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哲学家的幸福观

2011年02月01日 00:3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货币解决了事物千差万别不可兑换的问题,但同时,它离幸福更远

  关于第欧根尼有一个流传已久的冷笑话:亚历山大大帝去拜访住在桶里的第欧根尼,问他有什么需要。第欧根尼回答说,你可以走开一点,别挡着我晒太阳。亚历山大从善如流,回头就跟随从说,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做第欧根尼。

  后世的小文青们大多以为,第欧根尼对于幸福是食髓知味的,他忽视那些把生命异化了的符号,比如财富、权力和爱马仕包,而享受生命里那些与生命直接发生关联的现象:阳光,水,沉静地接受死亡。但是如果把亚历山大及其随从换成路人乃至路狗甲,一视同仁的“你挡住我晒太阳”还是否有那个气势就不一定了。关系上的不平等始终是人类(最大的)不幸与(可疑的)满足的来源,对征服者亚历山大和欢实的小草狗说同一句“滚一边去”,带来的幸福感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完全可以假设第欧根尼被任何人遮住了阳光都会要求对方挪挪,可是他对卖红薯的大叔的要求却没有流传下来。

  这不是第欧根尼的问题,这是人们理解第欧根尼的问题。西美尔说过一个关于不平等的故事:在一个乌托邦世界里,每个人都有一块地可以种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有些人,也许是因为土壤,也许是因为阳光,他们偏偏可以种玫瑰。无法种出玫瑰的人们组成了革命党,和种玫瑰的贵族们展开了艰巨的斗争,最后终于实现了全人类的平等,每个人都得到了种玫瑰的权利——可是有些人,也许是因为土壤,也许是因为阳光,他们的玫瑰偏偏比别人的更美丽。

  西美尔的“平等不可得”假设可以被迈克尔·沃尔泽的多元平等原则消解:通过一个正义的国家机制,不同的个人在不同的单一领域,如权力、教育、知识等方面分别握有优势,只要这些领域互相之间不能等价兑换,他们在总体上就是平等的。种玫瑰的人失去了种小麦的机会,小麦所有者不能自己生产煤油,于是所有人都为自己感到骄傲和满足。

  西美尔问:真的是这样吗?这种局势,不是在玫瑰战争以前就已经发生了?叔本华回答说:其结果是在欲望与满足之后的空虚之间的循环。也就是,玫瑰农场主嫉妒着小麦农场主,小麦农场主嫉妒着煤油矿主。小麦革命和煤油革命之后人们开始无聊,直到新的争夺对象再次出现,大家又有事干了。为了解决这种无聊的循环,人们开始寻求资源平等化的手段,于是货币出场了。

  货币解决了事物千差万别不可兑换的问题,但同时,它离幸福更远。货币的问题在于它是一种通货,通货的问题在于它毫无个性,因此它不能用来补偿那些非常特别的、纯属例外的关系。小亚细亚洲的国王迈达斯学会了点金术,他把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变成了黄金。可是面对着黄金的女儿他哭了,也许是因为等体积的黄金买不到等体积的女儿。货币抽离了我们生活中的个别感觉,结束了我们的体验和经历,把我们美好的羡慕嫉妒恨变成了悲催的空虚寂寞冷。

  据说迈达斯的点金术是狄奥尼索斯教的,可是狄奥尼索斯的事迹总而言之就是大口吃饭大碗喝酒,从来没听说过他用点金术。关于狄奥尼索斯的另一些资料声称,他掌握了自然的秘密,教会农民酿酒并带领女性在森林中狂欢。他要黄金干什么呢?如果他雇了一批水泽女神和牧神帮他大口吃饭大碗喝酒,自己坐在办公室里建造金融帝国,所有人都会在心里默默怀疑他傻。这种淡定的生活状态让我们联想起大白天晒太阳的某位先哲,骑着青牛出关去不知所踪的某位先哲,御风飞行的某位先哲,鼓盆而歌的某位先哲,临终一曲广陵散的某位……帅哥。他们都说,幸福感觉是关于个别的生命体验,是自然在灵魂里的回响,是自由地爱与被爱,是一切,是各种,不是唯一。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