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迪拜寓言:地产泡沫离我们有多远

2009年12月03日 05:41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美国《新闻周刊》曾在2008年8月以名为《迪拜最后的狂欢》的封面文章,预言了迪拜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但是因为迪拜的房地产业多由迪拜世界这样的主权投资机构垄断经营,外界普遍认为其背后有阿联酋这样的产油巨头财力支持,房地产泡沫不会很快出现。

  11月27日,周五,全球股市遭遇重创。中国股市也继续下挫,上证指数全天大跌2.36%。

  这种历史罕见的恐慌性下跌源于此前迪拜世界(Dubai World)的一纸推迟还债的声明。

  11月25日,迪拜当局宣布,受巨额债务困扰,其主权投资实体迪拜世界公司将重组,公司所欠约590亿美元债务将至少延期6个月偿还,延期债务占到迪拜政府全部约800亿美元债务的3/4。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迪拜债务危机最终引发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股市的一日危情。

  泡沫是如何吹大的

  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拥有世界上第一家七星级酒店、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是不折不扣的奢华的代名词。

  但美国《新闻周刊》曾在2008年8月以名为《迪拜最后的狂欢》的封面文章,预言了迪拜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但是因为迪拜的房地产业多由迪拜世界这样的主权投资机构垄断经营,外界普遍认为其背后有阿联酋这样的产油巨头财力支持,房地产泡沫不会很快出现。

  维持迪拜神话继续下去的前提是:房价上涨。可惜的是,金融危机后,根据德意志银行的统计,迪拜楼价自2008年高位急跌一半,而瑞银报告预测还会再跌30%,返回2008年的水平将需时数年。房价下跌,直接把迪拜打回了原形。

  在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向松祚看来,迪拜危机与其他金融危机异曲同工:皆是大规模举借外债、扩张货币和信用、货币和信用大规模流入房地产市场和股市。泡沫破灭。价格急泻,投资收益付之东流,还债资金来源枯竭,之后要么赖债不还,要么延期偿债或债务重组。

  “毫无疑问,迪拜属于后者。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迪拜的铺张浮华的商业模式注定会毁灭,但由于人们假定政府会支持它,就使投机者们蜂拥而上。”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国家风险分析师赵昌会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投资者认为,国有公司债务拥有不言而喻的主权担保。”

  但事实是,阿联酋迪拜酋长国政府11月30日公开明确表示,政府对“迪拜世界”的债务不负有责任,因此不对其提供担保。尽管阿联酋拥有大笔的主权财富基金(仅阿布扎比就有6000多亿美元)。

  这不是一场虚惊

  海湾主权财富基金濒临债务破产,引发了全球资金对新兴市场风险的担忧,并波及到受流动性和美元套利热钱推动的欧亚股市、汇市和商品市场。

  在赵昌会看来,迪拜债务危机预示着,世界可能要面临一个债务压力和社会动荡相互交织的高风险周期。目前的相对平静可能只是发生剧变的前奏。

  《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则向时代周报表示,下一个危机和泡沫将是美国国债市场,美国国债泡沫迟早是要破灭的。全球央行利用法币的信用,大量印钞来挽救金融危机,填补房地产泡沫破灭的窟窿,货币泡沫将成为下一个泡沫和危机的根源。

  “其实,迪拜世界的债务危机对金融系统的破坏力远不能和雷曼兄弟破产相比。”长江商学院教授周春生向时代周报表示自己的信心,“打个比方,如果说雷曼兄弟的破产是非典时候的第一个病例,那么现在非典已经得到控制,迪拜的债务危机只是还没治好的一个表现,对市场的影响只是暂时性的。”

  在周春生看来,迪拜的经济模式很特殊,与中国等新兴市场完全不同。迪拜原来只是一个有14万人口的沙漠小城,现有总人口140万,95%是外来人口。除了自由港吸引转口贸易以外,迪拜几乎没有实业。“所以一旦出现危机,内部很难消化。”

  “如果说迪拜危机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指突然出现的小概率事件)的话,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欧洲,对于中国股市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调整时机。”展恒理财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闫振杰向时代周报表示自己的乐观。

  在闫振杰看来,支撑国内股市反弹的基本面—中国经济增长趋势没有改变。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李晶则向时代周报表示,虽然受到迪拜世界信用问题和全球经济形势波动的影响,A股市场在短期内出现震荡盘整,但国内市场流动性仍非常充裕。从中长期看,经济基本面依旧向上,政策基调维持不变,依然看好A股市场。

  与此同时,一些大型银行和企业立即澄清自己不持有“迪拜世界”发行的债券,或宣布与“迪拜世界”没有业务联系。目前唯一承认自己损失严重的可能就是,占迪拜华商十分之一的温州人。一则无法核实的消息称这些温州人被蒸发的财产约合20亿元人民币。

  在各专家和金融机构一边倒地分析澄清迪拜危机的影响后,周一亚太股市大幅反弹,沪深股市也一扫连日阴霾,双双大涨逾3%。

  房地产泡沫并不遥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迪拜危机将促使投资者谨慎看待主权债务;投资者为稳妥起见随即撤离该国,中东投资风险大增;由此产生的巨额热钱,可能流向中国。”赵昌会告诉记者。

  此前,主权财富基金模式因为投资低效、不透明和非市场化受到投资者的诟病。相比迪拜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的中投公司也经常被指责,其多以指令性投资的方式参与市场博弈。

  对于充溢乐观情绪的中国房地产业而言,用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马光远的话,迪拜这瓢冷水的确来得太是时候了。“如果没有迪拜神话的倒下,中国民众还将在房价暴涨的疯狂中透支着自己可怜的未来。”

  在马光远看来,迪拜危机最大的“范本”意义,莫过于这种高度依赖投资和房地产的发展模式和中国的相似性。

  据总部设在迪拜的亚洲商务电视台董事长王伟胜介绍,2001年当地一幢独立别墅每平方米只要8000元,到金融危机之前,房价涨至最高峰,每平方米涨到4万多元。普通公寓的价格在最高时也达到了每平方米两三万元人民币。“但这远不及北京及上海的房价上涨。”“糟糕的是,除了房价上涨遥遥领先外,空置率也同样惊人—竟然有地方能超过50%。迪拜危机影子随处可见。”

  而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房地产业约占GDP的6%。

  “一言以蔽之,此次迪拜债务危机是房地产泡沫的必然结果”。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对时代周报称,迪拜债务危机事件对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有重要警示和借鉴意义,房地产业要防止泡沫,绝不能被作为投资工具。

  在迪拜债务危机成为焦点之时,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迪拜塔”建筑工程也接近尾声。十年前,德国经济学家劳伦斯总结出一个“摩天大楼指数”:大厦建成,经济衰退。

  中国农业银行战略管理部日前发布的研究报告里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高楼建成之日即是市场衰退之时。因为摩天大楼往往是经济上升时期政府和企业过分乐观、过度投资的一个象征,而这些大型项目投资周期较长,在其建设过程中资产泡沫和经济繁荣就已经达到顶峰,随之而来的就是泡沫的破裂和经济的衰退。”

  12月1日,SOHO中国的CEO张欣在微博上写道:上周五股市大跌是黑色星期五,但今天又升了回去,这样本来周末正在反省迪拜世界违约的炒家胆子一下又大了。我真是担心!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