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头衔通胀只是包装?

2011年01月07日 04:49 来源: 北京晨报 【字体:

  如今,一些企业喜欢向员工派送各类唬人的头衔,甚至一个小公司都会涌现多个市场经理、运营总监;一些人也会想方设法在自己的名片上加印各种头衔。这些情况被人们形象地称为“头衔通胀”。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某网新闻中心,对193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6.9%的人感觉当今社会“头衔通胀”现象普遍,其中38.4%的人表示“非常普遍”。调查显示,68.7%的人反对“头衔通胀”,尽管如此,乐观者仍认为,对这种包装式行为不必过于上纲上线。

  忧虑

  精神通胀的表现

  物价通胀的到来,让人忧心的仅仅是钱包的羞涩;而“头衔通胀”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存在,显然反衬出了社会性的精神泡沫,隐喻着群体的信仰缺失。我们的精神世界曾经无比富庶和丰润,但如今,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精神世界都有学名叫“通胀”、俗名叫空虚的征兆,越来越多的文化现象、社会现象,正在折射出这种精神的功利与“通胀”迹象。而“头衔通胀”,不过是“精神通胀”的一个“引号”罢了。

  从超女诞生到选秀流行,从木子美的下半身写作到凤姐的自恋式炒作,从“宁在宝马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的另类到“非房勿扰”的现实……回过头来看,在娱乐精神攻陷一切、消费主义席卷一切的时代,我们的精神信仰缺失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迫切需要救赎的低谷。禁得住不雅女,禁不住信仰缺失,价值观的被颠覆被渗透,已经动摇了很多人努力向上攀登的信念。文化领域的“娱乐至死”,说到底也是精神“通胀”的另外一个“引号”。

  而在社会领域,类似关乎精神矮化的“引号”更不鲜见。譬如宽容与信任的普遍性沦落——现实中,一个无意的眼神有可能诱发一次冲突,一个“馒头”或可以引发一场血案;“围观猝死”,“不敢伸手”;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可现在却是“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候真的是感到了心灵的煎熬:我们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充满戾气和互不信任?我们为何总是这样在心理上排斥他人?我们总是在抱怨社会的冷漠,却没有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耐心给予他人一个信任和尊重的微笑。因此,问题出在“头衔”里,根子却在“精神”上。只要精神“通胀”得到有力的救赎,所谓的“头衔通胀”才会不治而消。

  陈一舟

  分析

  面子文化与身份政治的宠儿

  有深厚的面子文化打底,在名片上加印几个头衔,仿佛也无伤大雅。尽管有些名实不符,但也不耗公帑民财,互换名片之后,不过相见莞尔一笑,彼此心照不宣,至于是真是假、孰轻孰重,就要看你江湖经验够不够老到,修行够不够深。所以至今,禹晋永博士仍志得意满,唐骏博士不知错从何来。

  真的谁都不能怨,要怨只能怨那刻骨的身份政治。在身份政治学里,身份不仅是一种辨识符号,更是分享社会权益、获取社会资源的依据。中国历史长期处于身份制的社会氛围里,身份政治在今天仍充斥在社会的各个层面。身份又分为两类,指派身份与自塑身份:比如,“官二代”、“富二代”就属于无法选择、无法改变与拒绝的指派身份;而博士、经理、这总那总的就属于个体可以选择与塑造的自塑身份。对大多数人而言,身份自塑是值得同情乃至完全必要的,因为只有极少的人才享有指派身份所带来的成功、尊严。

  无孔不入的身份政治学与厚积薄发的面子文化“金风玉露一相逢”,自然互为表里,彼此打气,吹出了“头衔通胀”的泡沫。与通货膨胀类似:随便印印头衔、买张文凭就完成了身份自塑,简易的流程加大了优越身份的供应量,无疑是贬低了身份的价值;而身份政治学的坚挺又助长了身份纸币的通胀。显然,如果说通货膨胀本质是透支了货币信用,那这“头衔通胀”就是透支了社会信用,所以招致了大多数人的反对。然而,如何从面子文化与身份政治学构筑的坚固堡垒里突围,仅仅反思至此,还远远不够。

