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机会平等高于分配公正

2011年03月05日 09:2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改革开放以来这段时期,可以概括成中国经济全面追求效率的时代。到2010年末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膨胀到世界第二,但一直以来积累和掩盖的矛盾也在不断的警醒,不要忘记当年改革的总设计师在推动改革时留给国民的承诺:有条件的先富,但最终是实现共同富裕。

  当年追求效率的压力不仅来自对国家存亡的紧迫感,也有国内经济几近崩溃的现实威胁。追求效率的目的在政府来看最直接的就是国富民强,这些年经济的高度发展无疑证明了当年决断是正确的,但无论是近年广为诟病的房价问题,还是眼下的通胀风险都说明追求效率的同时我们有些方面的改革滞后了。这两个最为直接和切实的问题在本质上都与分配层面的矛盾有关。

  在实际GDP增长高达10%的情况下,2010年不少企业的名义工资上涨幅度为15%,沿海甚至有第一年就涨25%的企业。照理从宏观和微观上我们都不需要为4%-5%的CPI上升率忧心忡忡,但对通胀预期失去控制的担心最近一段时间甚嚣尘上。如果说存量货币的巨大规模是通胀的元凶的话,那么中国早在银行信贷飞速扩张的2009年和2010年就应该经历传说中的Hyperinflation了,没有道理到今年才惊觉4%-5%的CPI上涨。

  最近央行提出的社会融资总量概念更是让不少没有金融概念的人士对所谓过剩流动性大加批判。货币量的增长的确和物价上涨有紧密的关系,但是无论怎么“总的量”,经济全体的新增货币只有银行信贷扩张才能实现。其他任何非贷款融资在宏观上都是钱从左手转到右手,无法引起货币总量变化。唯一的例外就是外汇流入导致央行被动的提供人民币平抑本币升值压力,但奇怪的是国内即便是号称最自由主义的经济学者对人民币改革都敬而远之,反而整天给百姓念叨央行印了多少钞票,有严重的通胀压力。

  在笔者看来,央行提出的“社会融资总量”概念给我们的提示就一个:中国有很大空间去改善存量货币的效率,可以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换言之,央行有足够理由去控制银行贷款增速。具体说就是可以通过各种金融创新,提高所谓“直接金融”的比例,减少经济整体对银行体系的依赖,从而分散部分系统性风险,提高经济个体对经济风险的抵抗能力。美国在这方面是全球做得最好的大型经济体,可以说越是金融效率高的经济体系对银行信贷的依赖程度就越低,对纸币的需求就更低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