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资源类公共产品定价须坚持公平分配和负担原则

2009年12月01日 23:47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企业叫穷,政府叫冤,公众叫苦。这似乎是水、气、暖等资源类公共产品领域长期存在的一种状态。

  多年来,资源类公共产品特别是水、气、暖等的供给企业一直声称生存在亏损之中。

  2006年,资源类公共产品价格曾有过一次上调,当时的目的是“弥补企业亏损”。2009年的这一轮涨价,众多城市相关企业的理由也是说自己在亏损。

  企业深陷亏损怪圈

  现行公共产品价格是按照成本加利润的方式制定的,由于成本信息不对称,无法准确审核企业所公布成本数据的真实性。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刘满平在11月23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评价说:“这样就可能出现一种结果:一些企业可以从增加企业的开支中获取更多的个人或企业收益。”

  由于缺乏成本约束机制和有效监控,加之企业缺乏加强管理、降低成本的积极性,容易逆向激励企业加大成本支出甚至是虚报成本,“这样做可以通过提价进行冲销”。价格随着成本的增加而提高,而成本的增加又缺乏相应的约束,以致成本越增越多,价格也越提越高,最终形成“亏损——补偿——涨价——亏损”的生存怪圈。

  “这个怪圈的形成,主要是与我国资源性产品的定价机制有关”,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董小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说。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公共产品一直是政府提供为主,公共产品提供企业基本通过各级政府补贴生存,提供的产品本身并不盈利”,董小君说,但是随着市场改革的推进,政府补贴逐步减少,这些企业生存困难,需要提高价格,否则市场将出现公共产品提供不足的局面。

  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社会政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关信平于11月26日通过邮件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说,资源类公共产品的生产企业往往由于垄断、政府控制等原因,缺乏市场竞争机制,因此对内部经营的效率重视不够。他们一旦出现亏损,要么政府埋单,要么就通过涨价的方式来实现平衡。但如果缺乏竞争和缺乏重视内部管理的机制,即使在政府买单或涨价后,这些企业也还会再次陷入亏损。

  建立科学、合理的公共定价体系

  一个公共产品市场,是由政府、经营企业和消费者三者组成的,其中供给方是政府和经营企业共同组成的。刘满平分析说,衡量公共产品提供是否有效的标准,既包括是否保证市场供应与优质服务,也包括公共产品的是否节约与合理利用,其中的关键问题是科学有效的定价机制。

  刘满平说,对于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肯定不应该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应是效率与公平的统一。而对于由经营企业提供的公共产品,不能漠视其“利润最大化”的存在,如果不允许企业合理追求利润,限低其产品价格,不仅会加大政府的财政负担,还会影响公共产品提供的数量和质量。因此,对于经营企业提供的公共产品,应在承认其合理获取利润的基础上,按照受益原则进行定价或补贴。

  关信平建议,在公共产品的定价问题上,政府应该确保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尤其是低收入和特殊困难群体的基本需要,同时能够约束人们不合理的高消费,还要能够有利于激励公共产品的生产,并且还要防止出现过大的政府公共开支。

  “在确保处于垄断地位的企业保持一定利润的同时,要防止它通过垄断地位盲目涨价”,董小君说,合理有效的公共定价机制不仅可以克服由于垄断经营而引起的各种弊端,促进公用事业企业生产效率和服务质量的提高,而且通过合理定价,让资源性产品价格反映企业的生产和运营成本,并保证企业微利。

  “只要形成竞争机制,市场会自行解决准公共产品的短缺与过剩问题”,董小君认为,市场会自动形成均衡价格,从而也就不会有“政府定价,企业赚钱,百姓埋单”这样的指责。

  另外,在推出资源产品价格改革之前,可以先完成相关的配套改革。资源产品价格改革的基本框架应包括四个部分:即上游的资源税和暴利税改革,下游的燃油税和资源性产品市场定价机制的改革。资源税和暴利税的改革应是资源产品价格改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政府在公共产品定价问题上应谨慎决策、兼顾各方利益,这是共识。刘满平认为,公共产品价格调整必须稳步推进、分类进行。必须坚持利益和成本由全社会公平分配和负担的原则,不能让价格调整的全部或大部分收益由企业等某一部分群体获得,成本则完全由消费者和下游行业来承担。必须要与其他制度改革配套进行,不能只涨不跌、只提价不补贴,要“避免单纯提价”。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