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加息的靴子何时落下

2010年02月24日 14:52 来源: 环球企业家网站 【字体:

  几乎在一夜之间,人们开始对眼前的繁荣景象产生了怀疑:原本乐观的制造企业正重新制定生产计划,房地产公司从“捂盘”一下转变为让利销售,中间商们则忙于调整库存。在1月18日,央行上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似乎所有的担忧终于开始变为现实:为刺激经济而实施了一年有余的宽松货币政策被拉住了缰绳。

  最先感受到变化的是各家商业银行的信贷员们,在忙碌了整整五个季度后,他们再也不必为手中发放不出去的信贷额度而发愁了,这是由于在政策正式生效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多家商业银行或者大幅放缓,或者干脆叫停了新贷款的发放。

  与过去数年中人民银行大大小小的调控行为完全不同,此番并不算大幅度的调整旋即引发了全球市场的震动:在1月12日晚央行对外公布调整消息后,亚太股市的各大权重股立即在第二天出现剧烈波动,而美元随后上涨。在2009年中国成为带动世界经济走出衰退的最大动力后,中国货币政策的变化已经毫无疑问地变成了未来全球经济走势的晴雨表,在退出信号日渐强烈之时,如今的问题是:怎么退?

  加息

  每到年初,各大金融机构的经济学家们都会习惯于对全年经济走势进行预测,与往年的各持己见相比,今年的论调显得相当一致:在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后,几乎所有机构都认为加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唯一的变数仅在于时间点和力度。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及东方汇理银行的预测是从二季度开始进入加息周期。法国巴黎证券(亚洲)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在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到通货膨胀上升使得银行存款实际利率为负时才可能加息,应该是在三季度。渣打银行和野村证券的预测相对比较激进,认为首次加息将会出现在第一季度。

  “今年的宏观调控将是家常便饭,加息不可避免。”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一语道破玄机。实际上在相当一部分观察人士看来,与“四万亿”的财政刺激计划相比,宽松的货币政策才是中国经济在2009年“保八”最大功臣,在此成功后随之而来的货币政策收紧亦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敏感的企业早已采取了行动。在去年12月,中粮集团总裁宁高宁便要求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尽快卖掉手中的现有楼盘,而此前,其大悦城商住项目还需要排号申购。就在同时,炙手可热的新能源企业亦同样意识到了风向的转变,在生产太阳能光伏产品的英利,集团总裁苗连生一改往日的乐观,开始告诫全体员工要做好应对经济形势变化的准备。

  政策层面也并不轻松,尽管高层在多个场合均对外宣称“将继续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自去年四季度开始,央行及银监会已经控制商业银行贷款方面变为“外松内紧”的策略,要求银行控制贷款增速及信贷风险—尽管监管层从未如此公开表示过,但这已经成为市场上公开的秘密。统计数据记录了这一政策的效果:根据央行的金融统计数据报告,2009年前三季度的信贷增量8.67万亿元,同比多增5.19万亿元;全年增加9.59万亿元,同比多增4.69万亿元。比较一下就会很容易发现四季度的信贷增量已经大幅缩水,这与以往年末各家银行都会突击放贷以用完信贷额度,从而导致四季度尤其是12月份的信贷增量上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进入2010年,央行采取了更多的措施来收缩流动性。央行在新年第一周将其期限为3个月的央票收益率提高四个基点至1.3684%。在此之前,自2009年8月份以来,收益率一直未曾变动。1月19日,央行再次将1年期央行票据的收益率上调,而其幅度更高于交易员此前的预计区间,同时,央行在当天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发售了240亿元的央票。这一连串动作的用意相当明显——收紧钱口袋,拍卖央票是为了对流动性实施冲销式干预,提高收益率则有助于回收更多现金。在两次提高央票收益率期间的1月12日,央行宣布将绝大多数的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

  至此,货币当局退出“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路径逐渐清晰:行政指导—公开市场操作—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而在多数经济学家看来,接下来的手段无疑会更有影响力。

  新考验

  对于执掌中国宏观经济走向的财政部和人民银行来说,自2008年底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出台后,操控这架飞驰的马车似乎变得简单了:扩大投资、增加信贷。而在2010年,这一任务无疑将变得复杂起来—它必须跑在保证平稳增长与抑制通胀的两条线之间。

  对于紧缩政策的最直接担忧来源于银行和房地产行业,由于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依旧很大:房地产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力恐怕不会如2009年那么大;随着“四万亿”刺激计划进入逐渐收尾阶段,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对于GDP的贡献也将降低;而美国市场的消费水平仍然低迷,承载着厚望的出口可能也不会太乐观;至于消费,在收入分配制度没有明显改变的情况下,很难期待消费增长会大幅超过15%至16%的平均水平。更大的压力来自于海外市场,在1月27日开始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中,关于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呼声再次高涨。

  看起来真是麻烦重重。在汇率方面,不升汇率或升得太少难以应对国内外压力,升得过多则有可能导致热钱的流入。对于市场普遍预期的加息而言则需要更加谨慎,利率直接影响到资金成本,因而通常被认为是对市场形势影响最大的货币工具。这也意味着,如果使用不当的话,其产生的负面影响也将具有相当的破坏力。

  不过央行的信号早已发出,在去年12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便公开指出,今年的货币政策将围绕如下四个目标来设定,“第一个就是保持低通货膨胀率,其次是经济增长,第三是就业率,第四是国际收支平衡。”

  尽管通常情况下,货币政策相对于宏观经济的变化来说一般都是滞后的,但中国货币当局在金融危机期间的作为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外界对其的认可程度。中金公司研究部执行总经理高挺对《环球企业家》表示,人们习惯上仍然以老眼光来看待今年的货币政策,认为将会滞后于经济变化,但是实际上中国的货币政策的前瞻性和系统性已经有了很大改进:“有可能政策的调整会早于市场预期。”

  更为重要的是,在央行的工具箱里还有更多武器。实际上,目前已出台的政策对于银行来说仅仅是“毛毛雨”,一旦央行提高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要求,特别是核心资本充足率,便会迫使银行不得不收回部分贷款。不过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看,似乎可做的选择并不多,出口的复苏和其它国家的喋喋不休无疑将是最主要的压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