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必须首先转变经济发展观念

2009年11月27日 13:46 来源: 《中国经济报告》 【字体:

  房维中(中国宏观经济学会会长)

  党中央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由来已久,但是转变起来很难。

  1982年党的十二大提出,把全部经济工作转到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这是党中央提出转变增长方式的开始。1987年党的十三大讲,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注重效益、提高质量、协调发展、稳定增长”的战略,归根结底,就是要从粗放经营为主逐步转到集约经营为主的轨道。1992年党的十四大更加清楚地讲,不要一讲加快发展就一哄而起,走到过去那种忽视效益、片面追求产值、争相攀比、盲目上新项目、一味扩大基建规模的老路上去。1995年党中央提出“九五”计划建议,强调了积极推进两个根本转变,并且写进了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2005年,中央提出“十一五”规划建议,进一步提出了加快转变增长方式,并且写进了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

  这就是说,转变增长方式的问题已经从十二大讲到十七大,经历了六次党代表大会。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增长方式依然粗放。今年上半年GDP增长7.1%,而投资增长33.5%,走的依然是主要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老路。

  转变增长方式从十二大讲到十七大,所以很难转变,必须首先从认识上找到根源。如果不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不从根本上转变发展观念,再继续讲下去,恐怕还是转变不了。不找到不能加快转变的根源就加快不了,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感到,增长方式转变不了有三个障碍:

  第一,对粗放增长方式的弊端揭露得不够,没有说到痛处,不痛不痒。因此,它还有市场,还令人留恋。

  经济工作中成绩和缺点往往是共生的,这边看是成绩,那边看就是缺点。GDP每年增长10%以上是很大的成绩。但能源资源付出的代价过大,环境污染严重,这又是缺点。只强调说成绩,不强调说缺点,而且不把两者联系起来,那就把粗放的增长方式美化了,连粗放的增长方式也变成成绩是主要的了。

  工业化给人类带来幸福,但大量地燃烧化石能源,搞高碳经济,也给人类带来灾难。地球温度上升,气候变暖,水旱灾害频发,物种减少,就是最大的灾难。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只讲一面不行。

  我们国家最大的一个国情,是人口占世界的20%,而陆地的土地面积只占全世界的7%,淡水资源还不到全世界的7%,资源和环境是经济发展的最大制约。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我们已经在全世界成为许多资源的最大消耗国,也是最大的污染国。这种国情就决定了我们必须加快转变增长方式,由粗放经营转到集约经营,由高碳经济转向低碳经济。转变不转变增长方式,决定我们国家的兴衰成败。不这样认识问题,就不能提高加快转变增长方式的自觉性。

  第二,GDP害死人。只要是你过分地追求GDP的增长速度,你的增长方式就转变不了。几十年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多少年来我们没有弄清楚好和快的关系。在实际的经济过程中,你要要求好,那就不能追求太快;你要追求太快,那就必定不会好。说追求效益就会忽视速度,这是一种悖论。只有效益好的速度,才是靠得住的速度,是可持续的速度,因而也是最好的速度。因为效益好而速度掉下来,那掉下来也是正常的。我们要的是效益好的速度。效益不好的高速度要它干什么?高能源消耗、高环境污染的速度,要那么高干什么?那不是越高越糟糕吗。

  不是讲一切经济工作转到以提高效益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吗,一切都要用经济效益来衡量吗,那就应当围绕“好”字做文章,效益怎么好就怎么做。如果第十个五年计划,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我们按照中央定的7%和7.5%的增长预期去做,那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么多的问题。我们应当维护7%、7.5%的预期速度,不应当为盲目发展的10%唱赞歌。

  我们现在鼓劲,成天是给干部鼓劲。什么跨越式发展,什么赶超的气魄,什么已经驶入了快车道,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真正的企业家才不听你这一套呢。你说要化危为机,他要捂紧腰包,看钱投下去能不能收回来。

  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小康社会应当是一个幸福的追求,要考虑定几个幸福指标,把追求GDP转到追求人的幸福生活。

  第三,体制是最大的障碍。我们现在的体制是,中央有中央的计划,地方有地方的计划,而且是以地方的计划为主,中央计划被架空。现在块块分割,画地为牢,而地方又在很多事情上政企不分,行政主导一切。国家计划委员会1952年成立我就来了,当时搞计划经济,后来是批计划经济。什么是计划经济?中央制定计划,然后层层分解,然后层层考核。现在不少地方的计划依然是指标层层下达,有的市区甚至把GDP和投资的指标下达到街道办事处,这是过去没有过的。层层压指标,追求GDP的高增长,增长方式必然是粗放的。

  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国家宏观调控下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而企业是市场的主体。不知道为什么GDP要政府承担责任,那效益好坏由谁负责?

  现代化的大工业,块块分割、画地为牢,这个在哪个现代化国家都没有。党中央1984年做出的第一个改革决定,就指出了原有体制的弊端是政企不分、条块分割。从那个时候算起到现在已经25年。政企不分的块块分割到现在仍然根深蒂固。党中央、国务院文件经常要求地方加强全局观念,体制不改,这都等于与虎谋皮。我认为办法只有一个,把社会化大生产的计划权和管理权,从地方手里面拿出来交给企业、交给市场,你只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中央早就说要打破政企不分,为什么你那里还是政企不分呢?

  事实说明,承认不承认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在国家宏观调控下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比政府配置资源更加合理,是不是真正把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交给市场,政府承担起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的职能,是不是实行“全国一盘棋”,宏观调控权集中到中央,还是让各个地区各行其是,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能不能得到维护的关键所在,也是经济增长方式能否转变的关键所在。只有认识清楚了这个问题,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快转变增长方式才能成为真正自觉的行动。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