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水皮杂谈:让恺撒的归恺撒,让市场的归市场

2010年12月24日 22:42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2011年,让市场的归市场。”

  这是一句简单的话。简单的东西复杂化,往往出问题,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往往解决问题。“2009年是最艰难的一年”,“2010年是最复杂的一年”,应对2009年最艰难而种下的因,结下了2010年最复杂的果,而这个果子最终还要留到2011年去摘了。

  让市场的回归市场,虽然简单、平淡,却是直觉,是常识,只有常识才是破解复杂的利器,是转型之难的镇痛之方,是中国经济的破茧之道。改革开放30多年的成功经验,无非几句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市场化,原来政府全都要做的事,该交市场的就交给市场。所以如果说2010年中国经济遭遇了什么转型之难的话,无非是如何将市场化进行到底。

  将市场化进行到底是一场持久战,在真正的持久战打响之前,首先需要看清楚2010年留给我们的转型之痛,到底痛在哪里?

  第一,货币增长如何把握,既要符合8%GDP增长需要,又要符合3%的CPI通胀目标;第二,人民币升值如何循序渐进,既要与经济实力相称,又要保证外贸平稳,保住劳动密集型产业;第三,房地产市场如何看待,既要拉动产业链夯实GDP,又要稳定房价居者有其屋;第四,资本市场如何兼顾,既要发展间接融资扶持中小企业、创新企业,又不能让股市期市变成投资泡沫的温床;第五,企业家的精神如何张扬,让野蛮生长的土壤里孕育出市场的道德来。

  困难看起来很多,但都和市场化有关。市场化,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市场化,全盘市场化和全盘政府化一样,走的都是极端,应该市场做的政府不要管,应该政府承担的不能给市场一扔了之。

  2010年第一大难,一个涨字。所谓通胀,有美国量化宽松往死里印钞票的外因,也有为保汇率稳定释放人民币的内因,更有2009年保增长2010年稳增长而堆积出来的17万亿信贷的关键原因。2010年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存款准备金率提了6次,但就是不敢连续的有幅度的加息,难道仅仅是为了防止热钱吗?我们的利率还没有市场化,我们还处在负利率时代,老百姓存在银行里的钱不是保值的而是贬值的。要在2011年稳住通胀,就得让信贷规模适当地降下来,降到GDP合理稳定增长需要的量,就得让利率慢慢地提升上去,升到利率市场化应该达到的水平。

  2010年第二大难,人民币升值。汇率代表的是中国和外部的关系,更准确地讲是中美关系,是中美经济实力对比和竞争的问题。人民币对外在升值,对内在贬值,拿着在国内贬值的人民币到海外去投资,收购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离不开的资源,才是处理外储不断增长的好办法,于国于民都有利。人民币问题的本质,其实是贸易顺差问题,中国人给美国人送去物美价廉的制造品,所以美国通缩,美国人给中国人送来美元,所以中国通胀,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用市场化的手段,鼓励中国的海外战略性资源投资,鼓励中国人拿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到美国去买房买地买矿买森林,一举两得的事情。

  2010年第三大难,房地产。楼市泡沫生生不息,从年初开始政府大张旗鼓打压房价,到了年尾房价就是降不下去。泡沫化的房价,第一危害的是民生,第二危害的是经济基础,一旦楼市崩盘,危害银行,影响金融安全。前面提及的第一难和第二难,刚好为楼市在政策高压之下拒绝低头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既然2010年市场上从来没有缺过钱,我们就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国十条、国五条能一举解决问题。

  我们提出的方案是“立法禁止炒房”,这和市场的还给市场并不冲突,而是承认住宅性用房的非投资品属性,是维护每一个公民居者有其屋的权利。而对于房地产市场的维稳,我们也已经有了改进的方向,那就是用保障房保底,如果保障房能够起到加大供给的作用,商业地产能起到消化投机的功能,那么普通商品房价格的稳定增长就不是没有希望。

  2010年第四大难,又和前面三大难息息相关,在负利率、流动性过剩、楼市作为投资品泡沫泛滥的情况之下,如何让老百姓的钱保值增值,同时又为更多的中小企业、创新性企业找到融资之途呢?资本市场的作用说多重要都不为过,关键是需要一个怎样的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市场化够不够?

  2010年,创业板成了规模,股指期货也开了张,但是不能说有了这样一个市场,就是市场化已经到位了。一个超高发行价,超高市盈率的创业板,真的能起到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吗?一个高风险未必高收益的创业板,到底是因为市场化过度,还是市场化不足,利益群体干预过多呢?

  2010年第五大难,其实是第五大怪,还是和前面四大难题剪不断理还乱,如果市场上流动性过剩,如果快钱挣得容易,如果只有投资家,没有了企业家,哪里还有什么企业家精神?而企业家精神,按照凯恩斯和熊彼得的概念,原本是市场经济最根本的原动力。这一年,我们的企业家精神在一系列奇事怪事面前荡然无存,市场的底线在哪里?

  在国美之争中,问题的本质仅是公司治理结构,仅是所有者和职业经理人之争吗?大部分人忽略了黄光裕代表的企业家精神,职业经理人是难以取代创业家的企业家精神的,创业家是创业的,经理人是守业的。除了国美的喧嚣,还有更多中国企业家的难堪,腾讯和360的斗争,置千万客户利益于不顾,伊利和蒙牛的公关门,背后透露出来的是基本商业道德的缺失,就连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当当也立即遭遇了京东商城孤注一掷的价格战。

  最复杂的2010年就快过去了,但是中国经济转型之路的艰难不会随风而逝。可以说2010年只不过是承上启下的一年,留下那么多令人回味的冲突,这些冲突在即将到来的2011年还会继续。

  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推出了一个“克强指数”,这个指数主要包括铁路货运、电子消费、银行信贷三个方面,据称和GDP的方向一致,但是波动要大,如何适应常态之下的中国经济波动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新课题。

  让恺撒的归恺撒,让人民的归人民,让市场的归市场。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