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虚假的“看似超越”

2009年12月17日 01:2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最好把美国人近期在“创新大国”姿态上,向中国表现的“谦恭”,理解为一种外交礼节。此前,美国一项 “创新的衰落”调整表明,“中国将在未来30年内超越美国,引领全球技术创新”。该调查结果表明,美国人近期对本国创新能力的认可坠落到历史的最低谷。

  很难想象,中国可以在短期内跨越美国建立的创新大国门槛:2009年的13位诺尔奖获得者,9人出自美国。剔除经济学、文学、和平奖项,在其它自然科学领域,美国人依旧几乎垄断了世界科技创新金字塔顶端所有坐席。与之相匹配的是,即便是金融危机冲毁了美国汽车制造业的根基,动摇了部分电子制造业的竞争力(例如摩托罗拉和北电网络),但是在生命科技、新材料、信息产业等领域,辉瑞、强生、思科等美国公司的强势仍难以超越。

  中国进入全球500强零星几家公司大都是“资源型”和“垄断型”的大型国企,除此之外,仅有一家民营技术型公司正在逼近2008年全球500强的门槛;向全球专利组织递交申请量排名,虽有华为、中兴分别挤进了全球第1和第38之位,但华为、中兴现象仅是中国少数有能力参与全球高技术产业竞争的个案,偶然现象。

  比如,国字背景的科研机构如何解决基础研发与市场化的矛盾问题,高校如何解决“大而不强”的难题,一方面基础学科脱离实际,毫不前沿,同时又占用大量科研资源的矛盾问题?

  中国未来30年创新机制上遭遇的最大难题或将是:完全以市场为导向,或者完全以行政为导向,均不可行。美国二战前后技术实力的整体超越可以说是一种机缘巧合,也可能说是机缘巧合之下一种独特创新机制的胜出。利用战争推动的移民潮,美国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积聚了大批来自全球的科技人才,与此同时,二战至50年代冷战期间美国在军事上的大量投入(政府R&D上的支出一度占到了GDP的3%)带动了包括通讯、DNA测序、磁共振成像等基础研发技术的突飞猛进。美国适时地开放政府采购系统,支持诸如芯片领域的所有公司参与竞标,并规模采购了几乎所有IC公司的芯片,从而也使IC公司们在生产过程中不断改善产品工艺和成本结构,使一片芯片的成本快速从1000美元滑落至20-30美元——半导体产业开始由此从军方走入民间,并带动了电子信息产业的突飞猛进。美国创新的优势,得益于政府早年基础研发的成本分摊,以及技术产业化由政府到民间的转换机制。

  行政之手和市场之手,对一个创新大国的炼狱重生,缺一不可。这方面的正面例子是中国台湾地区:80年代之前,中国台湾地区以代工出口加工业为主,之后,台湾利用政策吸引了一批兼具学者、企业家气质的海外高端人才回归,另一方面,政府投入台湾工研院、中央研究院等方式“恶补”基础研发,从而在工研院摇篮里诞生了台积电、联合电子等一批全球领先的高科技公司,并推动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创新群体的爆发。

  对中国来说,市场的推手可以推动一两个企业在不占据资源优势的前提下,通过残酷的市场竞争成长为优秀企业(华为、中兴、比亚迪),但是在全球化浪潮下,竞争门槛正在升高,成就一批优秀企业的几率正在降低;另外,占据资源、政策优势者,由于动力机制缺乏又很难成长为科技巨人(如一大批国企),政府可以通过资源配置进行科技项目攻破(如神五,神六),但是政府却无力使其转换为推动民生科技应用提高的动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