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农产品涨价,何人得益?

2009年12月01日 15:02 来源: 羊城晚报 【字体:

  此前要求农民为了国家的工业化建设牺牲,忍受工农产品剪刀差的盘剥,以及现在对市民进行道德讹诈,要求市民忍受涉农产品的过高价格,都是不恰当的。这样的道德讹诈维护的,绝非是农民利益,而主要是无益而高昂的社会运行成本,是万千种不道德的特殊利益。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在“百年中国经济:回顾与前瞻”论坛上表示,面对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应该叫好,我国目前不存在通货膨胀,今年年内物价都将保持平稳。

  三句话中的每一句,都值得商榷,本文只评述其第一句,即是否能盲目地为农产品价格上涨叫好。

  姚景源总经济师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农产品价格为市场终端的交易价格,在我国交易渠道不通畅、中间环节繁多的前提之下,终端交易价格的高低,与中间商对农民的一手交易价格高低,可能是关系极其微弱的。

  这些天,报道说广西的香蕉滞销,产区售价竟跌至0.2—0.3元/斤,而外省的我们,有多少机会能吃到价格在1.5元/斤以内的香蕉呢?中间差价如此之大,决定了终端销售价格将主要决定于中间环节各因素的变化,而并非主要与一手交易价格的变化有关。特定前提之下,终端销售价格飙升,甚至可能建立在一手交易价格下降的基础上。有如一根油条的价格,借着前年食用油的价格飙升而飙升,接下来,食用油价格猛跌,油条的价格却没有继续与食用油挂钩跌下来,但食用油价格猛跌却马上会反应在相关农产品的一手交易价格上。

  次则,便是一手交易价格的高低,未必等于净收入的高低。以农药化肥涨价为核心的生产成本飙升,可以轻易导致净收入在总收入提高的前提下降低。

  又次则,农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实际不决定于绝对净收入的高低,而决定于收入与符合社会经济发展之生活质量的成本的比例。极端情况下,如果福利保障体系更加完善,各项生活成本大幅下降,即便净收入也下降,只要幅度不大于生活成本的下降,生活质量也会是稳步提高的。当然,通常情况之下,应该是福利保障体系更加完善,而净收入涨幅超过具体生活成本的涨幅,即为许多经济学者强调之良性的轻微通胀状态。反之,如果净收入涨幅低于具体生活成本的涨幅,则无论净收入涨幅有多大,生活质量都是下降的,为恶性通胀状态。

  农民收入、农民生活质量,与涉农产品的终端交易价格,为不同的概念,前者直接关系到农村、农民,而后者,尽管也关系到农村、农民,却不仅仅是关系到农村、农民,乃至并不主要关系到农村、农民。

  以涉农产品的终端交易价格为切入点的话,必须实施分解,其中合理成分多少,包括农民收入、中间商正常收入,等等;其中不合理成分多少,如从广西运一箱24斤香蕉去北京,批发价可以卖到16元,貌似比广西高得多,但这箱香蕉的包装费和运费就要12元,仅除去此项费用,中间商的实际所得就不足0.2元/斤了,5万多斤的一车香蕉,就要亏两万余元,看来,物流成本实在太高,而物流成本太高,显然因基础物质如成品油等价格过高,因各项税费、过路费过高所导致。对市场交易价格实施分解的目的,就是为了压缩不合理部分,降低社会运行成本,使得所有社会群体受益,包括消费者,包括生产者,也包括中间商。中间商付出的也是劳动,有劳动就应该有收获。

  混淆涉农产品终端交易价格与农民收入、农民生活质量间的区别,特别容易形成道德讹诈,似乎抱怨一下涉农产品价格过高就是不尊重农民、不关心农民疾苦了。事实上,社会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是整体的发展、进步,绝不会建立在特定群体作出不必要牺牲的前提之下。此前要求农民为了国家的工业化建设牺牲,忍受工农产品剪刀差的盘剥,以及现在对市民进行道德讹诈,要求市民忍受涉农产品的过高价格,都是不恰当的。这样的道德讹诈维护的,绝非是农民利益,而主要是无益而高昂的社会运行成本,是万千种不道德的特殊利益,任何一个群体都将因此受害,包括农民群体在内。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