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评:修公路为何拆古城墙?应守护中华文明“DNA”

2010年04月22日 09:11 来源: 北京晨报 【字体:

  云南大理是历史文化名城,唐代南诏国和宋代大理国均建都于此。南诏国统一大理地区后,在洱海的入水口和出水口分别建立了两座关隘,称为“上关”和“下关”,也叫龙首关和龙尾关,现均为大理白族自治州州级重点保护文物。然而,正在扩建的公路,使龙首关变得面目全非,仅剩的几段城墙也危在旦夕。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此前文物部门下发两次停工通知,但施工方都未理会。而交通局赵勇超书记则称“文物部门不就是要钱嘛!现在已经把钱打给他们了,他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反对

  “利”字作怪

  除了破坏文物,在龙首关内的施工将采用爆破、钻井、挖掘等作业,还会大大增加地质灾害发生的几率,危及上关村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面对质疑,交通部门竟称,“文物部门不就是要钱嘛!”。钱可以让曾经据理力争的文物部门保持沉默,实在是一种悲哀。当初忽必烈的铁蹄都没能突破的古城墙,被现代交通部门用野蛮施工手段加“金钱胡萝卜”强行突破,让人无语。

  交通部门文物保护意识淡薄,急功近利,是破坏古城墙的直接原因。但政府有关部门在古城墙保护方面也存在认识偏差。由于当地政府政绩观作怪,对城墙管理工作缺位,没有保护城墙的长远观念,才导致了古城墙被野蛮破坏的局面。有关部门之所以对古城墙保护不重视,说到底,就是“利”字在作怪。如果有关部门在城墙保护的问题上不提高认识,听任老祖宗留下的古城墙被一路破坏下去,不难想象,若干年以后,不仅龙首关不复存在,龙尾关也面目全非,以后再怎么花代价维修、保护、复制,终究只是一堵城墙赝品了。等到那时,拿什么向子孙交代? 刘凯玲

  现代建设的悲哀

  大理对文物的毁坏,是借口搞工程,但是想一想,你搞的这个工程,能够像龙首关那样,留存1300多年而成为后世的文物吗?龙首关已经留存了1300多年而成为我们的文物,它是当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综合历史的见证,你们现在硬着心肠破坏,心里真的一点不愧疚吗?

  据文化和文物部门的意见,大理修的214国道是可以不毁坏龙首关,是可以绕道进行的。但是,道路建设部门却自有借口。公路建设毁坏文物,村民进行了坚持不懈地反映,大理白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王桂芳组织召开了有关各方的协调会,不但没有处理毁坏文物的任何责任人,事实上还默认了毁坏的既成事实。这昭示了全国各地文物不断遭遇毁坏的症结——法律遭遇权力的抵抗,而且往往败下阵来。看一看我们现在的城市,在“旧城改造”的名义之下,几乎是被“翻修”了一遍,很少留下历史和文化的印记了,连离开十多年的游子回到故乡,都找不到自己的家门了,这究竟是惊喜呢,还是悲哀? 天峰沸腾

  决策部门怎能草率

  尽管“要致富,先修路” 的道理人所共知,但“传承历史,保护文物”也是人人有责。其实,只要我们细心研究一下中国历史就不难发现,古人很有智慧,“城墙”、“城堡”、“城河”多筑在必经之道,意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年“所到必克”的元世祖忽必烈南征时,在龙首关遭到了大理国顽强反抗,久攻不下,只好转移到苍山背后,越过天险,最终才攻下大理。而今说拆就拆,当地决策部门可谓比当年忽必烈还“烈”。笔者以为,当社会发展与文物保护发生矛盾时,政府要在遵守法律、尊崇历史、尊重民意、遵从科学的基础上,多方论证,权衡利弊,统筹兼顾,慎重决策。因为,道路坏了可以重修,古迹毁了难以克隆,拆毁的“古城墙”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

  文化遗产栖息着我们民族的历史灵魂,传承着我们民族的精神薪火,凝聚着我们民族的情感气质。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民族之根。笔者真诚企盼,在讲求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各级政府既要努力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的“GDP”,也要精心守护中华文明传承的 “DNA” 。张玉胜

  -观察

  只有常识还不够

  大理是我国著名的风景文化旅游区,境内有“风、花、雪、月”四大奇景,其中的“上关花”,就在这座龙首关城,然而,尽管名闻遐迩,尽管有了太多的前车之鉴,大理城墙还是得乖乖让道,被破相的龙首关也顶多只有向隅而泣的份儿。

  令人思考的是:当文化遗迹的保护似乎已经成为路人皆知、无需多言的常识之际,当人们再也不去担心现存的古城墙还会遭遇拆除厄运时,这些文化遗迹是否就真的能平安无事了?

