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陈净:跳出三鹿的死胡同

2009年12月01日 07:09 来源: 国际金融报 【字体:

  30万结石宝宝的赔偿问题是健康与社会文明的考量,但数百万奶农的谋生之业能否继续则是生存担忧。孰轻孰重?无法计量

  在三鹿结石宝宝的赔偿问题上,简单的寻找对错方,是件不容易的事。

  指责政府忽悠了30万“祖国的花朵”是不正确的,至少是片面的。依照当前的司法程序,企业宣告破产后,偿还的依次顺序是员工的工资和社保,此后是抵押债权,最后是偿还普通债务,这其中包括患儿的赔偿部分。从这一方面来说,这是法律的规定,既然如此规定,这个判决就是合理的。

  但随着判决书一下,结石宝宝的赔偿希望也就破灭了。在赔付了员工的工资和社保,银行贷款之后,三鹿没钱了。讽刺的是,呼唤多年的法律法治,在这次破产程序中得到了最“严格”的执行,最后得到的却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一方面,企业的破产不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走,最后肯定是大多数人下岗,少数人得利。但另一方面,我们努力执行法律程序时,就必然造成一个事实,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法律在这里似乎走入了一个死胡同。要跳出这个圈,我们必须要有更高更远的视野。仅仅只看到三鹿,几个官吏,就无法从更大视野观照真正的事实。

  有句熟话: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将这句话套用在三鹿问题上,“三聚氰胺”的检测是个问题,“结石宝宝”的赔偿更是问题,政府从来就没否认过这些发展中的问题存在。但问题如何解决,不同角度有不同的方案。一味如批评家所言,把“结石宝宝”的赔偿解决得干干净净了,然后再整装前进,看似合理,其实难办。关键是奶农等不得,整个奶业等不得。有一点是必须明确的,三鹿有问题不是说所有牛奶不能喝了,食品安全有问题也不是要整个奶业为此陪葬。

  可以想象,30万“结石宝宝”的赔偿诉求是一个怎样的天文数字?把涉嫌三聚氰胺的22家奶企都卖了,估计也不够。也许有人说可以通过政府赔偿,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当地政府也是连带责任人。三鹿公司虽然名为股份制公司,但实际上也是政府所有,不能说,在赚钱与掌权方面是全能型政府,而到了该承担责任的时候,就变成了全能型无责任了。

  但回头一想,政府的钱从何而来?实质上也是老百姓一分一厘缴纳的,政府有资格赔偿这个赔偿那个吗?要求政府把“结石宝宝”的普通赔偿提升到赔偿的最高优先等级,是不是又重新倒退回“有法不依”的境地?毕竟我们要看到,一个三鹿倒下,除了30万“结石宝宝”需要赔偿,同时还有更多奶农需要扶持,有更多地区的产业经济政策需要调整。

  30万结石宝宝的赔偿问题是健康与社会文明的考量,但数百万奶农的谋生之业能否继续则是生存担忧。孰轻孰重?无法计量。因此,只看到结石宝宝,看不到更大群体的奶农,对于他们也不公平。毕竟三鹿是猝死的,其“遗体”还有价值,这也逼迫政府迅速切割三鹿。在切割了那些“病瘤”,比如枪决直接当事人,判罚三鹿领导、免职或者调离几个中层的官吏之后,剩下的依然是一个有活力的企业实体这一具体价值,我们可以从三元紧急筹集10亿元上演“蛇吞象”来体味一二。

  当然,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不能成为一句虚言。坦率地说,有些官员拿这个理由搪塞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为了发展,我们赢了GDP,赢了大局,但同时也牺牲了很多,三鹿问题也是其中之一。但同时又不得不认识到,我们还没有推倒一切重头开始的能力与时间。目前而言,在三鹿的“遗体”上更快更好地发展,才是当务之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