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经济回升巩固但风险犹存

2009年11月27日 13:57 来源: 《中国经济报告》 【字体:

  政策如何结构性调整是关键

  ——2009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金融走势分析与未来展望

  *短期内中国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已大为降低,但是,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仍存在着诸多中长期的矛盾,这些因素相互交织,构成我国经济增长“不稳定、不巩固、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今年第4季度和明年初,主要经济指标同比增速总体将呈现持续显著回升。第4季度GDP增速可能超过10%,预计2009年全年GDP增速介于8.1%?8.5%之间。2010年GDP增速有望回升至9%左右的水平。

  *我们判断,如果说从今年第2季度看,谈宽松政策的退出为时尚早,那么现在可能已经需要开始对某些宽松政策的适时退出设计方案。另一方面,中国未来要关注和研究的不是经济刺激政策的“全面退出”问题,而是“有退有进”及“如何有进有退”的问题,“退”的是以货币信贷超常增长为标志的“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以政府大规模投资为标志的积极财政政策,“进”的则是加大对居民收入和消费增长、重点领域的投资增长以及降低民间投资门槛等方面的支持力度。

  2009年第3季度的最新数据表明,中国经济企稳回升势头进一步巩固,“全年保八”已无悬念。但我们认为,由于短期、长期内面临的一些矛盾和问题,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时点可能不在当下,而在监管层开始对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进行调整的未来。同时,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及中国于2008年四季度推出一揽子经济刺激方案以来,我们一直秉承的一个观点是,中国未来要关注和研究的不是经济刺激政策的“全面退出”问题,而是“有退有进”及“如何有进有退”的问题,这种结构性的政策调整方向和路径亦成为本报告的逻辑主线。基于此,我们强调,从目前开始,需高度关注刺激政策结构性退出和进入的形式、时点和节奏。

  一、结构调整仍面临矛盾,持续增长任重道远

  中国经济增长继2009年1季度触底、2季度企稳后,3季度更表现出进一步巩固的上升态势。尤为可喜的是,企业盈利、民间投资、社会信心以及货币结构等一系列指标的结构性变化,彰显良性、均衡的经济运行机制正在逐渐修复,内在活力不断增强,区域和产业结构也更加协调,短期来看中国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已大为降低。

  但必须强调的是,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仍存在着诸多中长期的矛盾,这些因素相互交织,构成我国经济增长“不稳定、不巩固、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一)中期内的增长性矛盾

  1.财政力量拉动难以长期持续

  从财政支付能力的角度来看,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不具有可持续性。2007年我国财政盈余1540亿元,2008年财政赤字1262亿,占当年财政收入的2%,当年财政赤字增量为有史以来最大额度。2009年1?9月份,我国财政支出共计4.5万亿,较上年同期3.6万亿多支出25%;我国财政收入为5.15万亿,较2008年1?9月的4.9万亿仅增长5%,支出和收入增长速度的一快一慢将制约政府投资能力的增长。

  从经济刺激政策对GDP的拉动效果看,短期内该政策可以对经济增长贡献显著,但是这一效果难以延续。2009年1?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中国家预算内资金达到8066亿元,根据2005年到2008年国家预算内资金的平均增速及中央1.18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数据测算,2009年和2010年国家预算内资金增速分别为83.94%和23.36%。基于上述数据,如果中央不大规模追加投资,2010年国家预算内资金增速将大幅回落,期望政府主导的高固定投资增速来持续拉动GDP增长并不现实。

  2.房地产市场能否成为持续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存在隐忧

  2009年7月份以来,在房价攀升和地王频现的同时,全国房地产销售面积开始止足不前。2009年7?9月销售面积分别为7.6、7.7和9.0千万平方米,连续三个月低于6月份的9.5千万平方米。作为房地产市场微观指示标的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的房地产销售也从2009年7月以来出现环比连续下降的局面。7月到9月,北京房地产销售面积环比分别下降8%、2%和33%,上海则分别下降17%、13%和2%。销售量的下降将直接影响到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引擎效应。尤其是目前民间投资回升主要依靠房地产投资拉动的背景下,房地产投资能否在明年保持高速增长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3.商业银行的天量信贷资金供给难以持续

