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城镇化:调结构的新动力新空间

2009年12月21日 09:43 来源: 南方日报 【字体:

  话题缘起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城镇化放在调整经济结构的重要位置上,通过放宽中小城市和城镇的户籍限制,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以此撬动农村、城镇这个中国最大的消费市场,还将带动城镇投资、改善进城农民生活水平、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这一重大决策凸显城镇化对未来经济发展的战略意义,它将成为后危机时代扩大内需、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引擎,成为我国内生型经济增长方式的动力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近日在广东考察时,强调要把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扩大国内需求和调整经济结构的重要抓手,为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开拓新空间,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增添新动力。那么广东推进城镇化的路径怎样?如何推进?我们特约专家建言。

  城镇化不是简单的户籍关系转移,而是要让城镇对农村人口有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更多地体现在养老、就业、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发展水平上

  城镇化战略重心是城乡一体的社会保障水平

  □彭澎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解决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逐步在城镇就业和落户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放宽中小城市和城镇户籍限制”。这将使城镇化成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牵引力,而且使城镇化成为与城市化不同的解决中国农村人口转移的重要方式,而广东正在进行的探索对中国城镇化道路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

  城镇化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化进程和模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着力点在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发挥好城市对农村的辐射带动作用。城镇化是中国学者提出的一个城市化进程概念,是把镇作为农村人口转移和工业化发展的地域和空间安排。在西方是没有城镇化与城市化区别的,在统计口径上城市化包含了城镇化。而在我国的语境里,城市化是指农村人口主要转移到大中城市,城镇化是指农村人口主要转移到小城镇。两者孰优孰劣也有争议。赞成城市化的认为这是较有效率的人口集聚方式,赞成城镇化的认为这有利于化解“大城市病”。从目前来看,大城市发展战略引发了诸如交通堵塞、房价飞涨、就业困难等问题,致使决策层重新反省城市化道路。广东在城市化以及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中是有许多有益探索的,顺德模式、东莞模式都对全国城市化道路选择产生了积极的示范和参照作用。总的来说,城镇化战略中,要处理好大城市对小城市的带动作用,中心城市对卫星城和城市群的辐射作用,县域经济与乡镇经济的协调关系。

  城镇化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应有不同的模式

  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战略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重点放在加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上。对此,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应有不同的模式选择。前者应以镇为主,后者应以县为主。模式选择的依据和界限在于是否在“一小时城市群”半径内。广东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也存在相当一部分欠发达地区,因此,广东在两类地区的城镇化中要继续深入地“先行先试”,探索因地制宜的城镇化模式。如珠三角重点放在“扩权强镇”,尤其是加强专业镇建设,充分利用珠三角“一小时生活圈”的基础设施,融入珠三角一体化的发展战略中;粤东西北地区则尝试“省直管县”,尤其是加强中心镇建设,形成各有特色、功能分明、区域合作的经济增长节点和城镇化重点。对于珠三角的一些镇来说,其GDP达到百亿以上,常住人口达100万以上,几乎等于内地一个大城市规模,对于这类“强镇”,分别采取设市、转街、并区、强镇等方式提升城市化管理水平,即使保留镇级设置的也可以赋予县级管理权限,强化城市管理手段,转变“人大衣小”、城市乡镇化管理的窘境。

  城镇化不是简单的户籍关系转移,而是要让城镇对农村人口有吸引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把解决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逐步在城镇就业和落户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实际上,城镇化不是简单的户籍关系转移,而是要让城镇对农村人口有吸引力。这种吸引力不只体现在城镇规划、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文化生活上,还要更多地体现在养老、就业、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发展水平上。其中,养老保险是具有普惠性的社会保障机制,可以通过土地流转让没有太多专业技能、不愿意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一方面实现农业的集约化、规模化生产,另一方面也通过土地出让或转化为股份,使失地农民有养老的保障或创业的本钱。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要通过中心镇、专业镇建设,将人口集聚,从而节省土地资源。当然,农业人口转移的力度要与经济发展水平和发展趋势相适应。在东莞、中山、顺德等地,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条件可以全面放松,甚至一些镇可以整体转化为城区,彻底实现“镇改街”、“村改居”、“农转非”。粤东西北则要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制定好镇域的经济发展和城镇建设规划,有步骤、有秩序地推进城镇化,切忌因过分追求城镇化而导致社会问题的积累,影响社会和谐和社会稳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有的地方可能仍要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重点,把乡村规划做好,实现城乡一体化统筹发展。

  作者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