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模式”难以摆脱的桎梏

2009年12月15日 16:31 来源: 《中国报道》 【字体:

  三大矿山企业占据全球80%的铁矿石贸易量,其集中程度较高,而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60%的依赖度则是被国内成百上千的钢厂和贸易商分摊的。

  铁矿石谈判的“中国模式”们面临着内外双重桎梏,如何在国际供需市场上的博弈中胜出,还需从国内钢铁业的整顿开始。

  11月17日,武钢与委内瑞拉矿业集团公司达成首个铁矿石中国价格,并低于三大矿山(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和力拓)的首发价。在2010年铁矿石谈判即将拉开序幕之际,作为国内五大钢企之一的武钢率先拿到首份“中国价”的国际合同,这无疑是中钢协提出铁矿石谈判的“中国模式”后提振中方士气的一剂良药。

  然而,整个铁矿石市场现货价格的提升和海运费的暴涨给中国的谈判又增加了外部压力。目前的市场形势似乎又回到了以往谈判的原点,“中国模式”能否在新一轮谈判中有所收获,连续6年在铁矿石谈判桌上的被动局面能否有所改善,业内人士对此还无法判断。在争取铁矿石定价权的同时,除了改善与相关国家的关系外,掌握必要的谈判策略,选择有经验的谈判代表也相当重要。然而,“攘外必先安内”,规范国内的钢铁企业,加快淘汰与重组,提高谈判的话语权则显得更为迫切。

  失衡的“话语权”

  中国自1981年开始进口铁矿石,到2003年,已成为全球第一的铁矿石进口国。2008年,我国进口铁矿石4.4366亿吨,占全球海运铁矿石的比重约52%。而这些进口的铁矿石中,60%以上都来自全球三大矿山企业。作为三大矿山最大的买主,中国理应在铁矿石的价格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可事实上,这些年来中国在铁矿石的价格谈判上始终没有得到过“中国价”。

  目前,全球铁矿石的交易分为长期协议和现货交易两种方式,分别采用长协价和现货价。巴西和澳大利亚矿基本采取长期协议的交易方式,通过年度谈判,确定每年4月1日到次年3月31日期间的铁矿石的交易价格。而印度矿主要是采用现货交易的方式,现买现卖。

  长协价的谈判分为亚洲和欧洲市场。其中,亚洲市场主要由日本钢铁业的代表新日本钢铁公司、韩国钢铁业代表浦项制铁公司及中国钢铁业的代表宝钢集团同全球三大矿山进行谈判。欧洲市场由欧洲钢铁业的代表法国阿赛洛公司与三大矿山谈判。这一谈判方式的特点是,任一买方与卖方经过谈判在价格上达成一致,谈判即宣告结束,其他任何国际铁矿石的买卖方都只能是该价格的接受者。

  据了解,从1981年到2008年间的屡次谈判中,日本率先完成谈判主导价格13次,欧洲主导价格14次。而自2003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铁矿石进口国以来,中国力求“以量换价”的诉求屡次失败,在这期间,铁矿石的价格飙升了397.8%。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刘振江表示,中国今年要进口5亿吨左右的铁矿石,而别人进口1000-2000万吨铁矿石就决定了中国5亿吨铁矿石的价格,这对中国很难说是公平的。

  市场的博弈

  最大的买家却是价格的被动接受者,昂贵的成本给中国钢铁业的发展也造成了影响。事实上,铁矿石谈判就是钢铁企业与三大铁矿石供应商之间在国际铁矿石市场的供需格局中战略控制力量的博弈。

  三大矿山企业占据着全球80%的铁矿石贸易量,有着较高的垄断地位,而中国作为需求方占据了全球超过一半的贸易量,有60%以上都来自于三大矿山企业。两者之间的相互依赖程度是相当可观的,彼此供需关系的破裂或大幅变化对双方的利益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中国希望凭着可观的需求量赢得价格上的优惠,三大矿山企业则凭着垄断权高高在上,对贸易价格充满了自信。如果两者之间达不到一种平衡,唯有继续僵持,而目前看来,由于钢铁行业的刚性需求,中国仍处于劣势。

