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消灭“钉子户”

2009年12月23日 14:1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字体:

  只有及时有效的公民参与,才是消除拆迁冲突的制度源泉,并保证拆迁决策真正符合宪法要求的“公共利益”和城市发展的实际需要

  如何消灭“钉子户”

  文/张千帆

  在上海被拆迁户用自制燃烧瓶对抗强制拆迁、成都被拆迁户以自焚身亡表达抗议之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合法性乃至合宪性受到社会普遍质疑。据悉,国务院正在为修改条例组织调研。

  拆迁条例确实存在对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授权过大、拆迁决策程序过分简单等问题,这反映了我们没有在宪法和法律上确立公民参与、公正补偿等制度的习惯思维,正是这些制度的缺失,造成了拆迁悲剧。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怎么修改条例都制止不了拆迁悲剧。

  要从根本上解决拆迁问题,必须利用修改拆迁条例的契机,建立以下基本制度。

  首先,新条例必须体现公民参与原则。城市是市民的城市,而不是政府的城市。城市规划和拆迁,不应该由政府和开发商说了算,而应由生于斯、长于斯,命运和城市休戚相关的广大市民决定。

  全国各地之所以有那么多不愿搬迁甚至暴力抗拒的“钉子户”,直接原因是拆迁补偿太低——利益受到严重影响的被拆迁户们,没有任何机会参与拆迁及补偿方案的决策过程。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关起门来,悄悄地把拆迁地段和补偿标准给定了,被拆迁户往往等到政府贴出限期搬迁的告示,才知道自己的房子要拆了,其中有人对拆迁补偿不满并拒绝搬迁岂不是很正常吗?如果拆迁决策缺乏市民广泛和事前的参与,必然会发生“钉子户”、暴力拆迁、暴力抗拒等社会冲突。目前上海、成都等地发生的拆迁冲突,足以体现公民参与缺失的严重后果,而广州番禹的垃圾处理决策模式,则彰显公民参与对社会和谐的巨大积极意义。

  要从源头上防止拆迁悲剧重演,必须保证利益受到影响的广大市民有效参与拆迁决策过程。新条例有必要规定城市规划公开透明,地方政府在形成拆迁意向之后必须第一时间公布于众,广泛征求意见并就拆迁地点、范围、安置方式、补偿标准以及不同替代方案组织听证。为了保证公民有效参与和政府理性规划,从公布意向到做出决定至少需要经过两年时间。这个过程将为政府广泛了解舆情民意打下基础,许多非理性的规划方案将被淘汰出局。只有及时有效的公民参与,才是消除拆迁冲突的制度源泉,并保证拆迁决策真正符合宪法要求的“公共利益”和城市发展的实际需要。

  其次,市民关注的主要问题无疑是补偿标准,而拆迁补偿方案必须以“公平市价”(fair market value)为原则。原则上,要拆的房子在当地市场上值多少钱,政府或开发商就得给被拆迁户补偿多少钱,付不出这个钱就不能拆。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宪法都明确要求征收给予“公正补偿”(just compensation),中国2004年宪法修正案也规定征收必须给予“补偿”,但没有说明必须是“公正补偿”;2007年颁布的《物权法》在补偿标准上也没有进步,以致为各地以低于市价标准拆迁并酿成暴力冲突埋下伏笔。

  没有公正补偿为基础,拆迁成为地方政府低价征收、高价转卖的生财之道。各地政府热衷于各种“开发”“改造”,名义上是为了城市建设和发展,实际上则不仅是为了给自己添加政绩,也是为地方财政添加收入。然而,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发财是以压低补偿为前提的,“城市建设”和“发展规划”的代价最终是由被拆迁户承担。这样的“建设”或“发展”强制推行开来,不产生拆迁悲剧才怪呢。

  公正补偿看上去是一项决策事后的要求,其实在一开始就对政府拆迁规划有所约束。没有这项要求,政府和开发商尤其喜欢打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主意,因为反正不必按公平市价付钱,征收地段越贵意味着赚钱越多,何乐不为?一旦要求公正补偿,“黄金地段”意味着天价补偿,即便政府还有兴趣“开发”“改造”,也要掂量一下库里的“银子”,拆迁选点的选择也就要格外精打细算了。

  当然,公平市价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市场行情涨落。譬如政府公布拆迁意向很可能导致当地房价上涨,但是这类技术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至于“公平市价”究竟是指原始房价还是受人为推动的预期房价,抑或是两者之间的某个均价,完全可以在官民互动博弈中决定。

  最后,如果双方产生争议——政府与开发商不履行事先承诺的补偿协议,或者个别被拆迁户漫天要价,有必要建立中立估算机构和司法裁判机制。公平市价不是哪边权力大或声音高说了算的,可以根据客观程式准确估算出来,一旦出现争议甚至在出现争议之前,就应该请中立的资产评估机构进行测算,最后通过公正的司法裁判一锤定音。我相信,到那个时候,绝大多数“钉子户”也早已自动消失了。

  新条例能否当此重任,拭目以待。

  (作者为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