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环球瞭望:哥本哈根 发展中国家不得不算五笔帐

2009年12月09日 10:24 来源: 人民网-国际频道 【字体:

  12月7日,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变化峰会开幕,围绕如何通过碳减排让地球“降温”一事,各参加国的博弈在不停地升温,甚至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这种博弈体现在多个层面,既有碳排放大国家之间的博弈,也有碳排放现实受益国(工业化国家)与受害国(沿海低地国家及雪山国家)之间的博弈,还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碳减排方面的博弈。事实上,从《京都议定书》,到巴厘岛路线图,再到哥本哈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直存在严重分歧,作者认为,这两个阵营在碳减排方面的博弈结果将成为这次哥本哈根峰会能否达成有效协议的最关键因素。

  事实上,在这场博弈中,发达国家是既得利益者,拥有着强大的碳话语权与主动权,它们拥有资金、技术、产业方面的优势,可以通过发展本国的清洁产业及碳排放转移的方式做出“高调”的姿态,借助这种优势,“居高临下”地对发展中国家提出了超出发展中国家现实及承受能力的不合理的要求。哥本哈根峰会的主办国提出“要求2050年减少全球一半的温室气体排放,并把2020年作为碳排放的顶峰年”的草案就是这种思路的一种表现。

  面对发达国家的咄咄逼人,发展中国家并无更多选择,一方面要据理力争,绝不可能对发达国家的要求做出无原则的让步;一方面又不应该放弃作为全球气候公民的责任,因此,发展中国国家应该在不得不的状态下去算好五笔帐,以争取一个权利与义务相平衡的局面。

  我们来看看发展中国家要算的这五笔帐是什么?

  第一笔,历史帐。全球气候变化在今天之所以会成为一个对人类文明造成重大威胁的问题,主要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不断向大气中排放有害气体的结果。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是通过较早进行工业化,通过高密度的碳排放而实现其今天的经济地位的,目前大气中的有害物质约有80%是西方国家历史至今排放的结果。因此,面对今天的全球气候问题。西方发达国家要负主要的责任。发展中国家应该理直气壮地要求西方发达国家为其历史上的排放行为负责。正如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特恩所做的那个比喻,一场盛大的宴会,不能让最后只赶上喝了一杯咖啡的穷亲戚一起费用平摊,西方发达国家必须要更多“买单”。

  第二笔,发展帐。在工业化的发展模式下,碳的高密度排放是经济发展的必然副产品,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可能逾越这样一个阶段。当发达国家通过早期的工业化高排放阶段进入后工业化时代之后,再以自己的低排放密度来要求发展中国家,无疑就在牵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以“堂而皇之”的理由来避免新兴国家的崛起对发达国家形成挑战,维持目前发达国家处于全球利益高端的格局。面对这样的情况,发展中国家必须要坚持自身的发展权,要求发达国家担负相关的责任。

  第三笔,人均帐。关于碳排放有三个衡量指标,碳排放总量、碳排放密度、人均碳排放量。在目前的年碳排放总量居前的国家中,中国、印度、印尼等都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以总量为依据要求发展中国家制定明确的减排计划,这显然是不公平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要发展,就不可能像发达国家那样实现较低密度的碳排放,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多是人口密度高的国家,中印就是世界第一第二人口大国,这必然导致碳排放总量方面出现一个较高的数字。发达国家以碳排放总量限制来要求发展中国家,无疑就避开了自己在人均碳排放量方面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的事实,比如美国的人均碳排放量是中国的三倍以上,却试图要求中国执行碳总量减排标准,这是一种既推卸自身责任,又对中国的发展进行曲线限制的行为,中国应该与所有面临同类压力的发展中国家一起发出共同的声音。

  第四笔,转移帐。西方发达国家在较早完成了工业化之后,通过产业升级,将低端的高耗能、高排放行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将本国的碳排放行为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表面上看似本国减排了,但是世界的碳排放总量并没有减少。发展中国家付出了高排放及环境污染的代价为发达国家提供它们所需的高耗能低附加值产品,却又要承担起减排的重任,这显然是不公平的。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不但不积极通过技术、资金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碳排放问题,反而提出征收“碳关税”的建议,以环境保护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发展中国家同样要与发达国家算好这笔帐,应该理直气壮地要求发达国家为这种碳排放的转移担负责任。

  第五笔,责任帐。上面四笔帐都是算给发达国家看的,要求西方国家正视自身责任,为碳减排做出更多的努力,同时,发展中国家也要跟自己算一笔帐。固然目前的世界气候问题当中,发达国家负有主要责任,这并不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就可以在碳排放问题上面无视自己的责任。毕竟地球是一体的,人类社会不可能只通过部分地方的碳减排努力就可以实现全球气候问题的解决。作为发展中国家既要考虑本国的发展阶段,据理力争在碳减排方面维护本国的利益,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应该在碳排放总量、碳排放密度、人均碳排放量方面寻找一个平衡,为全球气候问题的解决作出努力。

  作为发展中国家阵营的成员之一,中国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国之一,中国必须以积极的姿态响应与加入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治理和国际协议。因此,在哥本哈根会议召开前十天的11月26日,中国政府宣布到2020年将把单位GDP碳排放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0%到45%,以此体现中国对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的那样,中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哥本哈根会议“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取得公正、合理、可实现的成果。”

  围绕碳减排,世界各国的博弈显然不会只限于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这次峰会,一次会议也不可能解决复杂的全球气候问题,但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在与发达国家的碳博弈中能够认真算好以上五笔帐,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在实现本方的发展目标与担负起世界气候公民的责任之间取得平衡,就是最适合的选择了。

  相关专题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