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元中长期有回归强势内在动力

2010年06月04日 05:0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从大部分维度看,现有信息表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并不及上一次美国次贷危机那样“百年难遇”,认为欧元即将崩溃,可能就像之前由于美国次贷危机而认为美元会走向末路一样失之偏颇。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行至中点而非终点,短期因素可能还将制约欧元汇率的均衡回归,但均衡的力量在中长期内会让欧元重新回到国际货币体系第二强者的位置。

  当上证指数从3180点飞流直下到2480点,欧元兑美元从1.50自由落体至1.22后,市场上似乎只剩下一种声音:熊市不言底,下跌无止境。此时,“当最初说太阳是静止的,而地球环绕太阳旋转的时候,人类的尝试曾经宣称这一学说是错误的;但是像各个哲学家所知道的,民声即天声这句古谚,在科学里是不能相信的”,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的警语时不时跳入我的脑中。

  巴菲特很像是达尔文的知己,股神有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很多个性凛然的投资者始终奉行这一金玉良言,结果却一输再输,一败再败。那么,是达尔文和巴菲特错了吗?在我看来,错的是我们。无论何时何地,顺势而为总是立于不败之地的锦囊妙计,而顺势而为的核心则是把握趋势,达尔文和巴菲特的不凡,恰恰是教给人们在不确定性中把握趋势拐点的一种方法。

  在笔者看来,大师似乎隐隐在说:当大部分人恐惧时,选择恐惧是睿智,而当所有人恐惧时,选择恐惧可能就是愚蠢。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以“市场认识从部分一致性转向完全一致性”作为识别趋势拐点即将到来的依据呢?

  这种拐点识别方法乍看像是个心理学问题,本质上却是经济学混合心理学的复杂问题。因为市场各方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关心程度不尽相同,在金融市场要达成一致共识往往十分困难。即便短期内市场处于连续下跌的过程中,以中期趋势和长期趋势为关注点的部分经济学家和分析师们,也不会很快放弃对中长期趋势未变的判断。受过严谨经济学训练的人,心里永远都有一个“均衡”的存在。

  只有当短期单边走势犀利地、透彻地突破“均衡线”之时,经济学意义上的心理马其诺防线被冲破,短期因素的“量变”已悄然无形地导致了中长期因素的“质变”, 放眼中长期的经济学家们才无可奈何或是心灰意冷地改变判断。

  然而,事实上,中长期因素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容易受到短期因素积累的快速影响。当所有人都陷入恐慌时,正是少数中长期趋势坚守者放弃立场的时候,这时,往往都是市场趋势大幅度偏离“均衡水平”之时。而很可能的一种情形是,一旦强劲的短期干扰因素逐渐退散,均衡回归的力量就将扭转众口一词的单边趋势,用突然形成的拐点见证巴菲特们的奇迹。

  从去年3月开始,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金融海啸在肆虐一番后逐渐进入平息期,在金融海啸中被避险需求推高至89点以上的美元指数也由此进入漫漫跌途,当2009年11月美元指数跌至74点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金融危机对美元末路的诅咒正在逐渐显现,以至于极少数言及美元走强的言论都被视作无知者无畏的表现。当均衡论者怀疑均衡本身之时,恰恰可能是均衡即将显现威力的时候。事实上,美元正是从2009年11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涨趋势,从74点到86点,仅仅只用了不到9个月。

  当然,美元最近大半年,特别是最近一个月的疯狂上涨并不仅仅是美元汇率回归均衡的力量使然。美元王者归来更大程度上对应着欧元的日薄西山。8个多月前,欧元兑美元为1.50,那时市场上大多数理性分析师都在预测欧元兑美元将走上1.55甚至1.60;而现在,欧元兑美元为1.22,更有观点制造者高调预言欧元兑美元还将重回1:1。

  仔细倾听,市场声音再一次从嘈杂的混音逐渐转变为清晰的单音,那就是欧元还将跌跌不休。在笔者看来,这可能就是欧元汇率逐渐接近甚至跌破其“均衡水平”的征兆。可惜,笔者还没有来得及从实体经济增长、货币政策、物价水平等多维变量着手严谨地测算出欧元中长期均衡汇率与现实汇率的偏离方向和偏离程度。但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近日表示欧元非常接近基本面水平,这可能是经过测算后的结论。

  但从美欧经济对比看,中长期内欧元兑美元有重新走强的内在动力。一方面,从季度增长率的对比看,美国经济周期大致领先欧元区一到两个季度,去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由负转正”,两个季度之后欧元区也从衰退走进复苏,这一阶段美国经济复苏领先欧洲的态势,为美元走强奠定了物质基础;而根据已公布的数据和市场对未来数据的预测,今年前两个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将二次回落,同期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则可能逐渐上升,这一阶段美国经济增速回落领先欧洲的态势,可能将为美元随后“由强转弱”奠定基础。另一方面,对比年度增长率,根据IMF的统计和预测,2009至2010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2.4%、3.1%和2.6%,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为-4.1%、1%和1.5%,可见2010年美国复苏力度强于欧洲,2011年欧洲复苏力度将持续增强,而美国复苏力度则可能削弱,此消彼长的趋势演化,可能将为2010至2011年欧元兑美元汇率先弱再强的长期趋势奠定基础。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将如何演化,显然是另一个话题,但既然从大部分维度看,现有信息表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并不及上一次美国次贷危机那样“百年难遇”,那么市场应该可以相信,次贷危机既已过去,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会过去。由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短中期影响而认为欧元即将崩溃,可能就像之前由于美国次贷危机而认为美元会走向末路一样失之偏颇。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行至中点而非终点,短期因素可能还将制约欧元汇率的均衡回归,但中长期内,欧元既不会消失(这是另一个话题,笔者之前从退出成本维度对欧洲货币一体化作过严谨的学术研究,结论是欧洲货币一体化逆转的成本大大超出欧元区的承受范围),也不会崩溃,均衡的力量会让欧元重新回到国际货币体系第二强者的位置。 (作者系金融学博士,宏观经济分析师)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