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气候政治”博弈的新起点

2009年12月20日 05:02 来源: 广州日报 【字体:

  经过彻夜谈判,当地时间19日早晨8时许,《哥本哈根协议》草案仍未获联合国气候大会全体会议通过。全球围绕减排目标、减排执行以及减排援助的博弈战,也才刚刚开始。

  哥本哈根也不是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最后机会”,接下来的种种争议还会继续。一份具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何时才能最终达成?发达国家的援助资金是否能真正到位?人类能否真正遏制全球变暖?关于全球遏制气候变化的历史使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的政治意愿,更取决于全球遭遇气候变化或变暖恶果的威胁程度。

  1997年在日本京都通过《京都议定书》,将气候变暖问题提升到了一个空前高度。此后,各国外交都增加了一个新“议题”与新“亮点”:这就是“气候政治”。

  在今天的大气中,仍然留存着几百年前工业革命时期的二氧化碳。1988年,当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汉森告诉国会,人类行为正在使全球变暖时,全球为之愕然。20多年来,人类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越来越热”与“越来越糟”的气候。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气候变化研究,已从一个“科学问题”演变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从全球范围看,气候变化问题本应是超越主权的话题,必须是全球意义上的“全球议题”。它必须由一个个主权国作出妥协甚至牺牲。因为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国家利益,有着不同发展的阶段,也就有不同的诉求。这当然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更是一个呈现政治大国气度与远见的最佳窗口。丹麦哥本哈根这10多天来成为了全球诸多势力竞相显示姿态的“国际舞台”,更成了气候政治的“战场”。

  充其量是“过渡性协议”

  大会的对抗焦点自然是“发展中国家VS发达国家”围绕减排目标和援助资金的较量。借助哥本哈根这个舞台,发达国家开始有意淡化自己的“历史责任”,要求主要经济体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这成为这轮“气候政治”较量的突出特点。

  气候问题原本不分国界,但当它遇上各国的经济发展及政治考量时,长远的整体利益总是无法超越短期的个体利益。这就决定了哥本哈根协议充其量还只能是一个“过渡性协议”,只能把沉积已久的矛盾继续留给未来。

  发展中国家VS发达国家

  在哥本哈根大会上,欧盟与美国作为发达国家的中坚代表,试图主导谈判进程的意图明显。12月7日,澳大利亚代表要求废除《京都议定书》,同时将所有国家纳入《公约》约束,试图将原本确定的“双轨制”变成“单轨制”。作为发达国家的代表,澳大利亚的“单轨制”提法实质是减排责任的认定。根据《京都议定书》,发达国家才需要强制减排;而废除《议定书》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责任界限可能被重新定义。

  在距大会闭幕不到36小时的时刻,气候大会主席康妮·赫泽高被替换,丹麦首相拉斯穆森亲自上阵。有分析说,大会换帅意味着“康妮路线的失败”,即亲发展中国家一派的失败。

  立场开始“多元化”

  18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将中印等发展中大国的“三可”承诺(减排的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作为发达国家拿出1000亿美元资金援助最不发达国家的先决条件,试图“分裂”发展中国家阵营。

  在这次大会上,发展中国家的立场也开始“多元化”。细化为“77国集团”(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目前正式成员134个)、“小岛国联盟”(代表43个海岸线低洼的国家)和“雨林国家联盟”(由非洲和南美洲的热带雨林国家组成)三个方阵。

  基础四国 携手亮相

  面对哥本哈根大会,很多媒体都发现了一个新集团——“基础四国”。所谓“基础四国”是指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因四国的英文首字母可组合为英文单词“基础”(BASIC)得名。

  11月26日~27日,印度、巴西、南非代表曾齐聚北京,共商这次气候大会上的基本立场。12月15日,“基础四国”部长首次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就“单轨”与“双轨”等原则重申立场。12月16日,“基础四国”再次联合向大会主席发难,迫使“丹麦文本”撤出正常的谈判程序。

  此次“基础四国”的出现,再次让发达国家看到了发展中国家“抱团反击”的中坚力量。

  相关专题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