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国进民退无可否认 歧视制度亟待改革

2009年11月25日 02: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针对民众关注的“国进民退”现象,近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反驳,他认为统计局获得的数据不支持“国进民退”的说法。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王东京教授也撰写文章,质疑所谓“国进民退”。

  略加考察即可发现,马建堂提供的数据未必能支持他的论断。他所列举的企业单位数、工业总产值、资产、利润总额、税金总额和就业人数等等指标,都只统计到“去年”。而坊间关于“国进民退”的议论大约始于6月份,主要针对的是今年发生的新趋势。

  那么,今年是否发生了“国进民退”现象?像山西煤炭企业重组、国有的山东钢铁收购民营的日照钢铁、国有的中粮入股民营的蒙牛等这些事例,王东京教授认为这些都属于民营企业经营困难,双方自愿谈判,公平购并。 “民企老板不傻,股权卖给谁他会算账,只要人家最终决定卖,旁人是不必说三道四的”。这一说法有否定正义客观性之嫌。如果一个人是被置于特定环境下做出的貌似理性的决策呢?很可能是他处于正常状态下绝不会做的。

  国有企业收购民营企业的不少案例,比如严重亏损的山钢收购盈利能力极强的日钢,即便民营企业主是自己亲笔在并购合同签了字,也未必就能够说这是公平交易。问题的关键在于,当下中国整体的资源配置机制、市场管理与监管体系,乃是区别对待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在这种制度下,民营企业很多时候仍在遭到制度性、系统性歧视,天然地处于不利局面。比如,当日钢陷入困境的时候,如果它享有山钢那版融资便利权利,就完全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解困,而不是卖身于山钢。

  一些人不承认民营企业遭到了这种制度性歧视。他们认为,民营企业难以获得银行融资,并不是因为银行歧视民营企业:“今天国有银行已经改制,作为商业性银行,放不放贷人家有规矩,在商言商,她怎会管你姓公姓私呢?”假如中国的银行真的是如此商业化,天量信贷又是如何出笼?

  此番山西煤炭行业重组,引入央企资本、要求民营企业必须接受的规划,却以“山西煤炭企业太多,大大小小2000多家,安全监管防不胜防,不整合怎么管?而既然要整合,当然是以大并小”这种言辞来辩护似乎并不妥当,人们会问,为什么不能鼓励民营小型企业自行合并成为股份制公司?而只能以大并小?

  事实上,尽管官方多次强调,民营企业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主体地位,中国应当继续市场化。但是,仍有一些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作为一种制度的市场得以建立的前提是普遍的平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平等。这种权利的平等、制度上的正义安排,是无法用数字来统计的。不仅数据是事实。企业家的主观感受也是可靠的事实。

  而在权利平等的制度框架不完善的情况下,奢谈国有民营皆可进退的抽象原则,在现实中“国进”必然变成“某个行业有利可图时国进,无利可图时民进”。

  在中国还没有真正建立起以平等为前提的市场制度前,不必搬出什么数据来论证民营企业获得大发展的幻景了,也不要再强调什么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之间的自愿交易。当下的“国进民退”潮不仅是一个事实,也是由一整套法律、经济制度约束的系统性事件。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