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哥本哈根的标点符号

2009年12月24日 05:12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曲终人散。

  从会前全球的高度重视到会议开幕的仓促无序,从岛国代表的声泪俱下到诸多政府官员的吵吵嚷嚷,从主办方一连串的乞求到各国政府的强硬态度,从一份不具法律效力的协议到联合国秘书长的无可奈何,从闭幕式的混乱不堪到环保组织的失望泪水,从对哥本哈根的幻想到对墨西哥的幻想……这个在童话王国召开的会议不断挑战着人们的想像能力,也不断考验着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会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人们对哥本哈根既抱有怀疑更抱有希望。在各国政府自身的积极预热和舆论高调追捧中,人们最希望看到哥本哈根能为后京都议定书时代提出一份完美的解决方案,希望各国政府切实承担责任,至少在2020年前令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2050年的排放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50%,从而将气候升温控制的2摄氏度以内。果真如此,哥本哈根总体上将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句号。

  尽管京都议定书中提出的发达国家减排目标并没有兑现,尽管发达国家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一直在斤斤计较,尽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仍然充满争执,但毕竟各国对气候问题有着高度共识,毕竟人们手里拿着一份相对清晰的巴厘路线图,毕竟有着一些相对明确的减排责任目标。按照描绘中的理想,即算哥本哈根“一劳永逸”的协议落实尚需努力,句号被迫改为逗号,情理上也可以接受,地球的未来尚可期待。

  令人遗憾的是,随着会期的临近,各国政府先后明确的表态却让哥本哈根的不确定性与日俱增。因为主权国家的所谓明确态度正是对自身责任的尽可能回避,和在具体减排目标上的退缩和游移,这种退缩和游移蚕食着全球气候共识,直至一个插曲——“气候门”事件——将全球气候共识撕裂,并成为某些国家的谈判武器。由此,人们慢慢相信,或许大会协议不能一揽子解决所有问题,甚至协议签署本身还面临着障碍,从而有赖于会议期间各国付出更多努力。由此,哥本哈根不再是逗号,而是个省略号。

  而自会议开幕始,哥本哈根则被划上了一个又一个惊叹号:会议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参加人数之多、媒体关注之强烈令人惊讶;会议组织之混乱、餐饮住宿费用之昂贵令人咋舌;民间环保团体和各国环保人士对气候变化大会期待之热情令人感慨;太平洋(601099)岛国等排放极低和经济贫困的国家受气候灾害影响之大令人动容;主办方期望在峰会前达成框架协议从而反复请求、恳求乃至乞求各国谈判代表的态度令人深思;几个发达国家单方面提出一份框架协议,以及对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的否定令发展中排放大国愤怒;各国代表强硬与躲闪相混杂的谈判立场以及由此引发的无休止争吵令人感到悲哀;最终达成的协议与期待中协议反差之大令人失望。

  已然凝聚了全球共识、也应当达成全球最大共识的气候大会,主旋律居然是这一连串的惊叹号,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惊叹的了。或许,以经济发展为核心诉求的主权国家确实无法共同承担全球公益事业;经济发展带来的气候问题确实不能仍然通过经济发展的思维方式和相关模式得以解决;发达国家应当承担主要责任的气候问题在发达国家所主导的谈判框架内确实找不到答案;对联合国的工作效率和和执行能力确实不能有太多指望。

  除了继承“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之外,哥本哈根会议将人们当初少量的怀疑和悲观情绪无限放大,并以极端方式兑现出来。以对圆满句号的期许开始,以最大的问号结束,将更多不确定性和悲观基调留给了明年在墨西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

  墨西哥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呢?是仅仅在减排软约束前提下再次强调2摄氏度问题,还是一年过后各国态度180度转弯从而明确各自减排目标?是泛泛的100亿美元乃至10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还是具体和“三可”的援助目标?是继续强调自主减排还是国际间的“三可”减排?是空洞的技术转让承诺和贸易保护主义还是切实的国际合作行动?是继续争吵还是法律文件?

  关键在于,这些原本应当在哥本哈根回答而却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有什么理由能在墨西哥找到答案呢?

  相关专题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