为还任重道远。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总趋势是缩小国有经济控制行业和领域,为民营经济发展开拓空间,实现产权多元化,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因而“国退民进”是改革的大趋势。而目前出现的“国进民退”,是逆改革取向而行,因而是一种倒退。

  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是一项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不可能一帆风顺,出现迂回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必需的。后退可以巩固改革前进的成果,后退可以纠正前进中出现的不足。正视后退是说明将来要继续前进,不能把后退当作目的。“摸着石头过河”,有时也可能向回摸,但这不是目的,目的不是摸石头,而是要过河。承认目前“国进民退”是改革倒退,并不是什么大棒,而是实事求是,其目的是为了继续推进改革。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