  伴随着超常规信贷投放,境内中资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已呈现快速下降态势。今年1季度末,商业银行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从年初的12%和9.9%下降至11.3%和9.2%,6月末从几大行的数据来看,依然处在下降通道。在当前中国银行业提升资本充足率的渠道和手段有限而信贷资产转让渠道缺乏的背景下,商业银行的天量信贷资金供给难以持续,这不仅会在下一阶段影响对日益走高的信贷需求的满足程度,甚至从长远来看,会降低中资银行持续发展的能力。

  (二)长期内的结构性矛盾

  1.大规模投资后的供需失衡加剧

  虽然此轮固定投资超高速增长中有了很多投资结构改善的可喜变化,但重复建设、产能过剩问题仍很突出,有的甚至还在加剧。不仅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的传统产业仍在盲目扩张,风电设备、多晶硅等新兴产业也出现了明显的重复建设倾向。考虑到中国出口增长难以在短期内明显恢复(详见后文分析)以及未来大规模政府投资的逐步退出,产能过剩既是目前也将是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困扰中国经济的一大难题。

  2.三驾马车对GDP的贡献失衡强化

  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投资贡献一枝独秀,消费次之,而出口的贡献依然为负。2009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增长7.7个百分点,其中投资拉动达到7.3个百分点,最终消费拉动4个百分点。从一季度到三季度,资本形成对GDP增速的贡献稳定在6.3?7.3个百分点左右,最终消费的贡献率在3.8?4.0个百分点之间,净出口的贡献维持在-2.9?-4.2个百分点之间。

  从净出口看,出口形势的好转逊于全球经济的好转说明中国出口稳定恢复的难度可能大于预期。2009年第3季度,全球经济走出衰退,进入向复苏周期过渡的“转折阶段”,中国出口却未表现出与此相匹配的明显改善,主要原因在于:首先,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明显加剧,中国日益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其次,国际贸易融资环境恶化,尤其是中小型出口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上升;再次,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的消费模式转变制约中国的出口回升。

  从消费看,全面启动仍任重道远。2009年2月以来,在“家电下乡”等一系列强有力政策的刺激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保持了难能可贵的稳定增长,但与投资的超高速相比,却相形见绌。实际上,根据我们的实证研究,2008年末以来,我国消费率和投资率的差距有进一步明显扩大的趋势,而储蓄率却稳中有升尤其是2009年3月份以来迅速攀升的房价在相当程度上抑制了消费的全面性高速增长。如果未来不在医疗、养老、教育等领域加大投入和加快改革力度,则难以期待消费增速出现质的改善。

  3.国有和民间的失衡扩大

  首先,从消费的部门结构看,我们的实证研究表明,虽然中国的居民消费比例总体高于政府消费比例,但政府消费占全部消费的比例呈不断增加态势,而居民消费的比例则在不断降低,2008年底以来这种趋势有所加剧。从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在GDP中的占比看,我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已从1952年的65%降至2008年的35%,下降速度快于同期我国消费率的下降,尤其是从2000年开始,该比例下降速度呈现了加速趋势,而2008年底以来这种趋势亦有所加剧。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我国的政府消费占GDP的比重则呈现出上升态势,说明我国的政府消费在居民消费“相对缺失”的状况下起到了明显的“替代和弥补”效应。从投资的部门结构看,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有投资增速一直远远领先于非国有投资增长速度,虽然近期民间投资增速开始追赶,但两者之间仍然存在9.3%的缺口。

  总之,虽然短期内中国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已大为降低,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政府主导的许多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手段,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面临的产能过剩、结构失衡以及可持续增长后劲不足等问题和矛盾还需要下大力气加以疏导和解决。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