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不能再无视中国企业高税费负担

2009年12月13日 23:04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宏观经济学供给学派理论认为,减税和轻税可以刺激投资、增加就业。阐述税收负担与企业投资积极性关系的是“拉弗曲线”,其理论是由“供给学派”代表人物、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商学研究生院教授阿瑟·拉弗提出的。该理论主张以大幅度减税来刺激供给从而刺激经济活动。

  供给学派理论认为,税收政策是影响生产要素供给和经济活动的重要因素。经济行为体所关心的并不是获得的报酬或者利润总额,而是减掉各项纳税后的报酬或者利润净额。在累进税制条件下,边际税率(对收入增加部分征课的税率)又是关键因素。因为经济主体是否多做工作或者增加储蓄和投资,要看按边际税率纳税后所增加的净报酬是否合算,而税率变动影响经济行为体是通过相对价格变化实现的。

  在消费需求不足、失业率较高时期,为了刺激经济、增加就业,英美等许多国家都采取过减税的政策。在英国,1979年撒切尔夫人执政之前,其经济处于持续的高失业率、高通货膨胀率和低经济增长率的长期滞胀困境之中。1979年,撒切尔夫人上台后,她为了摆脱困境,毅然放弃了凯恩斯主义政策,转而推行货币主义的经济政策,从控制总需求、增加总供给两方面着手,采取了以下几项具体政策。

  一是削减所得税,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鼓励私人资本的发展,以增加供给。二是紧缩政府支出,控制财政赤字,争取财政状况逐步好转。为此,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从转让公共财产中得到一笔收入,同时减少国家财政对亏损企业进行补偿的负担,以缩减财政支出。结果出现了经济稳定增长、失业人数逐步减少、劳动生产率有所提高的利好局面。

  从美国的历史看,1980年1月到1982年的11月,美国处于战后的第七次经济危机之中,通货膨胀率将近10%,1982年的失业率高达10.8%。里根上任之后,提出了一揽子经济复兴方案:削减个人所得税税率和公司所得税税率,同时对企业厂房和设备实行加速成本回收制度、缩短折旧年限(具有减税功能、延迟税收收取功能和加速技术和设备更新功能);减少政府限制企业活动的规章条例,减轻企业负担并降低成本;消减联邦开支、减少预算赤字,拟在1984年实现预算平衡。

  从1982年12月起,美国经济逐渐走出衰退,经济复苏势头比战后历次经济复苏都强劲有力,截至1988年5月,美国经济持续增长65个月,成为战后和平时期经济增长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2000年以来实施减税政策的有美国、德国、法国、比利时、加拿大、澳大利亚、阿尔巴尼亚、波兰、爱尔兰、哈萨克斯坦、印度、巴基斯坦、意大利、马来西亚等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这次减税风潮具有一些共同特点:降低所得税税率(或税负),包括公司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2008年底开始的新一轮金融危机中,美国、英国、巴西、韩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减税政策,以求刺激投资和企业经营,从而保持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

  就中国的情况来讲,税收负担的地区分布比较复杂。一是东部地区出口得到80%以上的出口退税,也就是说,其税费占其GDP的比重似乎很高,但是退税实际上降低了其GDP的税费负担;二是北京地区的GDP税负很高,原因是许多大型国企和银行将其属下公司的独立法人取消,这样相当多的各地分公司创造的税收被集中交到北京;三是地方政府收入中,越是中西部地区,其收费罚款占其税费总收入的比重越高,由于税率对每个地区的企业都是统一的,而费负在地区间的分布不同,对各地创业、企业和就业的影响较大。

  笔者通过对2007年全国各省(区、市)非税收入占全部税收和非税收入比例进行了分析,结论是,一个地区,收费和罚款越多,其个体、微型和中小企业的发展就越困难。2007年,北京、上海和天津的非税收入分别占财政收入比例为4.07%、5.54%和9.60%,其每千人拥有个体和私营企业数量分别为22.39户、32.72户和9.25户;而湖南、西藏和甘肃的非税收入占财政收入比例分别高达30.4%、30.42%和33.55%,其每千人口拥有个体和私营企业数量分别只有1.9户、1.44户和1.93户。

  数据表明,非税收入越高,个体私营企业就越少,城镇就业就越困难。2007年北京、上海、浙江和江苏等地的非税收入比率分别为4.07%、5.54%、17.12%和18.51%,其城镇人口从业率分别为57.8%、39.9%、44.3%和37.7%;而河南、广西、江西和湖南等地的非税收入比率分别为26.23%、27.81%、30.03%和30.40%,其城镇人口从业率分别为29.8%、27.9%、29.8%和28.1%,属于城镇人口就业较为困难的地区。在全国税率统一的情况下,实际上影响个体和私营企业创业和经营的,最为重要的因素是税外的收费和罚款。

  因此,政府对投资、创业和企业的税费率越高,投资、创业和经营越受到抑制,每千人拥有企业数量就越少,失业率就越高;反之,每千人拥有企业数量就越多,失业率就越低。这是一个规律,不能视而不见,更不能违背规律而行之。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