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2010年“保增长”前瞻

2009年12月09日 12:31 来源: 《中国经济》 【字体:

  保增长依然是明年的主要任务。保增长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实行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启动投资,尤其是生产性投资;启动消费,尤其是提高居民收入。

  从目前已有的数据来看,今年增长速度保持在8%左右已经没有问题。

  关于明年的经济形势,首先的问题是,明年我们的任务是不是继续保增长?我认为明年的任务还是要继续保增长,我们的增长压力还是很大。经济下滑的压力现在恐怕仍然存在,因为明年出口不可能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在内需还没有起来的时候,一个重点问题恐怕还是要继续想办法保增长。那么如何保增长?入手点仍然是调整宏观政策、启动投资和启动消费,但需要在今年的基础上做一些调整或变更。

  更多地动用财政政策

  第一个方面是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今年我们的主要对策包括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我的感觉是,今年的货币政策过于宽松,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原来定的是17%左右,实际最后达到30%左右,而这么多的货币出来才带动了8%左右的增长。如果2010年的货币政策的动作幅度仍然太大的话,可能容易出现币值不稳定的情况。另一重要制约因素是,虽然我们几年前已经剥离掉1.4万亿呆坏账,但是实际上呆坏账的压力仍然很大,稍有不慎国有金融机构又有可能重新陷入以前的困局,因而我国不宜过多使用货币政策。我认为在宏观政策上,明年应该实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多地动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则最好提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稳定的货币政策。

  积极的财政政策就是借债。我们现在借的数量并不大,差不多到今年年底是6万亿国债。按照欧盟国家的标准,一个国家借债可借到GDP的60%(美国和日本的国债占GDP的比重都远超此数),我们去年的GDP是30万亿,借60%的话可以借到18万亿,现在借6万亿相当于GDP的20%,还有40个百分点的空间。因此,即使明年货币政策有所收缩,经济增长速度有下降的风险,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也能够顶上来。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现在借债已经很高了,中央政府6万亿,加上地方政府大约16万亿,总共是22万亿,按欧盟标准这样显然高了。但是欧盟标准不适合中国。因为欧盟国家是私有制为主的国家,还债主要靠税收。而中国的国有经济则仍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我们那么多国有资产,像矿产资源和土地资源值300多万亿,借这点钱算什么?应该可以突破。

  应该看到,对于我国这样的高储蓄国家来说,使用财政政策可以起到“一石三鸟”的作用。首先,可以通过国家举债的方式将储蓄转化为消费和投资,减缓高储蓄带来的负面效应;其次,国家举债也为居民的高储蓄找到一个投资渠道,可以提高人们的收入,从而促进居民消费,促进转向消费导向型经济;再次,国家通过举债启动经济,相当于通过向富人借钱为穷人提供就业机会,提高穷人的收入,从而有利于调节贫富差距,且这种调节不会危及效率,反而能推动效率与公平的结合。

  多用财政政策适合中国储蓄高的国情,在这点上,中国和美国有重大区别。美国公众几乎是零储蓄,因而过多动用货币政策不会引发财富缩水,而我们是居民高储蓄国家,动用货币政策过多会引发公众财富缩水。

  进一步的问题是,如何更有效地使用财政政策?

  首先要把握好财政收入的使用方向。要区分一般性财政收入(各种税费收入,及国有资产和国有资源转让和运营收入等)的使用和国债收入的使用。

  在一般性财政收入的使用上,要继续实现六个转型:一是从生产型财政到公共性财政的转型,二是由重增长轻就业到重就业的转型,三是由重基础设施建设轻保障到重保障的转型,四是由重外需轻内需到重内需的转型,五是由重总量轻结构到重结构的转型,六是由重国有经济轻民营经济向重混合型经济转型。

  在国债收入的使用上,则要完全以启动经济为核心,将国债收入完全使用到有利于启动经济的方面:一是国债收入要向公共产品投资倾斜,而且在公共产品投资中,不仅要重视基础设施,而且要更加注重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二是国债收入要向有利于促进就业的方向上倾斜,把保就业作为国债收入的重要的使用方向;三是国债收入要向有利于提高居民收入和启动居民消费的方向上倾斜,例如可以对居民减税和对居民消费进行补贴,以提高居民收入和促进居民消费为重点;四是对于用于启动生产性投资和用于结构调整的国债收入,主要是要在启动二字上下功夫,不能代替企业进行生产性投资,更不能代替企业进行产业转移,而是要以财政补息和减税等方式实现对生产性投资和结构调整进行导向,要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不能因为启动经济而恢复传统计划经济体制。

  其次,要加大对财政收入使用过程的监督和约束。一般性财政和国债收入的使用都要严格监管,后者尤有必要。需要坚持三条原则:一是国债收入坚决不能用于政府行政开支,实行收支专门管理,严防以各种方式将国债收入用于政府消费,确保国债收入能真正用于启动经济,而不被挪为他用。二是坚决打击权钱交易,防止国债收入在使用过程中出现腐败,在用于基础设施投资过程中尤其需要严格管理。1998年我国用国债收入启动经济时,曾经发生过大量权钱交易现象。三是要防止垄断趋势的加剧。国债收入往往会被用于国有经济投资,因而我们主张国债收入原则上不能作为资本金投入国有经济(特别是垄断趋向很重的国有经济),国有经济的资本金原则上只能来源于国有经济的利润,不能来源于一般性财政收入,更不能来源于国债收入。国债收入若要投资于国有经济之中,只能作为债务资金。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