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玩具之都:旺季之后

2009年11月28日 14:10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去年金融海啸前夕,湖南人汤斌刚做起了玩具生意。

  在东莞常平镇京九玩具城,汤斌工作多年。前两年看见玩具店开得满满的,这个憨厚的湖南汉子起了一个念头:做玩具生意好像挺容易的。于是投了10万,招了10来个人,在镇上做半成品加工。

  作为小成本的新入行者,汤斌花了几个月时间在浙江、山东、河北等地方找到半成品货源,拿回来工厂填材料、缝口子。

  汤斌的工厂刚止住亏损,东莞樟木头合俊玩具厂就倒闭了。玩具界举足轻重的上市公司拉响了金融海啸的第一个警报。“世界70%的玩具来自中国,中国70%的玩具来自东莞”,这样的“赞誉”迅速成了企业和政府心头的大石。

  一年来,社会各界对东莞玩具业的反思是,中国玩具行业过于依赖OEM贴牌加工,产品附加值低、缺少自主品牌。反思之下,玩具企业开始进军国内市场,有能力的开始自主品牌研发。

  汤斌知道自己的家庭作坊是低端产业链上的环节,他说工厂要求不高,给附近的超市、精品店供货就好。“更多的生意就没法做啦。更何况,全亏了也顶多10万块钱。”汤斌说。

  传统旺季之后

  汤斌上个月购置了3万元的半成品,这天货到了,棉花、碎布、缝了个毛绒玩具堆放在店门口。闲来无事,汤斌自己动手将材料分类,弄得两手乌黑。

  京九城位于京九线上东莞火车站旁边,本是客流量大的地方,如今客人罕至。“站在门口一看,心就凉掉半截,人都没多少了。”汤斌说。京九城内也有半数店铺空置。

  今年5月,东莞劳动力需求量开始出现恢复性上升,经济回暖的声音开始传出。据东莞市全市7个劳动力市场监测数据,5月份开始,求人倍率(劳动力市场需求人数与求职人数之比)恢复到1以上。6月,进场企业增至6873家次,需求人数7.7万,进场求职6.4万人次。7月份,进场企业已经突破7000家次,需求总量也接近10万人次,市场求人倍率也一直维持在1.3左右的水平。据分析,用工情况反弹主要由于欧美国家圣诞节等节日临近,传统制造业忙于生产节日玩具礼品。

  进入11月,传统订单消化完毕,经济元气未完全恢复的状态又呈现出来。

  光大玩具厂“藏”在常平镇土塘工业区的村落,是个100人的小型加工厂,为国际著名玩具品牌孩之宝、美泰做半成品。

  该厂啤机组组长王先生介绍,夏天的旺季过后,生意又冷清下来。工人每天很轻松就完成了任务。光大不敢掉以轻心,谨慎选择能在30天、60天内结算货款的企业来合作。

  旺季毕竟给光大带来了一定资金的积累。明年春节后,光大玩具厂将会生产成品,增加研发组和装备组。这是因为光大玩具意识到:“只做加工,利润太透明。采购原料、原料加工、做版、做模具上面都可以挤出利润。”

  光大的计划是,成品制作依靠香港的贸易公司,对方想卖什么,做好图样,交由光大打版、做模。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产品适销对路。

  “否则自己从无到有地创造产品,需要冒的风险太大,光大这样的小工厂承受不起。”王先生说,“上市的大玩具厂才能做到,他们早已通过各种渠道摸清顾客的胃口。”

  而还有日子过得比较好的企业。位于东莞寮步镇的哈一代玩具厂董事长肖森林上个月就对媒体表示:订单多得忙不过来,周六日必须加班。当时哈一代的内销外贸比例是7:3。到了11月,内销占比进一步扩大,达到9:1。

  肖森林说:“现在生意更好!简直是八方来客!”他很庆幸哈一代及早走了内销道路。

  搭建内销渠道

  东莞市常平镇政府一位人士分析:“转内销需要解决两大问题:资金和渠道。外贸企业一贯以来按订单办事,不用考虑太多问题。现在必须花心思摸索国内市场的胃口,还要让国内民众接受自己的产品。”

  转战国内市场,哈一代玩具董事长肖森林形容为:“两万五千里长征再走了一次,也像是刘欢的歌——从头再来。”更换生产线、设计研发,耗钱耗力。

  最困难的是寻找客户。一开始,肖森林跟国内企业客户接触,对方却反应冷淡,“好像我们在做一件傻事”。肖森林后来为企业客户分类。他发现汽车、金融类等企业客户对玩具需求巨大,于是主攻这些企业,后来果然成了哈一代的主要客户。

  可惜企业客户给的生意多数是定做企业吉祥物等礼品,哈一代自主品牌的玩具尚未成为业务主流。早在2006年,哈一代就开始研发自主品牌玩具,成本中有80%用于做设计推广。尽管如此,自主品牌到目前依然亏损。

