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怎样看待中国的高投资率

2009年12月09日 15:24 来源: 《当代金融家》 【字体:

  利用中国高储蓄的有利条件扩大投资,大力推动城镇化进程的发展,最终是有利于中国消费的发展和宏观经济平衡实现的

  从1978年至今,中国投资率平均为37.3%,到2007年更是高达45%以上,总体上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判断投资率高低的标准十分关键,不能离开储蓄率水平去单独判断投资率的变化。从我国的储蓄情况及世界发达国家工业化发展的历史规律比较来看,我国现在的高投资率是有高储蓄率作为基础的,是符合一国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投资率趋于上升的一般变化规律的。

  怎样判断投资率的高低

  (一)储蓄率是判断投资率高低的基本标准

  一国投资率的高低不能简单地围绕投资率本身的同比或者环比来判断,也不能简单地用国际平均水平去比较,而应结合本国的国情特点,以储蓄率为参考。宏观经济均衡的条件是“储蓄=投资”。一国经济有多高的投资率,取决于它有多高的储蓄率。如果没有储蓄率的支撑,再低的投资率也是不可取的;相反,如果有储蓄率作为支持,再高的投资率也不可怕。

  一般来说,一国的投资规模基本上由其国内的储蓄规模决定,但由于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同及当今世界经济的开放性特征,一国的投资规模又不是完全决定于本国的储蓄规模,它可能利用各国经济发展阶段的差异性,使自身的投资规模与自身的储蓄水平出现阶段性偏离。有的时期,投资率可能大于其自身的储蓄率,出现对外负债引进外来储蓄补充国内投资所需的情形;而有的时期,投资率可能小于其自身的储蓄率,出现对外资本输出,把自身的储蓄资源借给他国使用的情形。

  在一国工业化城市化尚未成熟的时期,是投资率相对较高、国内储蓄水平不足以供应投资所需的时期,这时一般靠对外负债引进资本,补充国内储蓄,加快现代化进程。而当经济进入工业化城市化成熟时期后,国内投资效率低于资本输出效率,此时国内的储蓄往往倾向于借给别国使用,一国资本对外输出。因此,当今世界,总体上是发达国家的资本向发展中国家输出,发展中国家经常通过引进国外储蓄来加快国内发展。

  但是,由于对外负债总是以偿债能力为前提,对外引进储蓄的规模不能脱离一国的偿债能力,发展中国家必须使自身的对外负债水平处在安全范围之内。因此,从根本上说,一国的投资主要取决于国内储蓄。国内储蓄是本国居民为了未来福利而愿意放弃的即期消费,因而具有相对稳定性和向投资转化的倾向性。在本国居民储蓄规模范围内进行投资,不会因国际金融市场状况变化而引发债务危机,有利于保持本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也可以避免经济金融主权的丧失,有利于维护本国经济金融的独立性和安全性。

  当然,为了加快自身的发展,在国内储蓄不足以支撑投资的增长时,一国也可以考虑适度借债来满足国内投资的需要,但是,运用外债的规模要控制在自身的偿还能力之内。因此,储蓄率就成了决定和判断投资率高低及合理与否的根本标准。

  (二)对1993年以前和以后我国投资率问题的新判断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一国投资率的高低,只能依据自身的储蓄率来确定,只要没有超过国内的储蓄率,再高的投资率也是安全的;相反,如果超过了储蓄率水平,投资率再低也不一定安全。

  从这个角度审视我国投资率的历史变化,就会发现1993年之前我国确实存在投资率过高的现象,虽然没有超出我国经济的对外负债能力,但国民经济经常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控制投资率和对外负债水平的问题。1978-1993年我国储蓄率基本维持在30%左右,而投资率基本维持在30%-45%的水平上运行,所以那时宏观调控的主要课题是如何适当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防止投资过分超出储蓄率进而出现过度负债的问题。

  但是,1993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成功,我国储蓄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趋势,这为我国投资率的提升准备了条件。1992年我国储蓄率只有35%左右,2007年我国储蓄率上升到51%。同期,我国的投资率也由36.6%上升到42.1%,但与储蓄率的上升速度相比,我国的投资率上升不及储蓄率的上升,储蓄率和投资率的缺口从1992年的5.5个百分点扩大到2007年的8.9个百分点。针对这种储蓄率与投资率缺口持续扩大的趋势,基于储蓄率的判断标准,1993年以来我国的投资率不是高了,而是低了。

  (三)我国高投资率的变化趋势符合一国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投资率演变的基本规律

  从不同收入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化进程与投资演变规律来看,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程度的上升,及工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上升,不同收入国家的投资率均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倒U型过程。

  以最具代表性的中等收入国家为例,19602000年是其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高度提升的一个阶段,平均工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从1960年的76%上升到2000年的90%。同期投资率从1960年的20%攀升到1980年的27%,随后逐渐下降,至2000年达到最低点25%,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倒U型趋势(如表2)。在对低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的调查中同样发现类似的规律(如表1、表3)。如低收入国家1960-1980年投资率从19%上升到31%,随后开始下降,1990-2000年,投资率从31%下降至23%;高收入国家1960-1980年投资率从21%上升到24%,随后又下降到2000年的22%。

  从人均收入水平衡量,我国当前处于中低等收入国家,从低收入国家转向中下等收入国家,我国的投资率不断上升,到目前为止符合投资率演变的倒U型规律。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国投资率增幅还低于其他国家从低收入水平转向中下等收入水平投资率的平均增幅。1996年我国人均GDP约为680美元,按世界银行当年的收入分组标准,中国进入下中等收入国家。19962004年,进入下中等收入阶段后我国的投资率年平均为39.1%,改革开放至1995年的低收入阶段我国投资率年平均为35.9%,也就是说由低收入国家转向下中等收入国家投资率整体提高了3.2个百分点。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2004年投资率水平,全部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投资率为22%,下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投资率为31%,这可以理解为一个国家由低收入阶段转变为下中等收入阶段,投资率平均提高9个百分点,自1990年以来这一差距一直不低于4个百分点。因此结合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工业化程度)的演变,我国投资率上升速度远低于经历同一转变过程的其他国家的整体水平,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