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天灾还是人祸

2010年07月21日 09:2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体:

  “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在设计上就埋下隐患,防渗工程不堪一击。合格的工程应该具备应对‘天灾’的能力,此次事故调查组调查分析出的5条原因无一不是指向‘人祸’。”福建省环保厅官员今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7月3日,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所属的上杭县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待处理污水池发生渗漏,引发重大突发环境事件。9天后,紫金矿业才向社会发布公告,并将事故原因归咎为“前阶段持续强降雨”。

  事件被曝光之初,公司总裁罗映南曾对媒体表示,上杭今年经历了几十年来少遇的大雨,而雨量超出了污水池的标准,因此,泄漏事故多为“天灾”所致。

  福建省环保厅官方网站7月16日公布“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7·3’污染事件发生原因”。其中直接原因三点:一、防渗膜严重渗漏为突发环境事件的发生埋下了隐患;二、6号渗漏观察井与排洪洞被人为非法打通,为污水直接排入汀江提供了通道;三、污水池防渗膜发生突然破裂是造成这次重大事故的直接原因。而“紫金山矿区受持续强降雨影响,造成水量大量聚集”,只是导致事故的外因。

  调查组还分析了事故的间接原因。一是企业未及时报告延误了最佳处置时间。7月3日15时50分,紫金矿业公司发现污水渗漏,虽然该公司采取了紧急处置措施,但因自身应对能力不足且未及时向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报告,致使大量污水外排。事故发生近4个小时后,当地政府接到群众举报立即组织环保、安监部门排查污染源,于当夜23时确定了肇事企业,通过采取一系列应急措施,至7月4日14时30分外排污水才得到控制。二是汀江自动在线监测设备损坏且未及时修复,致使污染事故发生后未及时发现水质变化情况。

  紫金矿业号称世界500强企业,但到紫金山铜矿湿法厂事故现场察看的一位干部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名声和现实“落差太大了”。一同前往现场采访的记者们发现,那些装各种溶液的露天池子,只是给黄土坑铺了层防渗膜,其简陋程度像是“当年乡镇企业的小作坊”。

  中国青年报记者询问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为何不把池子建得像游泳池那么坚固?他回答说,工程建设要本着经济、实用的原则,也就是选择性价比最高的方式。他还说,国外的同类企业也是这样的。

  不过,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昨晚在当地电视上向全县人民发表道歉讲话中承认,这次事件暴露了公司在诸多方面存在的问题:在环保认识上不够重视,在环保投入上不足,在防范极端天气状况上缺乏有效的措施。

  陈景河今天上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通过这次事件,我们意识到了“环保安全问题非常非常重要”。因为环保安全事故具有突发性,对社会有重大影响,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如果处理不好,企业会遭到灭顶之灾”。

  紫金矿业在当地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去年紫金矿业对上杭县财政收入的贡献接近60%。当地政商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是代表上杭县国资委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28.96%股权),而且还有一些前任官员在紫金矿业挂职或任职。

  据上杭县副县长梁八生介绍,到紫金矿业任职的公务人员主要有三类:一是国有资产投资公司派去企业监管的,拿的是财政工资,不拿企业工资;二是退休人士,既拿退休金,也拿企业工资,他们是个人行为;三是个别公务员保留公职,将人事档案挂在人才中心,然后到企业就职,只拿企业的工资。

  据《经济参考报》披露,上杭县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林水清现任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县纪委原副书记林新喜现任该公司监事;县人大原主任林锦添、县人大原副主任范志喜退休后到该公司任党委常委;县党校原校长郭文生任该公司总裁办主任。此外,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县政协原主席温文标则提前办理退休手续,到该公司任党委副书记。

  而被媒体多次提及的郑锦兴更具代表性。去年6月18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郑锦兴因工作变动请辞。同日,武平县人大常委会任命郑锦兴为武平县副县长。郑原任上杭县副县长,2006年8月辞职到紫金矿业做监事。在紫金矿业工作近3年后,郑又回来继续当他的副处级官员。

  对于媒体指称紫金矿业已经成了上杭县政府官员的“养老院”,陈景河今天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说,从国有控股企业来说,紫金矿业跟政府的关系是很清楚的。

  他说,公司市场化,透明程度很高,基本实现了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不会成为政府的附属。有些原政府官员在公司任职,主要是监事会部门的职务,既然它放权给我们职业经理人来经营,作为大股东派人来监督我们是完全应该的。

  他认为,公司的发展,需要有工作经验的人。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人才主要集中在公务员队伍中。一些官员退休后,如果身体还好,根据公司的需要,我们可以聘请。但不是所有的官员退下来,我们都聘请。“请谁不请谁,不是和我个人有什么关系,而是公司的需要。有些没有被聘请的,还对我有意见呢!”说到这,陈景河显得有些无奈。

  此间一位年轻官员不无忧虑地对记者说,官商之间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政府对企业的监管很难到位。“在上杭这个小地方,紫金矿业有点事情,我们也摸不开面子,而且动不动老领导就出来过问,你说这让人怎么管?”

  紫金矿业和政府之间的这种微妙关系在此次事故的信息发布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在事发9天后,先是当地政府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事故情况,然后紫金矿业才向股民发布相关公告。紫金矿业证券部总经理赵举刚曾对记者表示,之所以缓报,是考虑到维稳的需要。

  今天,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正义网披露的一则消息,为当地政府对紫金矿业监管不到位提供了有力的注脚。消息称,7月16日上杭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环境监管失职罪对该县环保局紫金山环境监理站站长包卫东、副站长吴胜隆立案侦查,并已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