  胡可大

  思考

  只不过是一种安慰式包装

  有个“头衔”好做事,这是现实,我们都得承认。诚然,弄个假头衔,是骗人,说得严重些,是个骗子,是一种诈骗行为,这看似正义的背后,却是对现实的无视。毕竟我们的社会还未真正诚信起来。连全学经典都会在社会中吃亏,我们还能强求“头衔”不通胀吗?近来,各式各样的“傍傍族”现象连番冒出——“傍人脉广的”、“傍大款”、“傍名人”、“傍名牌”,还有“傍他人学术成果作品”的学术腐败以及倚仗父母权势或财富的“傍父母”现象,不一而足。

  无论是“头衔通胀”,还是“傍傍族”,其实都折射出对现实的一种无力感。在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的现实背景下,权力膨胀是必然的。如今令社会最为痛心的莫过于“官二代”就业。“量身定做”的招聘“要查多得是”。即便是被曝光,也只是被叫停。去年12月24日,一名网友发帖称黄山市徽州区事业单位招聘为领导子女专设,引起网民热议。1月3日,徽州招聘工作负责人表示,除原定于1月3日进行的面试已经在2日公告取消外,此次事业单位招聘方案目前也已全部终止。你看,违规违法的成本如此之低,让人如何不想弄个“头衔”?

  对于“头衔通胀”,不必上纲上线,其实大家都清楚,都知根知底,哪个经理是真的,哪个老板是假的,这糊弄不了谁。“头衔通胀”,只不过是一种安慰式包装,我们不必过多指责,如果社会制度能够公正起来,如果权力运行能够透明起来,“头衔通胀”,终究会烟消云散。

  郭文斌

  观察

  诚信环境将恶化

  无论是将“头衔通胀”的责任归于“社会重头衔”的社会性因素,还是归于“满足员工虚荣心”的个体心理因素,实际上都是在为自己的随波逐流寻找借口。虽然每个人都推动过“头衔通胀”,每个人都曾为此苦恼过,但每个人又都无力改变这种现状。但在“头衔通胀”的过程中,社会整体的诚信度实实在在地降低了。

  一旦一种风气养成,其自身便具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它能够迅速膨胀,弥漫到它能到达的每一个角落,并将在它形成之后踏入其中的每一个人裹挟,后来者除了随波逐流,找不到任何应对之策。虽然很多人也会想到最终的结局是谁都无法获益,作为个体,却不会为整体的利益过多着想。而且,由于最终的损失不会由其一个人来承担,这也减少了其心理上的负罪感。但“头衔通胀”所带来的不良后果,却是身处其中的人们谁都无法逃脱、必须承受的。

  到处都是“经理”,“经理”便不值钱了;到处都是“老总”,“老总”便不值钱了。“头衔通胀”发展到现在这种状况,绝非一日之功,其弊端已经逐渐凸显。每个身在其中的人,既从中获益,也因而受损,既快乐又痛苦,既想跳出又乐在其中,在这样的纠结中,社会的诚信环境不可避免地大大恶化了。

  是该反省的时候了。浮夸与虚饰的社会不可能进步,普遍不诚信的结果是谁都不可能从中获益。方鸿渐的“克莱登大学博士”头衔是这种浮夸的远祖,某些公众人物如唐骏的学历造假是其近亲,有方舟子等人坚持不懈地打假,说明我们仍有进步的希望,而为数不少的为唐骏辩护者以及唐骏本人“只认错不道歉”的态度也说明,这一过程仍然任重而道远。

  张楠之

  ■评判

  威权话语的扩张

  前段日子“我爸是李刚”、“我叔是金国友”风行大江南北,诸如此类的威权话语之所以引起人们的愤怒,其奥妙就在于借助李刚们“局长”的头衔与权力,展示自己非凡的来头。与之类似,“头衔通胀”也是一种来头的展示,弥补自身地位、实力的不足,用威权话语取得交往的震慑效应。

  “头衔”只是一种名号,并不是生产力,虽然能取得一次两次的效果,但整体效果却被“归零”了。说到底,头衔是没必要用的,只是因为权力主导着社会,权力的威权话语也就占领了人们的喉舌,平常话已经不管用了,非得加点权力的味道。如果破除了权力的主导地位,威权话语随即消退,人们自然不会乱用头衔了。

  熊伟强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