  在开启新一轮铁矿石谈判之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吸取以往只是抗议被动接受价格,对谈判结果没有实质影响的教训,提出了一个谈判的“中国模式”。所谓的“中国模式”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进口铁矿石的贸易结算时间从过去每年的4月1日到次年的3月31日,改为从1月1日到12月31日;二是争取长期协议、量大从优;三是实行全国的统一价格,确定了长协价的供应商对中国企业不能出售两种价格的铁矿石。该模式提出后,力拓方面也释放出某种善意,表示中国可以适用新的、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的定价协议,但同时警告任何制定不公平的基准价格的企图都将使谈判陷入困境。业内人士认为,这对未来形成一个“中国价格”是一个重大突破。

  在市场上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是永恒的生存之道。10月16日,三大矿山企业要求把新一年的铁矿石价格上调30%-35%,扭转2009年铁矿石降价33%的局面。三大矿山企业拟要求涨价的主要原因是判断出全球经济的复苏将导致钢铁业的需求劲增。而市场发展的态势似乎印证了他们的判断。11月上旬,印度现货矿成交突破100美元大关,比两个月前上涨了28%,现货价再度超过长协价。与此同时,海运市场大幅反弹,波罗的海航运费一个月内暴涨超过5成,创下了3个月以来的最高点。在价格和运费上涨的同时,中国19个主要港口的铁矿石库存却降到近9个月以来的最低点,进口强劲但库存不升反降,中国钢厂补充库存的需求强烈。

  攘外需先安内

  在市场的压力下,新一轮铁矿石谈判仍显得十分艰难。而相对于国际铁矿石市场的困难而言,中国国内的钢铁业现状则更为忧心。

  三大矿山企业占据全球80%的铁矿石贸易量,其集中程度较高,而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60%的依赖度则是被国内成百上千的钢厂和贸易商分摊的。卖家高度集中,买主却分散不团结,高贸易量本应成为价格谈判中的一个优势,现在反而变成被对方牵制的劣势了。

  中国钢铁生产的特点也决定了供需双方处于不公平的竞争地位。中国钢铁生产的特点是只有连续生产才能实现最大的效益,钢厂希望尽量保证铁矿石供应的稳定性来维持正常的运转,因此在钢价不断下跌的情况下,中国钢厂减产的力度仍然很弱。而对于矿石的生产来说,部分停产或全部停产的损失较小,矿石供应商完全可以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来调整供应,使矿石的价格维持在高位。这种不对等的竞争方式,使得需求方在竞争的开始就处于被动地位了。

  钢铁行业的产业结构也很不合理,总量过剩,能力分散,低水平重复建设的问题也较严重。截至2008年底,我国粗钢产能超出实际需求约1亿吨。国内大部分的钢铁企业都分布在内陆的大中型城市,受到水资源、运输条件、能源供应等因素的制约,产业布局不合理。据了解,粗钢生产企业的平均规模不到100万吨,排名前5名的钢铁企业产量仅占全国总产量的28.5%,产业集中度低。

  因此,改变国内钢铁行业的困境成为改善国际铁矿石谈判局面的一个重要方面。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在2009年第四次行业信息发布会上表示,“铁矿石谈判中三大矿山处于高度垄断地位,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影响铁矿石价格,而中方仍是分散的状态,需要做好统一对外的工作。”在内部统一问题上,国内钢铁企业要加快淘汰落后和兼并重组,加强钢铁企业的集中程度,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使得国内的话语尽量保持稳定、统一。在外部统一问题上,一方面要积极扶持更多的新的铁矿石企业,拓宽进口的渠道,通过与这些企业签订更多的长协合同,形成稳固的战略关系;另一方面,要积极推动国内的钢铁企业联合签订长协合同,而不是一家一个价地在现货市场上购买。

  钢铁产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扭转我国在铁矿石贸易和定价方面的不利局面对钢铁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在供求市场上,只有合作才能带来双赢。中国联合钢铁网首席分析师马忠普认为,中国企业同世界其他地区发展矿业合作的速度较快,几年后世界铁矿石的供需布局结构将发生大的变化,而随着中国钢材消费水平的提高,离饱和点已经不远,中国铁矿石年度需求快速增长的局面也会发生大的变化,中国和三大矿石供应商都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彼此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互利才能共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