  的确,扩建公路并非为的是一己私利,公路的受益者或许是全体大理人民,也包括慕名而来的旅游者,公路更宽了,交通更便利了,大理旅游的经济价值也才有望充分挖掘。不过,与其说毁城修路是为了公益,毋宁说还是利字当先,至少,公路好歹可以收费,再不济也是吸纳客源的掘金之路,相形之下,既不能堂而皇之收费,更不能招财进宝的古城墙实在是一无是处,拆之而后快,也就顺理成章了。

  然而,从洱海变别墅,到城墙变公路,大理的日新月异,恐怕不是令人耳目一新,而是令人瞠目结舌。不过,当大理毁城的背后竟然是“文物部门不就是要钱嘛!”,既然连文物看门人都自摆乌龙,见财起意,大理城墙遭遇厄运,也就并不意外了。城墙很难被敌人从外面攻克,但很容易被人从内部摧毁。大理城墙的不幸,恐怕更需究责文物保护部门这个打着保护旗号的毁城“内鬼”。 武洁

  -延伸

  权力的“以大欺小”

  大理洱海填海建别墅的质疑声言犹在耳,不意其唐代古城墙也惨遭破毁,这十分符合管理学的“漏洞定理”,如果管理制度上存在漏洞,事情就会向着更坏的方向发展。也就是,对于自然、文物保护的保护漏洞,必然导致相近的破坏性事件的频繁出现。只是洱海成为私人风景,主导的力量是财富力量的侵蚀,而唐代古城墙的倒塌,则让人看到地方利益冲动对于文物遗产的伤害。

  破坏性行为让古城大理的历史与风景资源一再被透支,而这些也正是大理魅力的精粹所在。难道是环境与文物保护部门的渎职,才让这些美景与文物成了“没娘管”的孤儿,从而招致摧残毁坏。可以看到,当地的文物部门几次下发停工通知,并没有缺位。但其执法却犹如“泥牛入海”,并不能阻止古代城墙被拆的命运,岂非咄咄怪事。从行政执法部门的命令没有效力,或许能找到相似事件频繁发生的病理。

  导致城墙毁坏的公路工程隶属于当地交通部门管辖,可以说正是交通部门的不服从,才让完整的城墙成为了断壁残垣。这其中,交通局赵勇超书记的一席话值得玩味,他觉得文物部门只是要钱,给钱就封了文物部门的嘴巴。可以说,交通官员发出这样财大气粗的“狂言”,与当下行政权力运作的失序现状息息相关。

  行政权力秩序本该各部门各司其职,在各自领域都有裁量权,这种权力应该是平等的,其他部门也需要遵从。但现实之中,各个部门的权力会在运作过程中此消彼长,就出现了所谓“冷热衙门”之分。如此,文物保护部门当属弱势单位,而交通关乎经济命脉,交通局自然炙手可热。赵书记的“给钱封口”说法,充满了对文物部门的蔑视。强势部门权力的不断扩张,站在部门利益基础上为所欲为,这显然是现代行政治理需要规避的棘手问题。 雷磊

  -声音

  应出重拳整治

  大理应出重拳整治,不能只让其花钱消灾,重蹈洱海“情人湖”被填的覆辙。对造成的破坏要及时进行修复性抢救,并严处责任人。

  (《楚天都市报》)

  无异于杀鸡取卵

  城墙被破坏,大理古城的魅力也将随之降低。而游客去大理旅游,就是为了欣赏原汁原味的古城文化,体会少数民族文化的风情。如今大理政府杀鸡取卵的做法,看上去是获得大量房地产和公路收益,但与无价的自然风景和历史遗迹相比,那点钱就犹如沧海一粟了。自然风景和历史遗迹一旦被破坏,就不可能再恢复到原始样貌,而这种教训也数不胜数。

  (新华报业网)

  岂能沦为“买卖”

  村民们说,龙首关遗址被毁坏“上无颜面对先祖,下无法对后人交代,成为永远的罪人”。但当地交通局和文化局决然没有如此的负罪感,这些是是非非,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笔“买卖”:国道214工程指挥部省去了不菲的支出,当地文物管理部门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考古发掘赔偿金。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