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钱袋子”鼓起来 “消费”马车才能跑起来

2009年12月05日 04:1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扩内需,促消费,最根本的还得看老百姓的“钱袋子”有多鼓。

  近日,人民日报撰稿,晒出了不同行业的民众收入状况。令人担忧的是,在收入提高的同时,百姓手头的“闲钱”并不见长。

  淮北打工者一提起物价和孩子的学费就叹气;看天吃饭的富锦种粮大户最担心的就是腰包没“底儿”;重庆的白领望着涨幅减少的薪水单说,无薪假期倒是增加了;沈阳工程学院的田老师在期待事业单位工资改革尽快到位……“现在的收入仅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家里没点储蓄总不行吧。”田老师的一句话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在扩大内需依然紧迫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政府陆续出台的刺激政策已不可持续,真正制约着百姓消费能力的正是那并不太鼓的“钱袋子”。如何让普通劳动者“劳有所得”、“干有所值”,让“消费”这架马车动力十足?《每日经济新闻》邀请了3位专家,为您详细解析。

  观点摘要

  谈收入:虽然不同的统计方法得出的数据不尽相同,但是劳动报酬率(居民收入/GDP)逐年下降的趋势是毋庸置疑的。普通劳动者收入确实提高得不够快。

  谈分配:我们现在拉大了的收入差距,是由分配制度的不合理造成的。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应通过税收等规范手段适当调低;低收入阶层收入的不足应通过社会救济、社会保障措施填补。

  收入逐年差距拉大

  NB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9.3%,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则达到15.3%。可见,虽然收入增长了,但依旧赶不上消费额的增速。

  狄煌:这并不奇怪,因为消费额不仅指居民的消费部分,还包括集团消费,再加上今年像“以旧换新”、“家电下乡”这样刺激消费的政策力度不小,在利好政策下释放出一些以前没有实现的消费需求,而实际居民支出肯定小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但排除这些因素,普通老百姓的确感觉到支出的增长比收入快,风险和压力在增大。同时,环境和未来的诸多不确定因素都决定了百姓还不敢轻易减少储蓄率。如医疗卫生、教育等方面的负担较重,房价的过度增长,这都无助于储蓄率的降低。

  NBD:据了解,从1988年至2007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从7.3倍上升到23倍。城乡居民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问题多年来一直备受关注,但未见缩小,反而不断拉大,这是为什么?

  贺铿:是的,部门之间、行业之间和个人之间都拉开了差距。这种情况政府是知道的,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解决不了。而且相关管理部门到现在为止,也没拿出硬措施,譬如国企老总都归中组部管理,年薪是完全可以划出上限的。另一方面,我认为应该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狄煌: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善的。90年代中后期开始,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垄断行业的问题日益凸显,随着它们越做越强,和一般行业的收入差距自然越来越大。

  NBD:没错。在一些垄断企业里,普通职工的年薪是社会一般劳动者的数倍。我们也听说过,存在垄断性大型国有企业在亏损时向国家要钱,盈利时则占为己有的现象。相反,中央财政很少能进入民营经济体系。

  贾康:政府将投资更多地偏向公共基础建设和一些大型国有企业,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后期对支持民营企业,特别是小企业的机制要快速跟上。一旦跟不上,挤出效应就会抬头。所以,如何消除垄断、消除门槛,推进民营企业制度创新等都应有待考虑。

  此外,一些观念也需要改变。政府大包大揽一些重点工程是不合适的。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之初,本考虑让一些民营企业加入,而且当时各地方政府都表示欢迎。但当4万亿扩张性财政政策宣布后,很多官员变脸了,这与我们的政策初衷是背道而驰的。政府花钱应该不与民争利,应花在能引导民间资本的开销上,这样形成的政策合力,才能把政府的资金投放放大,企业和居民收入才能水涨船高。

  普通劳动者收入提高不够快

  NBD:近30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扣除价格因素后年平均增长8.8%,但于同期GDP9.8%的速度比,仍相对滞后。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2008年中国居民消费率 (居民消费/GDP)是35.3%,仅为美国的一半,甚至低于印度。人民日报认为,是“干得多,挣得少”制约了百姓消费能力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几位专家怎么看这个问题?

  狄煌:虽然不同的统计方法得出的数据不尽相同,但是劳动报酬率(居民收入/GDP)逐年下降的趋势是毋庸置疑的。一方面,整体分配总量不足以使内需扩大,另一方面,从结构上讲,分配差距过大的现象也没有扭转,这些都是制约消费的因素。普通劳动者收入确实提高得不够快。

  贺铿:从初次分配结果看,过度依靠基本建设投资增长来支撑经济增长,严重影响了资本形成率与最终消费率的客观比例关系,这一结果是相当不合理的。居民消费率低,是因为劳动报酬率低。现在为什么内需不足?就是因为居民的收入分配不平衡,没钱消费。

  NBD:财政收入每年都在递增,其幅度与工薪阶层的收入增长几乎没有可比性。如果老百姓手头没多少钱可以用来消费,那么出台再多的刺激政策也只能是事倍功半,政府和企业应该如何让利于百姓?

  贾康:有一种观点认为,政府收入所占份额的提高是一种恢复性增长,而且现在的占比与国际上相比也不算太高。但近年来,企业的比重为什么一路走高?特别是大型企业,带来了资源收入的急剧上升,却没有纳入公共收入这个大盘子,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狄煌:我认为,有一种情况会迫使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加快,就是当外需已不足以支持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扩大内需”成为唯一的出路。目前看来,虽然出口情况逐季好转,但仍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要保持消费需求的可持续性,就迫切需要提高普通劳动者收入水平。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