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09年中国经济“贺岁片”怎么演?

2009年12月15日 16:35 来源: 《中国报道》 【字体:

  ——聚焦2009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原定于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前召开,作为年度重头大戏,会议不仅要对一年来应对危机的一揽子刺激计划的政策效果进行评估,更要定调明年经济政策的走向。

  虽然中国经济已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企稳回升,但当前的经济形势仍然复杂,《瞭望》杂志总结了当前经济的六大矛盾:一,4万亿投资是不是“鼓励”了产能过剩?二,“保八”是不是与可持续发展思想相左?三,经济增长是不是对冲了结构调整?四,扩大投资是不是加剧了消费不足?五,信贷增长是不是导致通胀预期的“元凶”?六,“国进民退”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

  对于这些问题,让我们听听权威经济学家的观点。

  如何解读中国经济数据及通胀预期

  中国报道: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0月份经济数据来看,10月份的经济数据在9月份基础上继续加速上行,整个经济增长态势超出预期,你是如何解读的?

  姚景源:去年下半年国家出台了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也是从那时起,国务院每个星期都有政策出台。采取这些果断措施之后,我们看全年的数据,中国经济实现的还是V型反转。看中国经济关键是要看工业,因为工业总揽全局。今年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6.1%,跟去年上半年的较快增速基本相当。但是有个问题一定要看到,这个速度是在去年低基数状态下相比得来的,去年10月份是8.2%,去年10月份正是我们遭受金融危机比较大的时候。我讲这个事的意义在于,恐怕今年后两个月,包括明年上半年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比数据会高。我们一方面要看到整个经济回升向好的趋势,另一方面也不可盲目乐观。

  中国报道:近来通胀和通胀预期的问题被屡屡提及,您认为现在有通胀吗?又如何管理好通胀预期呢?

  姚景源:我始终是一个观点,目前无通胀。现在10月份CPI同比下降0.5%,环比下降0.1%,全年就剩两个月,这种状态怎么能叫通胀呢?但是现在确实有预期,而且还弄得挺强烈。我觉得分析通胀的问题不能简单地说任何通胀都是货币现象,就从货币当中推导出通胀预期,我主张摆出有哪些因素抑制通胀,哪些因素导致通胀风险,然后再进行分析。

  我认为现在抑制通胀的因素,第一就是农业的稳定,粮食生产的稳定。粮价稳就是百价稳,连续六年的粮食丰收为价格稳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二,产能过剩。你说什么东西少,比如钢铁,现在是6.6亿吨的产能,在建的还有5800万吨,需求是4.7亿吨左右。在产能过剩的状况下,价格很难提起。第三,目前经济生活中最突出的矛盾还是需求不足。尽管我们取得了战胜这场困难的决定性成果,但是根本上中国经济的问题还是总需求不足。典型的通货膨胀应当是需求拉动,我们处在需求不足的状况。我觉得这几个因素会有效地制约通货膨胀的发生。

  当然,通货膨胀也会有一些因素导致,比如输入型,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现在经济全球化,它瞬间就会导致国内产生问题。但是,我认为现在世界经济总体状况是在复苏,它复苏的过程是缓慢曲折的,不会在短期内出现由于旺盛的需求而导致大宗原材料产品价格暴涨。可能会有投机性原因,但是那是短期的,不会在长时间内左右整个世界经济局面。第二,由于个别产品的短缺导致全局性的问题。但从今年的状况看,一方面粮食丰收;另一方面生猪的存栏、出栏状况非常好,目前还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第三,流动性。比如M2的增速,新增信贷。现在1—9月,全国新增信贷是86665亿元人民币,这个信贷数量确实比较大。我曾经讲过,经济学本身就是一门选择的科学,你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为了保增长,就必须要放慢结构调整的步伐。为了保增长,必须要投放相当数量的信贷。回顾历史,历史上没有单纯因为流动性的问题出现过通货膨胀,一定是先经济过热,然后再加上货币投放,比如说离我们最近的1994年,CPI是24.1%,投入增长率超过了60%。所以,只要我们把宏观经济把握好了,经济平稳了,我们才能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就不是刻意追求增长速度了,这样的话就会稳定管理好通胀预期。

  如何认识世界经济回升及明年宏观经济政策走向

  中国报道:目前,世界各国经济回升的态势明显,这是否表明世界各国已经度过了经济危机?

