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气荒”直逼气价改革

2009年12月18日 13:47 来源: 《国企》 【字体:

  入冬伊始,江南城镇就遭遇“气荒”之扰。在“气荒”的背后,既表现出城市供气保障体制的不完善,又反映出国内天然气价格体制的缺陷。

  “气荒”直逼天然气现有定价体制。当前,“加权平均法”成为呼声最高的定价方案,但其可操作性为专家质疑。种种压力之下,发改委正在酝酿一种临时定价方法:“‘增量气’与国际气价挂钩,原有气量执行国内气价,国内天然气价格暂时不变。”

  “气荒”武汉范本

  此次“气荒”,武汉市首当其冲。

  目前,武汉天然气日缺口量高达60万~80万立方米。天然气主管网压力11月15日开始出现锐减,降到0.5兆帕,管网面临瘫痪的危险。

  11月15日,武汉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16日零时起,停止多家工商企业和26个出租车加气站的天然气供应,市财政每天给因此停运的每桶出租车发放100元的临时补贴。

  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秘书长迟国敬说:“气温下降是‘气荒’的原因之一。大中城市天然气需求量与温度高低成反比,气温每降低一摄氏度,天然气需求量增加3万立方米。”

  “今年冬季南方气温骤降,天然气终端需求激增。由于上游企业与下游燃气公司签订一年供气合同,按照合同量已经不能满足现实需求,油气田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提高天然气产量。‘气荒’也在所难免。”迟国敬说。

  湖北省发改委能源处索中政说:“武汉‘气荒’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上游油气田供应不足,缺口长期存在,城市气源过于单一。”

  忠武线和淮武线是武汉市天然气供应的两大主管线。忠武线气源地为西南油气田,淮武线是西气东输支线。

  近年来,中石油西南油气田老气田开采强度大,递减速度加快,新增储量动用难度大,忠武线供气量受到很大影响。

  忠武线由四川忠县到湖北武汉,是中国腹地的重要管线,为两湖地区提供发展动力,年设计输气能力30亿立方米。“忠武线在湖北输气能力为23.79亿立方米/年,而今年只有15亿立方米供应量,接近9亿立方米的缺口严重影响市场稳定供应。庆幸的是淮武线的供应现在满负荷运行,否则供应缺口更大。”索中政说。

  气源单一是武汉、长沙等城市的致命缺陷。“湖北、湖南仅仅依靠忠武线、淮武线两条管道供气,缺少液化天然气用以调峰,更没有储气库用以应急。为保证北京天然气供应,中石油在大港建立了6个储气库,可以将储气库的气释放出来,保证市场需求。南方城市需要建立一套供应保障机制,以应对市场突发事件。”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朱学谦分析。

  “川气东送”如果能够尽早供气,武汉或许能够逃过“气荒”的劫难。武汉市燃气协会人士告诉记者:“‘川气东送’在武汉的管线已经铺设完毕,但是至今仍没有通气。一个重要原因是中石化与下游燃气公司的价格谈判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中石化方面希望在价格调整方案出台之后再通气。”

  由于国内天然气价格较低,上游企业与下游企业价格谈判时常存在争议,这自然为“气荒”留下伏笔。

  “加权平均法”或被敲定

  “气荒”的本源在于天然气价格机制的不合理,这一论断为业内公认。

  “气荒”直逼天然气价格改革。中石油财务部协同发改委价格司全程参与改革方案的制定。“目前改革方案已经最终确定,即将上报国务院。中石油已经将价格改革方向和原则下发给管道和天然气分公司,以便于开展2010年天然气销售工作。”中国石油财务部人士告诉记者。

  “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方向是确定一个相对综合性的价格,衔接国产气和进口气。”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世宪在第五届亚洲天然气论坛上说。

  上述“综合性价格”方案,被业内称之“加权平均法”。随着国内输气管道大规模建设和土库曼斯坦、缅甸管道气和东部沿海LNG资源的引进,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全国天然气运输网络将在2010年后形成。

  届时,广东、上海将成为国内气源最为复杂的地区。广东天然气气源为海上天然气、西二线、川气东送、大鹏LNG,上海则由西一线、西二线、川气东送、东海平湖气田、洋山港LNG为其提供天然气资源。

  广东、上海等地多条管线“串联”协同供气,难以区分气源所在地和管输路径,“一气一价”的定价模式显然难以实施。“‘加权平均法’显得较为可行。在天然气下游表现为,地方燃气公司根据所经营的天然气种类制定一个综合价格。”高世宪说。

  “简单地理解,‘加权平均’就是将国产气和进口气价格折中,上调国产气价格,下调进口气价格。两种天然气加权平均后,由发改委确定区域门站价格,不同区域门站价格不同。这与当前成品油的定价相似,北京、上海、广东等地执行不同的价格水平。”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天然气经济研究所信息经济研究室主任胡奥林告诉记者。

  “国产气年销量乘以平均价格,进口气量乘以价格,以上两个分量加权计算出厂基准价价格。国产气销量参照去年消费量,或者最近几年的平均消费量,进口量则根据进口合同约定确定一个大致基数。当国际油价出现波动时,国内价格也随之调整。”胡奥林给出以上原则性计算方法。

  “临时定价方法”正在讨论

  尽管“加权平均法”的呼声最高,但该方法同样引来质疑。

  在上述“加权平均”定价方案中,存在国产气价、国产气量、进口气价和进口气量四个分量。上述四个分量能否准确测定,决定了定价公式的准确性和公正性。

  “目前,我国天然气进口量只是签订了框架协议,难以确定最终进口量;国外气价与国际油价接轨,价格在一定范围浮动,到底以什么样的基准确定国外气价?另外,国内气量根据什么原则确定,不同气源地气价不同,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核算方式?”胡奥林对上述公式的可行性提出质疑,“除此之外,国外天然气按照能量计量,而国内天然气采取体积计量。两种计量方法的衔接也是‘加权平均法’执行的障碍之一。”

  今年年底中亚天然气即将进入国内,气价改革的形势异常严峻。为应对“加权平均法”操作性差的难题,缓解进口气与国产气衔接的压力,参与定价方案讨论的专家称,发改委正在酝酿一种临时定价方法。

  “基本的思路是‘增量气’与国际气价挂钩,原有气量执行国内气价,国内天然气价格暂时不变。例如某地区今年天然气消费量为10亿立方米,如果2010年需求增加到12亿立方米,那么所增加的2亿立方米完全按照国际气价核算,其余部分按照国内气价计算。”该专家表示,“临时定价方法只是一时之策,总的发展趋势仍然是国内气价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