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望海楼:如何实现公平的“减排达标”

2009年12月17日 08:59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

  在本届哥本哈根会议上,发达国家抛出“丹麦草案”,不顾联合国早已确定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要给发展中国家设定“封顶指标”和“最后期限”,引发“南北矛盾”再度激化。

  对此,“77国集团”和中国站在同一立场上据理力争,全力维护冷战结束后的共同发展权利和利益。这是正当合理的,也是对世界产业革命发展史的尊重。

  事实上,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及《京都议定书》框架看,当今的温室气体减排达标大致有三种方式:一是技术减排,即通过构建技术减排体系,实现温室气体的根本减排,如“新能源技术体系”、“二氧化碳地下储留技术体系”及“提高能效技术体系”等;二是联合国“清洁机制”,即通过帮助发展中国家减排,换取二氧化碳排放权的方式;三是“碳权交易市场机制”,也就是通过在市场上购买二氧化碳排放权,实现减排目标的方式。

  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几乎垄断了全球最先进的“减排技术体系”,无论是原子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能等新能源体系,还是“绿色家电”、“电动汽车”、“清洁型发电站”和“低碳型钢铁厂”等生产技术体系,几乎无一例外地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技术鸿沟”。

  尤其是,迄今,发达国家面对人类共同的生存威胁,刻意忽略其“技术发展史”与“产业革命史”的联动关系,忽略其“知识产权的蓄积”与“二氧化碳的排放”并行的历史事实,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拒不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以维护“技术鸿沟”,迫使发展中国家无力承担“数量减排指标”。

  另一方面,从联合国的“清洁机制”看,现实的“技术鸿沟”,又让发展中国家几乎与之无缘。自从《京都议定书》生效后,几乎无一例外的是,日欧等发达国家直奔发展中国家,利用先进的技术,“帮助清理化肥厂、钢铁厂”、或“治污治水”等,换取二氧化碳排放权,用于自己的达标。这就是日欧等无需政策努力,便可实现达标的妙招之一。显然,发展中国家并不具备这样的技术条件,而仍处于被帮助的地位,无法使用这种方式实现数量化减排目标。

  如此,给发展中国家剩下的减排方式,便只能是在“碳权交易市场”购买二氧化碳排放权。而这将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将付出更高昂的经济发展成本,甚至导致财富流失,重现南北经济差距。

  人类要生存,经济要发展,而化石能源尚无法替代。此时,给发展中国家设定“封顶排放”、“最后期限”,无异于卡脖子,搞变相的经济封锁,剥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

  环境、气候问题是人类共同的问题,需要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和平、合作,承担公平的责任。公平,意味着要历史地、唯物地、全面地考量产业革命、技术进步、知识产权蓄积与二氧化碳排放的史实,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综合考量人类的生存权、发展权以及各国的政治发言权,共同营造人类共同安全、和谐、发展的好环境。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中心主任、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