  范剑平: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目前经济回升的态势有点超出预期。不仅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加快,世界各国三季度的经济数据也非常漂亮。美、日、欧三大经济体的GDP都开始出现环比正增长。当前世界各国经济回升超出预期的现象,原因到底是什么?第一,因为这一次的衰退是60年来史无前例的,所以世界各国出台的刺激政策力度也是史无前例的,这么大的经济刺激力度到三季度陆续开始见到效益,这是全球经济回升最最主要的原因。此外,从三季度开始,企业回补库存也逐步成为经济回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尽管短期数据非常好看,经济全面回升,但是这个势头能否持续呢?首先要看政府的刺激政策是否持续,在刚刚结束的G20财长会议上,各国政府的财长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刺激政策虽然现在暂时不用退出,但是也没有必要加大力度了,依靠政府短期刺激政策带来的经济回升,伴随着将来刺激政策本身不再有新的增量和适当的时期退出的风险。其次就是企业回补库存的时间有多长(一般是四个季度),一旦企业完成了库存回补以后,如果要将经济由回升推向复苏,还需要新的力量。

  我们强调“经济回升”和“经济复苏”完全是两个概念。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经济回升,但是,我们不认为已经可以叫经济复苏。我国官方最近始终都是讲经济回升向好的势头很明显,还没有使用“复苏”这个词。“经济复苏”需要企业开始新一轮大规模的固定设备更新投资,而“经济回升”可以是政府投资拉动。

  中国报道:那如何才能实现经济复苏呢?

  范剑平:当世界经济经历了这次大衰退以后,要走上复苏之路,不是靠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最决定性的因素还是科技。只有科技取得重大突破,新兴产业成为未来新一轮的投资增长点,企业才会大规模进入投资期。然而目前全世界科技革命并没有取得重大突破,很多新兴产业,像新能源、海洋工程、航天技术等还是处于酝酿期,无论是成本还是效益,都没有取得根本性突破,因此还没有进入大规模产业化阶段,企业难以进行大规模的投入。全世界经济要成功实现复苏,未来的道路是非常曲折和艰难的,需要培育新兴产业,推进科技革命尽快取得重大突破,使得新一轮新兴产业的增长点逐步明朗化。

  我个人认为,未来整个世界经济,包括中国经济的复苏前景,可能不像短期数据所显示的那么乐观,应该说前面还有很多难点。今年前三个季度,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是4个百分点,投资的贡献是7.3个百分点。之所以大家仍然感觉经济不是很景气,原因是对外依存度比较高,前三个季度外贸对GDP的拉动是负的3.6个百分点,我们就不得不用投资和消费来弥补这方面的损失。

  中国报道:有人预测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将要退出,您怎么看?

  范剑平:在全球新一轮产业增长点并不明朗,企业难以有大规模固定设备投资热情的情况下,保持一定力度的政府投资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在“保八”的基础上,如果明后年对经济增长速度提出了过高的要求,想“保八”甚至“保十”,又主要依靠政府投资的话,我们就要付出很多代价。

  到今年10月份为止,我们新开工的项目增长80%多,这些开工项目的施工高潮应该在第二三年,所以明后年我国已开工项目的续建规模是很大的。如果不能适可而止,当我们需要宏观调控政策退出的时候,会不会因为摊子铺得太大,造成退出的麻烦。

  另一方面,现在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积极性很高,大家都愿意上。但是任何政府的财力都是有限的,如果我们不顾财力限制,大规模举债搞固定资产投资,现在政府负债都是通过地方融资平台进行的,而很多地方融资平台行为现在并不是很规范,短期来看,支持经济增长的功劳很大,长期来看,会留下财政和金融风险。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