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为下一个30年经济发展把把脉

2009年11月28日 14:18 来源: 解放日报 【字体:

  过去30年,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中国经济的发展一点不为过,未来30年,中国要继续保持快速的发展步伐,走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是非常关键的,下一步怎么走?政府在思考,学者在辩论,百姓在追问。

  事实上,猝不及防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提前、集中把许多矛盾许多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容不得我们回避。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实行了“促增长、调结构、保稳定”,促进经济增长的一揽子计划,这些政策措施已初见成效,中国经济呈现出积极的变化,不过经济复苏的基础仍显脆弱,一些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烧退了,但炎症难去。上周六,由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中国经济:未来30年”国际研讨会在上海召开,记者在会上听到了很多乐观的声音,国内外知名学者、经济学家、投资人、金融和商界人士都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至于过程,当然是充满挑战的,如何加快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如何加快城乡一体化的进程等等焦点问题都有可能影响或者决定最终能取得的成果。

  “十二五”调整,抓主要矛盾

  把未来30年再做一个划分的话,接下来5年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启动第12个五年规划(2011年-2015年)的研究编制工作时已经明确,“对自身经济结构进行重大调整已成共识”。那么,“十二五”的调整之路应该往何处去呢?

  “十二五”的主线应该是什么?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答,应该是新城市建设或者说新城镇建设,其核心是城市化或者说城镇化。目前,中国城镇化的比例每年提高6-8个百分点,速度很快,再过20年,我国的城镇化水平估计达到60%以上,30年后可能达到70%以上。“问题是我们的城市化是畸形的城市化,这是造成我们目前所有问题的根源,这是主要矛盾。”华生说,我们现在贫富差距在扩大,主要是因为城市人口与农村人口收入差距在拉大,有部门的统计说是3倍左右的差距,社科院的统计为5倍之多,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肯定是不足的。我注意到,我们的消费需求下降最快的不是城市居民,城市居民的消费占GDP的比重改革开放以来基本维持不变,下降最大的是农村居民的消费,从占GDP约30%下降到只有8%。此外,包括城市房价快速上升等一系列问题,都与畸形的城市化密切相关。

  那“畸形”表现在什么地方?表现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脱节。城市的工业化在发展,面积扩大了好多倍,但是市民没有增加多少,进来的人是农民工,他们的子女留在农村成为留守儿童,这种现象显然是不能持续的。正常的城市化是把农村人口变成城市市民,没有市民人口扩大的所谓城市化其实就是畸形的、扭曲的城市化。如果是正常的城市化过程,这么多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成为市民,我们今天就不会面对消费需求和产能过剩的严重矛盾。所以,华生认为,今后30年的核心,至少在前10年到20年,我们要用来解决过去30年已经形成的畸形的、扭曲的城市化进程,这样,贫富差距、消费不足和人口质量等等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纠正现在畸形和扭曲的城市化,这应该是“十二五”计划的核心内容。围绕着新型的城镇化,我们需要进行联动的改革和发展模式的转变,抓住主要矛盾,达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目的。

  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史蒂芬·罗奇在研讨会上直言不讳:“展望未来30年,‘十二五’也就是2011年到2015年将是中国一个伟大的转折时期。”现在,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消极影响仍未完全退去,中国正在苏醒,中国正面临着伟大的机遇来转变经济的重心。过去3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有一个非常好的模型———由强劲的外需来推动经济增长,但这场经济危机告诉我们,主要靠外需来推动经济将成为过去,这并不是中国的错误,而是一种自然的变化。中国现在的出口和固定投资占到GDP的80%,而个人的消费低于35%,这样的结构对于任何经济体都是不可持续的增长。史蒂芬·罗奇引用温家宝总理的话,“中国表面上很强大,但是事实上中国经济越来越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他认为,面对这种不稳定、不可持续的宏观经济结构,中国要由出口为主导转变为以内需推动增长的经济。

  史蒂芬·罗奇分析,中国居民的个人消费占GDP的百分比,2008年是35.3%,这一水平比其他发展中的亚洲国家要低20%左右,而2000年开始,中国家庭的储蓄率却从27.5%增长到2008年的37.5%。“有人告诉我,储蓄是中国人DNA里的东西,我不太赞同这种说法,我认为这个问题必须在接下来的‘十二五’里面得到解决。尽管储蓄率在上升,可中国从2000年以来经济增长非常迅速,68%的家庭对他们的储蓄水平感到满意,也就是说,其实人们储蓄率的上升有很大部分是因为对未来保障的不确定和缺乏安全感造成的,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就是这样的问题,这必须要由我们用新的模型来解决。”史蒂芬·罗奇通过中国、印度两国数字的对比,来给我们开出药方———“十二五”计划里,必须提高第三产业的比重。中国的服务业在所有产业中占的比例只有40%,这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是比例比较低的,而印度目前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接近60%。

  从出口、投资到消费、服务,在第12个五年计划中,中国经济如何转型?史蒂芬·罗奇强调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是完善社会保障。中国经济无疑会继续不断增长,在这背后就需要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支持,建立一个完整的网络,并且让我们可以获得的保障金不断增加,这需要长期的努力。第二,必须使农村家庭的收入不断增加。换句话说就是缩小收入差距,使国民的收入达到某种平衡,减税、返税、土地改革等措施都可以考虑,这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最终目标。第三,规划大规模的服务业蓝图,大力发展消费业。依赖外部需求实际上是一种外部的增长而不是内部的增长,中国的内需启动起来的话,一定会推动更快速的经济增长。总之,中国经济需要一种平衡,未来5年,要达到稳定,趋于平衡,中国必须拉动内需,减少盈余的储蓄,降低贸易顺差。

  过去30年中国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未来30年,如果能解决好以上这些问题,不仅对中国有好处,对亚洲有好处,对整个世界也有好处。史蒂芬·罗奇显然是乐观的,“现在是中国的时代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