  在国内推销玩具不难,推销自主品牌的玩具才是真正的考验。

  被问及企业在金融海啸中的“受灾”程度,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广东省玩具协会名誉副会长梁钟铭不愿透露,他只是说:“整个玩具行业生意下滑了25%到30%。”

  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是东莞开办最早、规模最大的玩具企业。从1964年的家庭作坊到引入设备做圣诞树饰品,再到2002年以后通过收购国际玩具品牌KidGalaxy、Bendos,将其技术及零售网点收入囊中,龙昌逐步掌握了设计研发、精密模具制作和营销管理之道。然而,至今45年间,龙昌一直主打外贸牌。

  这两年,梁钟铭的属下感觉:“梁总的工作重心移到了在国内推广博思威龙教育机器人”。

  2005年国家教育部提出教育改革,计划开设“简单机械人制作”选修课,且每年指定5个省份作为试点。龙昌闻风而动,投资3000万研发智能教育机器人,取名“博思威龙”。

  博思威龙的材料有点像 “乐高”拼装积木。用基板、方条、齿轮、螺丝等搭建成各种机器人形态,加上马达、主控制板等控制器,就能实现程控、线控和遥控,指导机器人完成简单动作。研发后两三年,博思威龙用途不明确,产品更新并不快。

  教育机器人的产品很早以前在国外就有。Vex教育机器人久负盛名,是国外高校的教学内容,也是青少年国际机器人工程比赛的用具。但中国似乎没有教育机器人生存的土壤。

  推广前期,龙昌带博思威龙参展,跟科学协会参赛。普通民众接触不到博思威龙,“即使参赛团体也只认准Vex,不用博思威龙。”一位知情人士说。

  由国家推动的教育改革不了了之,博思威龙失去了重要的助推力。梁钟铭考虑了很久,认为博思威龙还是应该走校园路线。龙昌将博思威龙的推广目标定位为中小学,编写了四本教程,把机器人做成课堂学具,开始向学校推介。

  梁钟铭介绍,到目前为止,全国500多所学校认识了博思威龙。

  升级的困惑

  常平镇2008年出台的 《关于实施科技常平工程加快产业优化升级的意见》中写道:“未来3到5年是常平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推动科技创新,让自主创新替代资源和劳动力消耗成为常平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是常平经济成功转型的根本出路所在。”

  东莞市政府意识到企业转变生产方式的重要性。从2006年起连续五年每年投入10亿元,实施科技东莞工程。常平镇从2008年起连续五年每年投入5000万元,实施科技常平工程,推进产业升级和自主创新。

  常平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的名片背面印着对东莞市及常平镇科技工程的介绍。有关人员称,协助产业升级、科技创新是镇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镇政府科技办工作人员表示,参与科技工程的企业主要是信息产业类的企业,传统行业意向不大,玩具行业企业只有龙昌国际一家。

  据了解,科技常平的工作主要由科技办承担。这些工作主要有,为企业申办科普基地、资格认证等提供帮助,让流程更顺畅。

  对此,一家传统行业企业的工程师陈先生认为,科技工程更多地停留于表面,企业争取到的资格认证更像是标签。“例如,工程师的职称评定,个人是没有动力去考的。因为在东莞找工作,职称帮不了太大的忙。积极申报工程师资格的是政府和部分企业,而且企业出面申报的话,基本都能成事。”陈先生说,“但是这能增加企业科技含量吗?不见得。”

  一位玩具行业的资深人士也表示,传统行业的创新需要再定义,“它可能是一个玩法用法的创新,不一定是科技、工艺上的进步。”该人士进一步提出,“从市场需求来看,内销玩具的设计要做到多高级,企业心里也没谱。因为这种产品在国内市场未必好卖。”

  刘志伟(化名)在东莞做了8年玩具经销商,产品全都来自广东另一个玩具生产基地——汕头澄海区。“那里做的玩具价钱低廉、外形花哨,更符合内地市场。”刘志伟说。

  最好卖的玩具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翻斗车。这款玩具车的大车轮闪着五彩光,能够翻跟斗、跳跃。玩具外形与“喜羊羊与灰太狼”无关,仅仅是车身贴有这套动画片的照片。

  刘志伟三年来向该厂家进货,见证了它从一家作坊型工厂迅速成长为产值过亿的企业。

  “如何用内销弥补外贸的萎缩,是整个玩具行业在思考的问题。”梁钟铭说。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龙昌的雄心还不止于此。梁钟铭表示,龙昌未来一定要打造出能走出国门的品牌。

  除了通过多种资格认证强化品牌信誉,梁钟铭靠自己给产品做宣传。他积极地给媒体介绍博思威龙,还动用教育家的思维进行说服:“中国的孩子应该多动手,多参与。而且不要把比赛当成一定要拿冠军的事情,而要看到过程中学到什么。失败不是耻辱,是礼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